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中与我们连接最深,却也折磨我们最多的就是“亲密关系”。从索取对方到面对自我,从接受关系的磨练到将自己修炼成爱,亲密关系对每个参与其中的人都是一场量身打造的完美觉醒之旅。


作者:克里斯多福·孟

来源:张德芬(tefenchangpublic)

http://url.cn/TjugJp

转载请注明以上信息




命中与我们连接最深,却也折磨我们最多的就是“亲密关系”。从索取对方到面对自我,从接受关系的磨练到将自己修炼成爱,亲密关系对每个参与其中的人都是一场量身打造的完美觉醒之旅。


关系、婚姻与爱无关,只和重要性有关。你对重要性的需求才是驱使你进入关系的动力,要保持那样的重要性就要保持关系。大多数人一生的目标和成功没关系,而只是证明自己的价值。


我写第一本书的时候是35岁,当出版社告诉我要出版时,我很兴奋。告诉太太之后,我又打电话告诉父母,认为这一次爸爸一定会为自己感到自豪。当摁下号码前三个数的时候,我才突然记起,爸爸已经离世很多年了。可是即使父亲不在世了,我当时做的事依然是为了向他证明我的价值。在人生中我们做很多事就是为了证明自己的重要性。在关系中也是一样。



对归属感的需求是人类的原初需求,它是存在于生理层面的最基本的需求。你在情感上最强烈的需求就是要去“感觉自己是重要的”。这个了悟将我对于整个关系的看法都改变了。你和生命中重要的人之间出现的所有矛盾冲突,都在对重要性需求的冲突之下。一般在男女关系当中,男性通过自己的力量比如权力来证明自己的重要性;女性通过自己“如磁铁般的吸引力”来证明自己的力量。


这也是为什么在商业领域中,女性美容产品是销量最大的商品的原因。而对于男性来说,提高男性力量的一切都是备受关注的。但这些行为都是表象,表象之下潜藏的是要对自我价值进行肯定。当你在任何特定的情景当中感觉自己不再重要时,你就不舒服了。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在关系当中有如此多期望的原因。


如果昨晚大家有做功课,就会意识到自己有那么多期望,把那么多压力放到对方身上,希望对方来满足自己的那些需求。只有当这些期望在关系中慢慢溶解时,才是关系和谐的开始;只有当你不再等着对方把重要性给你的时候,你才开始面对自己的不重要性。


我们都不想面对自己的不重要性,但是婚姻就是被设计出来面对自己的,当关系中有矛盾冒出来的时候,这样的婚姻才真的是运作完美的。当伴侣把你惹生气了,她们正在完美地完成工作:她们就是为了让你生气。但当你只会生气的时候,你是没有成长的。当生命需要你成长的时候,他就把一个刺激物放到你面前,让你去觉知到自己的内在。在所有生物面前都是一样的。



所以当你的伴侣这样做的时候,你只要说谢谢你啊。在把你惹生气这件事上,还有谁比你伴侣更能胜任呢?也许是你的孩子,但是真的没有比你的伴侣做得更完美的了。


你们当中,有些人在这方面是如此的擅长,只需要看他一眼就够了。举例来说,假如你是个男人,工作干得非常漂亮,你一天赚的钱可以买一架飞机,你特别有成就感,觉得自己就是一个巨人,很有力量很强大,犹如充气很足的气球,大得勉强能进得了家门。但是当你打开家门,你的伴侣充满否定和丧气地看了你一眼……你瞬间就懂了,我之前感受到的重要性是假的、人造的、有条件的。


我们其实真的不知道爱是什么。当我们在说爱一个人的时候,我们不是在说无条件的爱,我们其实是在说重要性。所有在婚姻里发生的矛盾都和爱没有关系,都是在寻求重要性。当你带婴儿的时候,需要有温度和有食物。任何一个孩子最主要的需要就是:归属感和重要性。不管父母如何表现,孩子都会有一种自己不重要的感觉,觉得自己的情绪不够完整。


所以孩子会想从某个人那里获取重要性,但是那都是不够的。在你成长过程中,你向别人寻求自己是特别的,重要的。如果一个人能让我感觉自己每时每刻都是重要的,是非常特别的,那么你就感觉他是你的真爱;当你不再能感觉到自己重要的时候,就觉得他不再爱你了。当你们进入关系的时候定下了约定:要让彼此成为这世界最特殊的人。女人觉得自己的男人很强壮,男人觉得自己的女人很美。这都只是重要性而已。


一旦你认为对方拥有你没有的力量,你就陷入依赖中了。你不需要疗愈,你需要做的事就是面对你的不重要性。你感知到你的伴侣是怎么样,取决于你觉知所在的位置。你不愿意面对自己的不重要,与此同时,你的伴侣也不愿意面对自己的不重要性。我们的感知是由自己的位置决定的。那我们在哪里呢?


我们到我们的伴侣,他在与你相对的位置,你却只想着要他去改变。但事实上你才是那个能去决定的人。如果我看到镜子中的自己,对镜子说那个人不长胡子该多好。你不知道其实是我们内在的位置决定了我们的感知,我们不需要被疗愈,只需要记住你是谁?你真正是什么。


很多东西会遮住你的眼睛,让你看不到你的本性。找到那个位置,那个真正能帮助你觉知的地方。我之所以能看到他的那个行为,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我在那个位置。所以一定要回来,面对自己的不重要性,全然去接受自己之前不接受的。随着你的接受,你可以真正看到:那些是谎言,你不是不重要。


不要指望你的伴侣会改变,人是不会变的,他是那个角色,就是要那样。不可否认人确实可以超越一些东西去成长,但如果你希望别人会改变,那只会是一种延缓。只要你还在等待他的改变,你就还呆在那个角落延缓。我真的要停下来了,不再期待你有什么改变,只是花时间去感受我的不重要性,并看穿它。我对自己承诺,致力去面对自己。


爱在哪里呢?你想不到到哪去找到。人生当中大多数时间你都在拒绝爱:它就藏在你的不重要感里面。当你的伴侣让你感觉到不重要的时候,就是你进入爱的最好机会。这样你会问,如果我找自己爱自己的感觉,我就不需要别人了?因为我自己就是圆满了,具足了,我不需要别人来满足我。是的,真相就是如此。但是你没有真正知道这一点,你没有从内在感受到。


真相就是如此,你谁都不需要。但是实际上你并不知道这一点,因为你没有感觉到你内心的爱,你是把爱限制在一个方面了。你是一个小小的婴儿,那你成为婴儿之前是什么?这个问题有很多信念信条的探讨。在你成为人类之前,你是一个宏大、美妙无比的存在。随后你就变成了一个人,你就忘记了自己是多么美妙绝伦。而且你和自己的身体产生了认同,你感觉自己不够高,不够强壮,你基于自己的小小的身体,给自己这些信念,觉得自己是不完整的,是与别人隔绝的。这让我很悲伤。


因此你开始找,找,有什么可以让我完整。因为你不知道,你本来就是完整无比的爱。在你所有的关于自己孤独悲伤的信念中隐藏着真相,但是你却够不到那里。你觉得神使在另外某个地方,但实际上他就隐藏在你的信念之中。


你会在所有的问题之下发现三个基本信念:第一:无价值的;第二:被抛弃的;第三心碎的。无论哪个国家哪个人,所有孩提时代几乎都会有这些信念。然而最能帮你指出这些信念出来的人,正是你的伴侣。


没有伴侣前,父母可以做到一些,但是有伴侣之后,这种糟糕至极的种种信念都会被伴侣挖掘出来。我们在一起,不管是否爱对方,都是为了做这样的挖掘:到底是什么妨碍了你自在地处于亲密关系中?


有些人相处过程中会产生愤怒和矛盾。愤怒其实就是一种保护,我们会咬牙,肩膀会耸起来。愤怒就是防御,只有在自己感觉受伤、受到威胁时,我们才会愤怒。你说,我感觉悲伤失望,我的期望没有得到满足,谁来照顾我?为什么总是我在照顾别人?


我在这其中看到,其实你需要让你很久以前遗留下来的心碎感流过你的生命,成为过去。那些在所有人面前,都表现得很强势的人,也许是他的父母比较弱。所以他只能自己去承担,他永远在生命中都是扮演照顾别人的角色。在这个愤怒之下是一个孩子,一个从来没有人照顾和爱的孩子,他为了生存下去,就只好让自己变得很强大。


所以当“她们”的男朋友来找她们要钱的时候,她们很容易就会把这个和“我什么都没得到”连接起来。当你去经验这些情绪的时候:悲伤、失望、恐惧,就是困在了自己过去的信念当中。比如我自己,虽然我知道没有钱不会让我死去,但是我还是有很深的恐惧。



所以一件看起来会让你恼怒的事情,实际上是一个机会,让自己可以回到孩提时代就设下的信念,去意识到在所有信念的核心,真相其实就在那里。每一个在关系中出现的冲突和问题都可以给你带来这个机会。当你感觉受到刺激,感觉恼火的时候,你最常见的倾向就是愤怒,而且在余下此生都陷入这种愤怒当中。或者,你可以进入到这种愤怒中并反省。但是愤怒是不会轻易放你走。愤怒会让你继续停留在谁对谁错的问题上,耗费你的能量和时间。


但是如果你能去到愤怒之下去检测这份不舒服到底是什么的话,事实上你会在人生的任何一个问题底下找到这种感受——如果你可以面对自己和走过这个过程,你就可以将事情转变得特别简单,可以省去几百个小时的浪费。



你可以问自己,在这三个经验当中,我当下察觉最深刻的是哪个。当你意识到你很无助、很无力、很没有价值的感觉,而且带着接受把觉知带到那里,你会意识到痛苦只是你内在的不舒服而已。当你的觉知进入到了这个角色当中,幸福与爱就会发生。


经验到这些,会让你关于你真正是谁的觉知更加扩大,那个纯能量会觉知到更宏大更美好的层面,那是一种能量而不是一种特性。告诉自己这个力量是美好的,是平和的,我欢迎这股力量回到意识。此时我意识到自己是谁,我是一个美妙的无法形容的存在。任何不舒服的感觉都是一样,你都可以告诉自己是这股美好的力量,而不是卡在问题当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