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物有灵且美

    万物有灵且美

    作者:(英)哈利 著,种衍伦 译

    出版社:九州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5-3-1

    ISBN:9787510834387

    内容推荐

      “活泼的生命完全无须借助魔法,便能对我们述说至美至真的故事。大自然的真实面貌,比起诗人所能描摹的境界,更要美上千百倍。”
      把追车当做一门艺术的狗,策划群猫暴动的精灵古怪的老猫……动物们的温馨感人喜剧在轮番上演着。大自然怀抱中的乡野风情,多姿多彩的人和动物,构成了一副绚烂的芸芸众生的画卷。
      年轻的乡村兽医哈利,每天开着一辆冒黑烟的老爷车“南征北战”。和恶犬贴身肉搏,随时准备应对母马的“无影脚”……,各种让人哭笑不得的“惨痛”遭遇层出不穷。在这里他遇上有生以来最困窘的时刻,也享受到最温暖动人的真情。作者以轻松幽默的笔触,记录乡间行医的点点滴滴,满溢着兽医生活的笑与泪,朴实的人情和土地的智慧。
      哈利是个热爱生活的人,他尽情地享受着大自然的恩赐,并赞颂着生命的奇迹。他善于从生活中的点滴小事中发掘美好,更重要的是他能够把他的热爱以近乎完美的方式,传递给读者。让我们能够同样感受到生命、爱与欢笑。

    作者简介

      James Herriot 吉米哈利(1916—1995)
      原名James Alfred Wight
      苏格兰人。一个多才多艺的兽医,也是个善于说故事的高手,被英国媒体誉为“其写作天赋足以让很多职业作家羞愧”。
      平实而不失风趣的文风和朴素的博爱主义打动了千千万万英美读者,并启发了后世的兽医文学。多部自传体小说相继荣登《纽约时报》畅销书榜首,后被BBC拍成电影和系列热门电视剧 All creatures great and small。出版界公认他是少数几位能在大西洋两岸英语世界都长期畅销的作家之一。
      1979年获颁大英帝国勋章并谒见女王,1982年获颁皇家医学院特别会员,1983年则获颁利物浦大学荣誉兽医博士。一系列畅销书为他带来了非凡的荣誉和财富,但是吉米哈利依然安之若素,坚持在乡间从事兽医工作,执业长达五十多年。1995年因癌症去世。

    目录

    小羊的诞生
    疯狂追车的狗
    春天的声音
    爱吃垃圾的小狗客西
    自以为是的农夫
    健忘的西格
    一只名叫“谨慎”的猪
    爱管闲事的佟太太
    可笑的误会
    被遗弃的小狗
    比普的归宿
    坚强的农妇
    拍卖会的“显赫战果”
    莱思寺的“鬼影”
    初识白葛福
    出丑的一天
    老马“芭蕉”
    圣诞节
    群猫聚集的家
    妙手回春
    雪夜醉酒
    艺术家和他的小狗
    柳暗花明
    莫名其妙的对话
    优雅的实习生
    风波迭起
    生命的奇迹
    小狗蓓妮
    偷得浮生半日闲
    一错再错
    愉快的一家人
    热情过度的白葛福
    梦想的破灭
    令人生厌的顾客
    离别
    舐犊情深
    屈生的苦肉计
    老人与狗
    入伍

    内容概要

      每当我钻进被窝搂着海伦时,我都会想到这世界卜再没有比在天寒地冻的夜里搂着自己的好女人更享受的事。
      20世纪30年代的时候还没有电热毯,或许是那时的人们觉得兽医比这些玩意儿都重要吧。总之,在凌晨时分新陈代谢到了最低点的时候,被迫从温暖的被窝中爬出来是最残忍不过的事了。
      幸而,自我结婚以后,这种寒夜出诊的苦差事已经在我记忆中淡出了,因为每当我像刚从北极回来似的爬回她身边时,她总是毫不畏惧地迎接我,用她的体温温暖我那冻得跟冰棒似的躯体。顿时,两个小时之内所发生的事情似乎都像梦那么不真实了。
      这天凌晨1点电话又响了。星期天凌晨听到这种尖锐的电话声是很平常的,因为周末一些晚睡的农人总会在睡前检查牲口,看看是不是要找个倒霉的兽医。
      这回是应海罗先生,他说话的时候总是用那单薄沙哑的声音一口气说完一个句子。
      “我的母羊有点毛病,你来一趟好吗?”
      “很严重吗?”每次半夜昏头昏脑地接到这类电话时,我都期待着对方愿意延到第二天早晨。不过这种奢望从未实现过,至少像应先生这种人是死也不会愿意的。
      “很糟,我想总得有个人过来瞧瞧。”
      看来真是刻不容缓了。我想,当应先生那晚出去狂饮的时候,那只母羊可能已经在哀号了。
      一只病羊并不难对付,伤脑筋的倒是你必须忍着困倦和寒气面对这漫长的工作。不过,每回碰上夜半出诊我都有一套法子,那就是半睡半醒地为患者做完紧急处理,然后赶紧回到家里继续床上的美梦。
      身为一个乡下全天候的兽医,我不得不自创了这种法子。然而在这种梦游的状态下,我还完成了不少伟大的手术呢。
      所以,我闭着眼踮着脚走过地毯,然后穿上工作服。我毫不费力地在黑暗中走下楼梯,可是在打开门的时候,半睡半醒计划失败了。因为迎面扑上的刺骨寒风完全驱走了我的睡意。当我把车子由车房里倒出来的时候,被强风刮得东倒西歪的榆树在黑影中发出了凄哀的呼啸声。
      原本打算在驾车的时候再小睡一阵,可是一上了路我又不由得想到一些有关应先生的事。这位胆小如鼠、嗜酒如命的老先生今年刚满70,每回他来诊所的时候几乎都是害羞得不说一句话。细长的脖子从那大了好几号的西装中突兀地冒出来,使人一看就知道这是位驯良的好公民;他那凹陷的脸颊和一双水汪汪的眼珠则是那颗蒜头鼻最理想的饰物。
      一般来说,他所居住的余比村内的小自耕农友们,除了在社交场合上偶尔喝个两杯外,平日都是不沾酒的。几个礼拜以前隔壁的一位邻居对我发牢骚说:
      “老应海罗愈来愈讨人厌了。” “怎么了?”
      “每个礼拜六或市集的晚上,他都要高歌到凌晨4点才罢休。”
      “你说应先生?不可能吧?他不是既安静又怕羞吗?”
      “不错,可是一到周末就变了。”
      “可是我还是想不透他会唱歌!”
      “那你真该搬到他隔壁亲身体验一下。哈利先生,在他没有唱过瘾之前你是啥事也不能干的。”
      自从那次对话以后,我又听到了相同的传闻。据说应太太容忍他高歌的条件是要他平日对她百依百顺。
      通往余比村的公路在高原上急绕了几个弯之后又陡然下降到谷底。从倾斜的车厢里,我可以看到一幢幢朦胧的屋影排列在山脚之下。若是在白天,现在这角度刚好可以俯视谷底那一片神奇青葱的牧原。
      一打开车门,那刺骨的寒风又扑面而来,可是一种噪音顿时使我忘记了寒冷——因为应先生刺耳的歌声正回荡在山谷里。
      ……P1-P3
    Copyright©2014 微读库 vduk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赣ICP备1200773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