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此给妈妈或准妈妈贴心大礼


她倾尽一生,只为你好。这就是母爱。


平叔有一位忘年交——老蔡,一个80后,一个40后,向以兄弟相称。


天府要道之上,老蔡坐拥天一大厦,如同双剑直插云宵。他对“天一”的解释是“天人合一”,依其性情,更准确的理解应该是“老子天下第一”。


老哥曾算风云人物,25岁担任四川省革委会副主任,后来做过共青团四川省委书记、国家体改委研究员,若非26年前春夏之交的那场变故,必然官运亨通,问鼎庙堂中枢;后来下海经商,受尽官家盘剥,但情怀依旧。


他是出了名的大孝子,我们每次见面,多有年迈老母相伴。富豪喜携粉秘出行,他是一个特例,天南海北跑,老妈妈鲜有离身。中原大汉与三寸金莲的组合,一度构成我记忆深处的经典形象。


记忆最深的两次,一是在北京玫瑰园,那时老蔡落难,寄居朋友家中,老母不时给我夹菜,初次见面,亲若血缘;一次是汶川大地震,我从前线撤回成都,盛宴相请,并派车将我的另一批同事送往灾区。


老妈妈身体向来健朗,这般岁数常做客中飞人。大地震那年,她从成都飞往三亚,在终老之前度过一个海岛假期。


作为一名出局政客的母亲,那种不能言说的担忧远比生活的艰辛更为负重。即使是商业上的勉强成功偶有弥补,也很难改变她与生俱生的朴素,以及内心的挂念。


这是一个特殊的群体,她们为母爱提供了另一个呈现维度。生活K线图与身体心电图,是如此跌宕起伏,那些具体到日常生活的艰辛痛楚,只有母体知道,并消化于无形。就近几个案例,这样的母爱还将年岁提前,怀间襁褓,腹里新生,无法想像生活的体量。


母爱如沙漏,从来都是能量传输。从蔡母身上,那一代女性的所有优点一览无余,亦即母爱不是恒久地占有,而是一场得体的相守与退出;对于百岁老人而言,当五代同堂时,眼里已经没有了恨,心如海,纳百川。


老蔡在家乡许昌举资修建“耕舍”,一个混搭池塘、广场、雕塑、茅草顶、玻璃墙、展览厅的建筑群,既为母亲纪念堂,又是乡亲活动室。另请冉匪云飞撰写传记,并叮嘱友人写点东西。我踩韵占得两律,一首祭逝者,一首赠生人,给有爱的人——

之 一学步牵衣夜纺勤,

持家哺业两艰辛。

三朝百载流离泪,

五代同堂灯塔心。

身本洁来还洁去,

爱因温故更温馨!

蜀中年内又新震,

闻否同悲游子吟。


之 二

知是红尘去又来,

万千坎坷落尘埃。

公怀治国强民策,

我慕经天纬地才。

政改风潮当史记,

经商劫难破云开。

自由民主近春日,

仍待先生费力裁。


点左下链接,送母亲惊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