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很重要。近日在美国访问的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对此肯定深有感触。4月28日晚,美国总统奥巴马在国家宴会厅设国宴招待安倍,这是奥巴马任内第8次国宴。微信号“一凡不在家”透露,美国此次国宴虽为西餐,但菜品多有日本元素,可见美国对安倍此行的重视。


而历年来,中国为日本来访官员所设的国宴也反映了中日两国关系。据本文作者、旅日学者俞天任的说法,这些年来和中国的关系经常处在很微妙的状态中的日本人,就时常觉得能从“到中国能吃什么和吃到了什么”中看出一些端倪……


俞天任|文


去年十一月,安倍晋三在北京参加APEC会议期间,吃烤鸭的几张照片流传了出来。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历史上有过太多次的饥荒的缘故,反正最常见的中国式打招呼就是:“您吃了吗?”可见中国人对于“吃”这件事重视的程度。

既然吃的问题重要到这种田地,那么能请人吃当然就是件很值得自豪的事情,如果还能请人吃好东西就更牛了,当然就是有能力也不一定就要给对不对?不是有一句“看人下菜碟”的俗话吗?这样一来客人对在主人这里能吃到什么也就特别的注意了,倒不是稀罕那口吃的,而是因为主人在端出来的内容里可能包含很多信息。

很多外国人都知道这句俗话,在国宴问题上,吃的政治尤显重要。关系正常的国家无所谓,但是这些年来和中国的关系经常处在很微妙的状态中的日本人就不一样了,因为日本人很在意中日关系,觉得从“到中国能吃什么和吃到了什么”能看得出来一些端倪,几乎到了有点神经质的地步了。

去年十一月,安倍晋三在北京参加APEC会议期间,在大董吃烤鸭的几张照片流传了出来,一时成了热闹话题,其实那还没有牵涉到“吃到了什么”的问题,因为安倍晋三那次来华并非正式访问,除了和参加APEC的其他国家领导人一起参加了10日晚上习近平主席主办的晚餐会之外,中方并没有设正式宴会招待他。

安倍晋三遇到“在中国吃什么”的问题是在他第一次出任日本首相的2006年。

按照惯例,日本首相就任之后首先出访的国家应该是美国,但当时中日关系因为小泉纯一郎坚持参拜靖国神社而变得非常紧张,为了缓和这种紧张关系,安倍晋三在就任之后就打破访美的惯例而出访中国,而且还是在就任仅仅12天之后,那次访华当时被称为“破冰之旅”,中日双方都非常重视。

安倍对于在中国会受到什么规格的接待是很在乎的,因为他是有名的保守鹰派政治家,1995年村山富市发表那个有名的“村山讲话”的时候,才刚当选两年的安倍晋三就带头缺席议会以示抗议,以后一直是哪儿有事哪儿就有他,所以安倍非常担心中国人记仇,弄得他冒了得罪美国的危险来先访华到最后却一事无成。

担心的当然不只安倍一个人,外务省也一样,在很多事还未确定的时候首先就去打听欢迎宴会上将要吃些什么,以此来分析中方的意图。菜谱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机密,而且不少菜式还要双方商量着定,以免出现上了一道菜,客人却不爱吃的尴尬,结果日本人打听到了宴会上有一道海参汤,这一下外务省不干了。

也不知道根据是什么,日本外务省把中国国宴上的汤给分了等级,燕窝汤是第一等级,鱼翅汤是第二等级,海参汤只是第三等级,日方认为上海参汤就意味着中方对安倍访华不重视,所以无论如何不肯接受,拿出了“玉碎”的劲头来进行外交交涉,一定要喝到最好的燕窝汤。

不就是一碗汤吗?喝就喝吧,最后安倍如愿以偿地喝到了燕窝汤,但还是觉得美中不足,因为仔细一算宴会上上来的菜,是干烧龙虾,松茸蔬菜和红烧蹄筋——三菜一汤。

从1960年代之后,中国的国宴规格一直就是四菜一汤,这就少了一道菜,日本人犯上了嘀咕,是不是给了燕窝汤就撤了一道什么菜了?说来说去还是对安倍访华不太重视。

其实那只是日方的神经过敏,那时中国国宴的规格已经从原来的四菜一汤改到了三菜一汤,只是日本人还没有得到这个信息罢了。实际上中方很重视安倍访华,从菜品上就看得出来,使用的松茸和龙虾都是从日本进口来的,其实就是在释放想改善关系的信号,而且席面上除了2002年的长城红白葡萄酒之外,还有平常见不到的高级茅台,安倍因为身体原因其实不太喝酒,茅台是专为据说酒量很不错的安倍夫人昭惠而准备的。

当时的中日关系恶化的原因是小泉纯一郎坚持参拜靖国神社,但是小泉本人在2001年10月访华时吃到了什么呢?那时还是四菜一汤规格,所以小泉比安倍多吃到了一个菜。那次是在钓鱼台迎宾馆的养源斋举行的欢迎宴会,宴会上吃的是红烧鱼翅、佛跳墙、酱汁鳕鱼、珍菌香瓜盅,还有燕窝汤,比较下来安倍完败,唯一可安慰的是小泉吃的是中餐,而安倍吃的是晚餐,不管怎么说晚餐都似乎要更正规一些嘛。

再早来华的日本首脑是1999年7月访华的小渊惠三首相了,他吃的是鱼翅裙边、酱汁鳕鱼、荷香牛排、清炒菜蔬和冬瓜盅,虽然也是四菜一汤,但因为使用了高级材料:鱼翅、甲鱼、鳕鱼以及牛排,所以称得上是飨宴,这是因为在此八个月之前中国领导人访日时因为两国在台湾和历史问题上的认识分歧而使得中日关系开始变冷,那时和现在不同,从1971年中日恢复邦交正常化之后中日关系一直很不错,所以双方都有尽快改善关系的期望,这种期望在菜谱上也反映出来了。

实际上“看人下菜碟”也是有的,比如说在访华期间吃得最好的是日本共产党中央政治局委员长不破哲三。不破哲三访华是在小渊惠三访华一年之前的1998年7月,江泽民总书记在钓鱼台国宾馆主持的欢迎晚宴,菜谱包括清炒菜蔬、红烧鱼翅、干烧龙虾、狮子头、松鼠鳜鱼、鸡汁煮干丝和乌鱼蛋汤,总共六菜一汤,在外事史上非常罕见,几乎可以算是最高规格的了。

这与中日两个共产党的关系有关,两党在历史上一直就是兄弟党,抗战时期日共领导人野坂参三就一直在延安,但是从上世纪六十年代中苏关系破裂之后,日共就处于了一个很尴尬的地位。1966年3月,当时的日共议长宫本显治拒绝了毛泽东要求他们在中苏论战选边的要求,日共就成为了和苏美比肩,甚至比敌视中国的佐藤荣作内阁更加危险的敌人。中日两国共产党之间的关系变得非常紧张,在此之后的8月份,日共从北京撤回日共驻华代表以及《赤旗报》的驻华记者,但驻华代表以及《赤旗报》的驻华记者在首都机场遭到红卫兵围攻,被殴打致重伤,这样两个兄弟党之间的关系就完全断绝了。

此后国际形势起了很大的变化,尼克松和田中角荣的访华使得美国和日本不再是中国的敌人,毛泽东之后的中国领导人也采取了一系列措施来缓和中苏之间的紧张关系,但中日两党之间的关系直到这次不破哲三访华时才真正恢复。

所以这不是“看人下菜碟”,加的这两个菜是为两党间中断了三十年的交往在做一个总结。


这里是澎湃新闻,谢谢你的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