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京昴|文


邱少云和黄继光,是每一个中国人都耳熟能详的抗美援朝英雄,其实在抗日战争中,也有过不少像邱少云、黄继光那样壮烈牺牲的孤胆英雄。但是由于种种原因,他们并不为大多数国人熟知。


烈焰灼身,死守不退的教导总队

1937年12月10日,南京保卫战激战正酣。日军第16师团在师团长中岛今朝吾的率领下猛攻由教导总队第3旅把守的紫金山。

16师团步兵第33联队作为主攻的一线部队,首先向紫金山第二峰发起进攻,但是守卫紫金山的教导总队寸步不退,日军的进攻不但没有任何作用,反而死伤了多名中队长。日军见进攻无效,决定使用燃烧弹,大量燃烧弹被投向教导总队的阵地,于是紫金山在干燥晴朗的冬天燃烧起来。灼热的烈火和刺激的浓烟弥漫了整个阵地,但是教导总队的官兵并没有被烈火吓倒。

日军战史记载:“激战中一名中国士兵身上虽然着了火,被十余名我军包围。但是这个士兵拼死反击,直到打光了所有子弹,然后与我军肉搏战死。”惨烈战斗一直进行到10日夜,教导总队虽然大量官兵葬身于烈火之中,但是紫金山第二峰还是牢牢掌握在中国军人手中。

现今紫金山上教导总队坚守的阵地残骸

11日,日军第9师团步兵第35联队第3大队作为援兵投入战斗,战至上午11时,教导总队第3旅大部死伤,无力坚守,紫金山第二峰失守,但是日军损失也非常巨大。

12日,已经筋疲力尽的日军无力继续进攻,于是一位日军军官建议33联队长野田大佐不如干脆放火烧山,彻底把中国军队全部烧死。因为紫金山树木茂盛,之前就是靠火攻才勉强拿下第二峰。

日本报纸《读卖新闻》在12月13日以《紫金山化为火海》为题报道这次丧心病狂的烧山行动:“紫金山我军于12日下午在紫金山东麓放火,试图火攻敌兵。大火借东北风之势,转眼间整个山都烧了起来……被称作南京的203高地的紫金山在晚上7时完全化作火海……”

但是守卫紫金山的教导总队官兵并未后退,日军战史《第九师团战史》承认据守紫金山的中国军队勇猛地战斗到了最后一个人。因为日军直到13日上午10时30分,才完全突破紫金山上的中国军队阵地。教导总队第3旅的官兵们在唐生智下达撤退令后毅然坚守阵地超过18个小时。

关于在漫山大火中死守的18个小时的中国军人的具体情况,由于死守官兵大部都已经阵亡,所以中国方面几乎没有留下任何记录。但我们可以想见在灼热的地狱中继续坚守阵地的中国官兵是怎样的一种壮烈,日军一位随军记者在目睹了紫金山上烈焰灼身却死战不退的中国军人身影后发出了这样的感慨:“在紫金山顽强抵抗到最后一刻的教导总队,其悲壮的奋战令人不禁想起了与会津若松城一起逝去的白虎队那悲壮的场面。南京白虎队的临终场面令我们的勇士也在其战斗过的地方黯然泪下。”

进攻紫金山的日军

当攻占紫金山的日军发现早已烧焦的中国军人手中依然紧握着步枪的时候,惊讶于中国军人顽强的意志——就算是被活活烧死,依然坚守在祖国的土地,就连残忍的日军也被感动得潸然泪下。


被刺刀洞穿,奄奄一息不忘杀敌的无名英雄

1937年10月,日军第10军登陆金山卫,淞沪战场形势急转直下。桂军精锐第7军奉命出省抗战,11月17日,到达太湖南岸的湖州。湖州是太湖南岸的重镇,一旦湖州失守,日军即可穿过太湖平原到达广德,进入南京的侧后,陷南京于三面包围之中,所以湖州是中日两军都必须确保的要地。

第7军是新桂系的起家部队,在北伐中立下赫赫战功,素有“钢军”的称号,同时也是新桂系精锐中的精锐。第7军在抗战刚刚爆发时就开出广西,军部和170、172师开赴湖州。而日军也来势汹汹,末松茂治率领的第114师团和国崎支队,以及18师团的两个步兵联队,一共7个步兵联队在大量重炮的配合下进攻湖州。

11月22日,日军先遣队即与第7军一部在湖州外围交上了火。八桂健儿死战不退,造成了日军重大损失,但是第7军在湖州只有两个师四个旅,日军无论在火力还是人数上都占据了优势。战至24日,170师522旅只剩两个营的兵力。其他各个旅都已残破不堪,不得已退入湖州城内坚守。

25日凌晨2时,日军国崎支队步兵第41联队进攻到湖州城外一座13层高的宝塔附近,守塔的桂军将士在塔顶架起机枪扫射日军。日军第1大队第1中队长水野角一大尉率领一个中队日军冲入塔内和守军展开了激烈的白刃战,勇猛的广西士兵挥舞大刀,砍死砍伤了不少日军。

日军战史记载中国军人抱定必死的信念,不断向日军冲杀过来。但是日军的三八步枪装上刺刀后长度达到160cm,攻击距离非常远,在塔内指挥战斗的一名广西军官,不幸被日军刺中多刀,奄奄一息地倒在血泊里。

在湖州与第7军巷战的日军

虽然中国军人英勇奋战,但是由于寡不敌众,守塔官兵全体殉国。就在水野角一大尉以为杀死所有中国军人,准备洋洋得意地宣布胜利的时候,之前被日军刺刀洞穿,已经只剩下一口气的那位广西军官用最后一点力气掏出了手枪,对着狂喜的日军大尉后背开了一枪。骄狂的水野角一大尉应声而倒,而那位广西军官也因为流血过多,最终和这个日军大尉一起死在了这座塔里。

由于缺乏中方史料,我们现在都无法得知这位强忍剧痛,耗尽最后一点力气击毙日军大尉的桂军军官姓甚名谁,但是这样壮烈的无名烈士在八年抗战中数不胜数,而这一位无名英雄,只是被日军战史记载下来的其中一位而已。


毒气弥漫,全歼日军一个中队的中国勇士

1941年7月,第6战区为夺回沙市、宜昌,组织发动了荆沙反攻作战。第8军、第43师和新编第23师渡过长江,对日军第4师团和第39师团驻守的沙市-岳口一线发起了全线反攻。日军在中国军队的反击下节节后退,但是由于第8军渡江受阻,反击的援军接替不上,进攻陷入停滞,而回过神来的日军决定也反击回去,发起郝北作战,捕捉歼灭在郝穴北方孤立的第43师。

8月2日,在沙市的日军39师团步兵第231联队联队长梶浦银次郎大佐签发了第48号作战令,要求第231联队作为右翼队配合第4师团对郝穴以北的中国军队迂回包围。8月3日,日军231联队主力在郝穴北方的资福寺、金家场附近,遭遇了盛逢尧率领的前来救援43师的87军新编第23师。

这个新编第23师是在1938年底由第5师改编而来,一度曾经在五大主力之一的第18军序列内战斗,并在第一次长沙会战时抵挡过日军第3师团的进攻。这次救援43师,盛逢尧志在必得。

8月3日中午,日军正在行军的部队与新23师突然遭遇,新23师在人数上占据压倒性优势,很快就将日军两个大队包围起来。措手不及的日军损失惨重,而且当时日军行进在田野中,缺乏有效掩护,一时间日军两个大队陷入了苦战。

释放毒气后,佩戴防毒面具作战的日军

就在这时,眼见战局不利的梶浦大佐下令所有士兵戴上防毒面具,利用当时无风的条件,释放毒气。一发发毒气弹从日军阵地发射出来,随后一股股浓烟在新23师的阵地上弥漫开来。眼看毒气产生作用,日军随即发起了冲锋。而当时的新23师,几乎没有配发任何防毒设备,面对毒气,大量官兵面色青紫、呕吐不止,日军第2大队非常轻松地就攻破了当面的中国军队。

但是另一面第3大队的攻击并不像第2大队那样顺利。第3大队一共发射了109发毒气弹,发现喷吐火舌的中国军队机枪已经完全哑巴了,决定以第12中队为中心,一气突破中国军队的包围。第12中队长野下大尉率领100余日军开始了冲锋。但是日军万万没想到,就在冲到离新23师阵地还有50米的时候,在浓烟中几个面色青紫的中国机枪手突然端起了捷克式轻机枪,朝冲上来的日军猛烈扫射。

当时以为中国军队已经全部被毒死的日军根本就没有展开冲锋队形,密集的队形正好成为活靶子,野下大尉当场被数发轻机枪弹命中,第一个跪倒在中国军队阵地前。不到一分钟,一百余日军全部倒在了地上。日军步兵第231联队第12中队,就这样被已经被严重中毒的中国军人全歼在了冲锋路上。而那些新23师的勇士们,随后也倒在毒气之中。

野下大尉至死都想不到,一群中国军人没有任何防毒设备,居然能在上百发毒气弹产生的毒雾中还能保持旺盛的战斗力,并且全歼了他们这个中队。正是有了这些超人般的勇士们,日军才永远不可能征服中国。


这里是澎湃新闻,谢谢你的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