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溥仪

    我和溥仪

    作者:新凤霞 著

    出版社:当代中国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3-1-1

    ISBN:9787515401911

    内容推荐

      和皇帝谈各自的婚姻
      “婉容、文绣给我留下的回忆,是整天吵吵闹闹……”
      溥仪在生活中是很不幸的人。
      他说:“每次结婚都是看看照片就订了,不是自愿。婉容、文绣给我留下的回忆,是整天吵吵闹闹,一点儿感情也没有。最终文绣在天津跟我离了婚,1953年在北京去世。但我见到他哥哥时,还是说过我对不起她。娶婉容,那是在相片上画了个圈儿,由此与她结了缘也结了怨!后来她惨死在狱中。以后娶谭玉玲,我对她很满意,但被日本人害死了。我虽然先后正式结婚3次,娶过4个妻子,但都不曾有过爱情和夫妻生活。她们是我房子中的摆设,是名义夫妻。她们的遭遇都悲惨可怜,都是牺牲品!最后结婚的李淑贤,是个医务工作者,同情我,也了解我,可是我年岁大了,不能尽丈夫的义务了。我对不起她呀!”
      杜聿明说:“你是妨人精,妨老婆,看看你连连妨死了几个?”
      溥仪说:“我命不好,运气也坏。”
      杜聿明说:“你当了皇上还运气不好?还要当什么才算好?”
      皇帝说:“就是当了皇上才倒霉的呀!3岁,不懂事的孩子就被人耍弄,当木头人玩儿了……多苦哇!”
      皇帝又说:“我娶的李玉琴是东北人,大葱嘴,辣椒心,好厉害呀!”
      杜聿明说:“这话可不对,沈醉娶的也是东北人,人家可是个贤惠善良人哪!要不你们看看这伙人,就数沈醉身体精神都好,看沈醉笑的,眼睛都小了,哈……”
      沈醉说:“本来我眼睛就不大。不过我老婆是个不错的人,我很满意,很感谢她……”
      话题转向我,都问我如何嫁给吴祖光的。我说:“这可说来话长了。”我像讲故事一样一样地说给他们听。这天正是下雨停工,正好我们闲聊天,看管我们的人也停工不干活,找地方去玩去了。大伙都津津有味地听我讲。皇帝听直了眼,好像很不理解。
      杜聿明说:“老溥,你不能理解,一个人的婚姻是人生中很重要的事,有时是生命的支柱哇!我的老伴跟我出生入死,共患难,这么多年了,我的一群孩子都是她亲自培养起来……”
      沈醉说:“老溥,你在那封建时代的特殊地位,你的婚姻史是多么不幸呀!用看相片的方式成婚,这就是荒唐!你16岁就娶婉容为后,娶文绣为妃,可都是加重了你的悲剧!”
      皇帝听呆了,情绪也随着低沉了。
      我看皇帝这时内心一定很痛苦,说:“不说这些过去的历史悲剧了,婉容是个才女、美人,人人知道。死得悲惨,也人人惋惜!也不能让皇帝负责任,照说皇帝也是受害的人,他终身不能和妻子成为真正夫妻,也是封建历史造成的。”
      大家都很沉闷,还是叫我说怎么样和祖光见面,怎么结婚的。我说:“我的婚姻是我自选的,也是我当面谈定的。是我先向他提出:我们结婚你愿意吗?”
      皇帝好奇地说:“吴祖光怎么说?”
      我说:“他说:我得考虑考虑。这可真把我气坏了!”
      皇帝听呆了,说:“为什么?”
      我说:“大概因为他没想到,没有精神准备吧。”
      皇帝说:“真想不到。”
      我说:“我也想不到他这么回答我。”
      
      
      皇帝“放火”
      
      
      皇帝哆哆嗦嗦说:“是,引的,不是故意放火。是……”
      “文化大革命”发挥“三大”政策:大鸣、大放、大辩论。开始时,大字报贴在墙上,见墙就贴,所有的墙、门、窗户都贴满了。又发展了,拉绳子,挂在绳子上。一条条绳子,看大字报的人一边走一边看,大雪大雨就在室内。后来又发展了,重点批斗对象的大字报铺在地上;这样的大字报就是点名的,如:“某某某反革命分子,你老老实实交代,不投降,就叫你灭亡!不能蒙混过关!”这些都是重点批斗对象。
      记得皇帝、杜聿明、沈醉、杜建时和我,去一家纸厂拉大字报用纸和笔墨。因为写大字报的纸、笔都由公家给,可以随便领取。有不少人就拿公家纸、笔、墨随意糟蹋。
      我和皇帝进这家厂子大门,皇帝用手指着地说:“看看!啊!一张大纸一个大字:走资派!某某某你必须低头认罪!”
      进大门地上就是大字报,满墙也是大字报。皇帝手里还抽着香烟,沈醉看见不敢说他,对皇帝做手势,用手指作熄灭烟头的动作,皇帝不理解,举着香烟来回晃悠。我挨着皇帝小声说:“把烟头熄灭了!快……”皇帝还不理解。这时来了一支男女队伍,穿得破破烂烂,都被剃了鬼头(“鬼头”是指受“管制”的人的头发,被造反小将用理发推子从脑门向脑后推平,也有的从左耳朵根推到右耳朵根,推出个十字)。这是“文化大革命”最缺德的事之一,被推了鬼头的人就可任人驱使,随意批斗,想打

    作者简介

      新凤霞(1927—1998),著名评剧艺术家,评剧新派创始人,作家,画家。新中国成立后,历任首都实验评剧团团长、解放军总政治部评剧团团长、北京市文联理事、北京市青联常委、第六至八届全国政协委员。代表剧目有:《刘巧儿》《花为媒》《杨三姐告状》等,曾获第一届全国戏曲观摩演出大会演员一等奖、第十六届亚洲最杰出艺人奖等。在“文革”中被迫害致残,以坚强意志写作,出版《我叫新凤霞》《新凤霞回忆文丛》等约四百万字的著作。许多作品被译成外文出版。本书是她生前遗著之一。

    目录

    和皇帝谈各自的婚姻
    “婉容、文绣给我留下的回忆,是整天吵吵闹闹……”

     皇帝“放火”
    皇帝哆哆嗦嗦说:“是,引的,不是故意放火。是……”

     皇帝拉架
    皇帝说:“我是给一群牲口拉架呢!”他被打了个乌眼青,难过地说:“唉,真冤!”

     皇帝看自行车
    其中一个剃着光头的过来就要抢皇帝面前的自行车。皇帝说:“这是人家托给我看的车……”

     皇帝听忆苦思甜报告
    皇帝问:“新凤霞,请人作忆苦思甜教育报告,怎么准备这么多鱼鸭鸡肉啊!”

     皇帝唱“认罪嚎歌”
    皇帝忽然声音高了八度出怪音,看管人大声说:“行了!这可真是鬼哭狼嚎了,别叫唤了!”

     皇帝说:“我是真不会干!”
    皇帝可怜巴巴地说:“我是真不会干,我知道抓错了,就再没有抓这个盒里的呀……”

     皇帝刷墙
    皇帝脚上一只是他自己的松紧黑布鞋,一只是师傅借给他的白球鞋。

     皇帝说劳动光荣
    母亲双手摆着说:“不能这么说呀!可是折了我寿呀!您是大人物,当过皇上的人,叫我大嫂、大姐哪行啊!”

     皇帝团煤球
    皇帝他两只手团一个,越团越大,比馒头还大,到中午下班时,看管人狠狠地拉住皇帝说:“你看人家团的,再看你团得这么大,这要多么大的炉子?砸碎了重团!”

     皇帝蹬平板车
    皇帝逞能地说:“不,我们三个男人怎么能叫你一个女人蹬平板车呀,我来吧!”

     皇帝筛灰
    “……那时太不自由了,这么大的北京城,我只能关在那么一个黄圈圈里……”

     皇帝口袋里的两张纸
    皇帝听了,害怕地从口袋里慢慢拿出来两张纸,原来是他结婚时万枚子送他的诗。

     皇帝喊我:“下班铃”
    皇帝溥仪问:“新凤霞,你的眼睛很好,怎么能当钟用呢?”
     皇帝安炉子
    我说:“皇帝!你可真是没紧没慢没肝没肺呀!快起来把烟筒接套好,送给我!”

     皇帝说谎
    “……一个大的运动啊!家家都有事,我们这个旧皇族能少了吗?……”

     皇帝和泥
    看管我们的青年们怒气冲冲站在皇帝面前,用手指着他的鼻子大骂。

     皇帝长冻疮
    他吓得带哭声说:“我要是长了冻疮可不好了!怎么劳动啊?”

     皇帝挖水碱
    大家都为了水碱发愁,皇帝更是看着炉子上边的铁壶纳闷。

     皇帝看大字报
    “……我还认为叫咱们看大字报是对咱们的教育,可是还没有看就惹了事,教训啊教训……少事为好。”

     儿打爹,皇帝叹气
    “……我想,如果在我做皇帝时看见儿子打爹的残忍事,我要负责。”

     皇帝扒卡车
    皇帝像哭一样叫着:“不行了!脚不知向哪里迈呀!哎呀!扒不住了!扒不住了……”
     皇帝闹肚子
    皇帝吃了一半核桃,有点儿苦涩,说:“从前我吃核桃要加多少糖啊!又是玫瑰,又是桂花,也没有这好吃。”

     皇帝烤鱼
    皇帝说:“你们太讲究了,很鲜很嫩的肉,尝尝吧!”

     皇帝会做戏了
    皇帝竟也变得聪明了!他装着很难受,又是鼻涕又是眼泪地低着头,弯着腰突出了驼背,跟医生走向了医务室。

     皇帝怕孤独
    皇帝有些不高兴,赌着气说:“一团毛线算什么,我赔你行吧?别说这难听的话,那些老话过去了,现在我是新人,别说了。”

     皇帝溜窗缝
    皇帝迎着我,得意地用手指着说:“你看,我都贴好了……”我一看,糟了!

     皇帝改名
    “……随便一想,我给他改了个名叫黑小三……现在想想也真太可笑了。”“江青心里也有一种独裁兴趣。”

     皇帝煮屉布
    “老溥先生还是会干活,看看这屉布干净又透亮儿啊,真好!”

     皇帝搬砖
    皇帝他也想劳动好,干些好事,由于他的出身和他的生活基础,想干好可总得反效果,干坏了,叫人哭笑不得。

     皇帝扫地
    皇帝心急手慢,他嘴里不住地答应:“是……是……我快,我快……”

     皇帝喜欢孩子
    小孩“哇”的一声就大哭起来,这可急坏了皇帝,他干着急,双手伸出甩着。

     皇帝闯女厕所
    他去传达室借火柴,点好香去厕所,一推门,就听:“哎哟,该死!混蛋!来人哪,了不得呀!……”

     皇帝帮盲人
    皇帝扶盲人,可惜他们不知道是真正的宣统皇帝搀扶他们。

     皇帝闯祸了
    “你看看,你把这么脏的痰盂!里里外外都是痰!放在上有毛主席像、下有重要文件的办公桌上?想找死吗?跪下!”

     皇帝做鱼
    皇帝高兴地记下了做糖醋酥鱼的方法。可是他忘了一包小鱼带着水装进包包里。

     皇帝管闲事
    红卫兵抽出皮带要打躺在地上的两个老人,皇帝走过去劝解:“别吵了,好好说。”

     皇帝打鸡蛋
    你们看看,这一锅烂鸡蛋!你们再看看,老溥衣服裤子都是鸡蛋黄,成了嘎巴大爷了。

     皇帝爱吃臭豆腐
    他向大伙行礼挑起大拇指说:“谢谢大伙让我知道,我就是臭豆腐。”

     皇帝卖饭
    看管人对皇帝要求:“来头大头的蒜!”皇帝就不敢不给……

     皇帝迟到
    他总是爱牢骚满腹地说:“公民了,可是老是抓住那些旧根子,我可真是从内心改造好了。我是新人,对任何事都先引火烧身了,不护短哪……”

     皇帝出操
    溥仪吓得又说:“我答了,就是没敢大声……”

     皇帝抬煤
    我转过头对皇帝说:“你用手拉一下筐子,就不会向我这边滑了,快拉……”

     皇帝哭了
    小白玉霜笑,皇帝也跟着笑,可是皮笑肉不笑。

     皇帝买砂纸
    我纳闷皇帝为什么排到这么多人后头,我走时才两三个人。皇帝吞吞吐吐地说:“人家来了就挤我,我就让了人家,就这样挤挤让让地把我挤到最后一个了,反正能买上就行了……”

     皇帝挤车
    皇帝被售票员夹住了手,他倒向售票员点头行礼说:“谢谢了,对不住你,没夹破……”

     皇帝生火
    我把斧子交给他,可是看他哆哆嗦嗦的实在可怕。

     皇帝找眼镜
    这天他拿出报纸,着急地说:“哎呀!我的眼镜呢?啊?”

     皇帝劈柴
    他身体瘦弱,没有多少劲。但他还是很努力地干,常常累得靠在墙边喘气……

     皇帝买鞋
    皇帝从脚上脱下鞋又用纸包上了,他说:“这双鞋是刚刚在白塔寺地摊上买来的,我先不穿,拿回家给我内人看看,让她知道我也学会置家业了……哈……”
     皇帝受伤了
    我们都各自干各自的活。就听皇帝大声“哎哟!”袖子撕得破破烂烂,在流血。

     皇帝帮厨
    我让他把烂菜赶快挪开,他用手去抱,衣服袖子全沾上了烂白菜,一股烂菜味儿很臭。

     皇帝唱样板戏
    可怜的溥仪,外头受管制,家里又有母老虎,真是里外受“样板气”啊!

     皇帝搬家
    溥仪回来很高兴,卷起袖子,来,咱们搬吧!

     皇帝赔鸡
    这时皇帝双手揣在一起可怜巴巴地走向大娘说:“这是我不好,推车太急了……我赔,我赔。”

     皇帝怕猫
    忽然溥仪大叫:“哎呀!快来看蛇!”有人说:“哪里会有蛇呢?”我们跑过去一看,是从湿草中爬出来的两条蚯蚓。

     皇帝扫雪
    太阳出来了,雪化成了水!溥仪汗水泪水也流了满脸,我满身湿透,感到周身冒热气,同时亦是一肚子的气!

     皇帝拍手
    皇帝溥仪问沈醉:“沈先生怎么认识名角新凤霞呢?”

     皇帝发烧
    忽然护士从房里出来叫号:“爱新觉罗?·?溥仪!”他站起来答:“在!”声音很大。可是忘了口表在嘴里……

     皇帝吃烧饼
    我转身看看溥仪,却见他靠着树,嘴里叼着半个油饼,正在高兴地大口大口地吃着呢!

     皇帝理发
    皇帝缩着脖子连连大声“哎哟!”连连欠身挪。忽然,“嗵!”不好了!皇帝从方凳上滑下来了!他傻呆呆地坐在地上。

     皇帝报名
    我报名完轮到他了,他结结巴巴地报:“爱……新……”

     皇帝安葬在人民公墓中
    1967年10月17日,这个末代皇帝溥仪因肾癌、尿毒症、贫血性心脏病,医治无效,在北京人民医院9号病房去世了。

    内容概要

      爱新觉罗·溥仪,是世界闻名的特殊人物,中国的最后一位皇帝。以前我知道末代皇帝——宣统,那是在看了电影《末代皇帝》以后才知道的。在十年“文化大革命”中,因为我所在单位中国评剧院和全国政协同在一条大街——北京西城区赵登禹路,相隔不远。因此,我的单位有机会组织劳改队去支援政协,我也常被派去。
        我是在劳动中认识皇帝爱新觉罗·溥仪的。皇帝是个可怜人,我觉得他很善良。他常说:“我3岁做了皇上,我的七叔载涛3岁做了镇国将军,我能管谁?他能镇谁?现在想想多么可笑!”皇帝溥仪在1959年被宣布特赦,改过自新,离开抚顺劳改监狱,他很真诚地认为他的新生是人民给的,要好好生活、学习、劳动,过好后半生平民百姓的日子。他回到北京在他的七叔载涛家头一次吃的是菜团子,感觉好吃极了,老是说:“这是人民的血汗呀!”
    他觉得认识了我这个唱戏的非常光荣。他说:“在宫里看梅兰芳、杨小楼、余叔岩、王瑶卿演戏时,都没有自由,只能看几眼就得回去。演员演完戏来谢恩,都不能多讲一句话,稍有一点高兴就被说‘失去皇上尊严’了。唉!心里想的事一点也不能做,比我在抚顺监牢里都难受!”
        皇帝常说:“历代的末代统治者最后的结局,大都被杀死,我得到新生,被改造成为自食其力的劳动者、一个平民百姓,得到了学习求知的机会!以前我连穿衣、系扣都不会,真是个废物呀!”皇帝知道入境随俗,努力劳动,使我很同情他。皇帝在北京和北伐成功后与逼他出宫的鹿钟麟、熊秉坤等人见面,高兴地说:“你们那时的行动是为了救我呀!”几个人兴致勃勃地畅谈旧事。
    皇帝在“文化大革命”中见到看管监督的人就害怕得要命,于是我问他:“你做过皇帝,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怎么这么胆小?”皇帝说:“现在害怕是心里愧对于人民啊!1924年被逐出宫,那时心里害怕,是怕杀头。1945年被苏军俘获后送回国,也是害怕,还是怕杀头。可是真想不到哇!十年的学习改造,我这个封建帝王被改造成新人,有工作,有工资,写出回忆文章,还有稿费。心里感到愧对人民哪!”
        皇帝时刻不忘自己在人民面前是有罪的,时时处处自觉做好事,回到北京和弟弟、妹妹、叔叔、婶婶家族见面团聚,娶妻组成了新的家庭,得了病有公费治疗。“文化大革命”中,他虽然挨批挨斗,可并没有受到太大的伤害。
        皇帝溥仪这人也伤害过人,又当过傀儡被人利用过,可怜又可恨。他知恩报德,不忘恩负义。他总是说别人比他强,有本事,对杜聿明、沈醉给他的帮助和关心,十分感谢……记得前几年,杜聿明在美国的女儿杜致礼回北京到我家来看我,提起她父亲说跟皇帝溥仪一起在全国政协工作,是和溥仪一桌办公,对溥仪印象是好的。溥仪在抚顺十年劳改中和“文化大革命”中,都是个诚心接受改造、真心想赎回前半生罪过的人。杜聿明对他的女儿说过和溥仪一起在劳改队中的很多有趣的事。杜聿明还特别表扬了溥仪。溥仪是个悲剧人物,也是个喜剧人物。因为我和全国政协的劳改队有过一段一起劳改的生活,虽然时间不长,但溥仪、沈醉、杜聿明等给我的印象都很不错,应该记下来。现在,溥仪、杜聿明、杜建时已经去世,只有沈醉仍健在,他也是近80岁的老人了。沈醉和我常常见面,有时也一起聚会,他也鼓励我将我们在“文化大革命”中一起劳动值得回味的事写出来。这些故事也可以作为溥仪传记的一些补充史料吧。

      新凤霞

    Copyright©2014 微读库 vduk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赣ICP备1200773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