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or的年度大秀,2015早秋系列已于东京发布,这场大秀的最重要主题就是向日本文化致敬,“连接过去与现在”。


“现在”的概念很好理解,而所谓的“过去”,则是指1953年,Christian Dior先生本人带领7名超模远赴东瀛办秀的故事。事实上,如果我们要追寻Dior和日本千丝万缕的深厚情愫,还得把时间再回溯一点。


据说所有优秀的设计师,都有一个热爱时装、举止优雅的母亲。Christian Dior的妈妈算是个极品,她不仅热爱时装,更是日式风格的狂热爱好者。家境富裕的她,干脆把自己位于诺曼底格兰维尔豪宅的一层完全装饰成了一座日式大宅,巨大的浮世绘从楼梯一直延伸到了屋顶。


喜多川歌麿(Outamaro)是Dior先生母亲最喜爱的浮世绘大师,他的作品也让童年时期的Christian Dior深深着迷于古老的东方艺术,让他的一生都迷恋着那些绣有花卉及奇异动物的精美绸缎。


Dior先生对日式风情的热爱甚至延续到了他的社交生活,在上世纪40-50年代,他举办的许多派对主题都与和服、艺妓有关。


当然,要看是不是真爱,还是得用设计检验。1953年,Dior在他的春夏高级订制系列中设计了一条名为Jardin Japonais的连衣裙,裙装上樱花枝头的飞鸟图案,正是日出之国(日本)的象征之一。


而Jardin Japonais这个词,其实也就是“日式庭院”的意思。


做好这条裙子之后,Christian Dior带着7员爱将,迫不及待地展开了他的日本之旅。1953年11月,Dior首次登陆东京!


1954年,Dior继续设计出以日本为灵感的作品,这是他1954秋冬高级订制系列的三件作品。


后来发生的事,全日本人民都知道了,当时的美智子王妃,未来的明仁皇后,她的三套非官方结婚礼服全部出自Christian Dior之手。柔滑的高级日本面料塑造出富有构造感的精妙礼服,寓意西方文化与日本文化的相遇。


1997年,Anna Wintour把英国设计师John Galliano推荐给了Dior公司,因为她认为他与Christian Dior先生一样富有远见和激情,但原来两者最大的共同点都是对日本文化的痴迷。

Galliano一直在他华丽绚烂的秀场设计中大量使用日本传统元素,这种倾向在Dior 2007春夏高级订制系列——“蝴蝶夫人”中达到了巅峰,折纸、和服、日式建筑、花道、艺妓、苍鹭……,东方神韵被他玩转出了西式的纸醉金迷。对了,这场大秀的开场是中国超模裴蓓。


那件著名的神奈川冲浪里礼服裙也出现在这个系列中,它的出处是葛饰北斋的同名原著。葛饰北斋(Hokusai)是对Christian Dior的童年影响深远的另一位浮世绘大师。


葛饰北斋在1831年绘制的《神奈川冲浪里》


图为Galliano以日本折纸为灵感设计的帽子。如果说Christian Dior的日式灵感来源于传统东方女性的精妙与雅致,John Galliano眼中的日本则是一片流光溢彩的春水荡漾,一出荣华却凄美的咏叹调。


Dior现任创意总监Raf Simons同样钟爱日本元素,但与前人相比,他的设计又大为不同。一方面是因为Raf Simons本人所秉承的简约主义,另一方面,今天的日本与往昔亦早已大相径庭。


在过去的几十年里,日本经历了战后的伟大复兴、科技的急剧发展、经济泡沫的深刻影响、社会结构的不断重组……,演变成了一个更为奇异但同样令艺术工作者着迷不已的国度,而时尚所要承载的,正是表现“过去”美好的事物与精神,如何融入“现在”。

于是在Raf Simons的全新设计里,你可以看见二次元与五次元的交叠,日本人特有的未来主义和末世情结。


脸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