七侠五义

    七侠五义

    作者:(清)石玉昆 著,杨政和 改写

    出版社:人民文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2-1-1

    ISBN:9787020087693

    内容推荐

         《七侠五义》源自清代说书艺人石玉昆的《龙图公案》及其笔录本《龙图耳录》的改编小说《忠义侠义传》。 《七侠五义》在全书结构中很明显可以看出,书中前半部分以包拯为主的故事,属公案系统,断墨斗、审乌盆、救国母、判人头等,充分展现了包拯这位清官爱民如子、不畏豪强、精明能干、奉公守法的形象。这些大小不一的案件,大多数在民间流传已久,虽然新奇有趣,但基本上不太有创意。 《七侠五义》的创意,在于在清官身侧增添了一些能辅佐清官、弥补法律之不足的侠客,如包拯身边的南侠展昭、颜查散身边的锦毛鼠白玉堂等,然后,通过他们串连起整个英雄活跃的舞台——江湖世界。本书由杨政和改写,林保淳导读。

    目录

    审乌盆
    伽蓝殿
    珊瑚坠
    四勇士
    寻找尸龟
    御铡三刀
    买人头
    安乐侯
    狸猫换太子
    误婚
    耀武楼显能
    茉花村缔婚
    白玉堂三试颜生
    杀人遗扇
    五鼠闹东京
    真假公子
    三义封官
    智擒锦毛鼠
    北侠扮鬼神锄奸
    邓家堡花蝶落网
    奇侠夜盗九龙冠
    蒋平洪泽湖捉怪
    绿鸭滩与卧虎沟
    包羞蒙耻真男儿
    

    内容概要

         宋朝时,有一个以打柴为生的老头,姓张,名别古,家住小沙窝村内,为人耿直,好行侠仗义。一天,他突然想起东大洼烧窑制盆的赵大,三年前欠他四百文的柴火钱,到现在还没还,心想:“今天闲着没事,索性找他要去。” 于是,他拄了拐杖前去讨债。到了赵大家门口,看见屋舍全新,以为找错门了,迟迟不敢敲门。后来向邻居探听,才晓得赵大近日发了财,附近的人都称他为“赵大官人”。 张老头听了,心里老大不高兴,暗骂:“这小子发了财,竟然连柴火钱都不肯还,真是缺德。” 他举起拐杖敲了敲门,连声喊道:“赵大,赵大。” 不一会儿,里面有人答应:“谁呀?这么‘赵大’、‘赵二’的乱叫个没完。没礼貌!”接着,门开了,应声出来的赵大衣冠楚楚,果然不是先前的穷相。 赵大看到张老头,连忙说:“我当是谁呢,原来是张三哥。” 张别古说:“你别跟我称兄道弟了。你欠我的柴火钱,也该还我了吧?” 赵大答道:“那当然。请里面坐吧,这就给你。” 张老头随他进去。他们穿过叠着一排排陶盆的院子,进到屋里。 赵大叫人奉茶伺候,张老头说:“我不喝茶,你也用不着客气,只要把欠我的柴火钱还了就行。” 赵大说:“张三哥,你放心,我哪会少你那四百文钱呢?”说罢,就进房里拿了钱递给张老头。 张老头把钱揣在怀里,说:“你院子里那么多的盆儿,就给我一个吧,算是这几年的利息,从此咱们就清账了。” 赵大说:“没问题,你挑一个吧。” 张别古挑了一个漆黑的乌盆,挟在腋下,说声再见,转身走了出去。 东大洼离小沙窝有三里多路,中间隔着一座林子。张老头走到树林中,猛然被一阵迎面而来的旋风吹得汗毛竖立,一个不小心,竞把盆子摔在地上。盆子咕噜噜乱转了一会儿,竞隐隐发出声音说:“哎哟!摔疼我的腰了。” 张别古听到乌盆竟然会说话,吓了一大跳,连忙拄着拐杖没命地往前快走。没走几步远,又听见后面有声音说:“张老伯,请等等我。” 他回头看,不见有人,乌盆也安安静静地落在地上。张别古纳闷地说:“我生平不做亏心事,怎么会大白天里碰到鬼了呢?莫非是我耳朵不中用,听错了?”说完,想想家里实在缺个盆,于是又走回去,把乌盆捡起来,带回家。 回到家里,张别古把盆子搁在地上,觉得一趟路走下来也够累了,便自言自语道:“管他什么鬼不鬼,先睡一觉再说吧。” 张别古刚准备躺下,突然又听见悲悲切切的声音呼唤着:“张老伯,我死得好惨呐!” 张别古“咻”地蹦了起来,暗暗焦急:“这可怎么好?我还真把鬼带进屋里了。”不过,他秉性忠厚,热心助人,就算心里犯嘀咕,还是壮起胆子问那乌盆说:“你……到底有什么事?我听着,你就尽管说吧!” 乌盆听了张老头的话,果然娓娓诉说起来。 “我姓刘,名世昌,是苏州八宝乡人,家有老母和妻子。三年前,我上京贩卖绸缎,赚了些钱,于是带了一名仆人一起回乡。途中忽然遇到狂风大雨,当时正值傍晚,只得慌忙赶到一个窑户赵大家中借宿。赵大和他的妻子刁氏见我的行囊沉重,料想里头装有不少银钱,便起了谋财害命的歹念,暗中在酒饭里放进毒杀老鼠的药。我们主仆哪里知道,吃下后,就双双没命了。 “赵大夫妻好狠心,把我们的尸体剁成肉酱,和入泥中,烧成乌盆。 他们以为这样做,一定神不知鬼不觉。可是,我的冤魂困在盆里不能安生啊,求老伯您替我在包大人面前申冤,我将感激不尽。”说罢,放声痛哭起来。 张别古听他说得可怜,不由得动了侠义心肠,就大声叫道:“乌盆儿!” 乌盆立刻回答:“是!老伯。” 张别古听了很放心,心想:“只要乌盆会讲话,就不怕包公不相信了。” 他又说道:“就算我答应替你申冤,但是口说无凭,恐怕包大人不信,你得跟我一块儿去才行。” 乌盆答应了:“我愿随老伯前往。” 热心的张老头整夜都没睡,不等天亮就爬了起来,带着乌盆往定远县城走去。这时候天还没亮,寒气逼人,冷得他直打哆嗦。到了县城,又等了许久,县衙的门才打开来。P1-4

    Copyright©2014 微读库 vduk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赣ICP备1200773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