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大幅扩容到实施负面清单,自贸区由1.0升级至2.0,将在哪些方面、多大范围、何种程度上影响中国经济的未来?

  中国推动自贸试验区建设迎来一次集中爆发——20日,自贸区扩容和负面清单等6个文件同时对外发布。同日举行的全国人大常委会会议,将听取国务院关于自贸区工作进展情况的报告。

  从大幅扩容到实施负面清单,自贸区由1.0升级至2.0,将在哪些方面、多大范围、何种程度上影响中国经济的未来?

  由一到四:筑起全方位对外开放新高地

  “广东、天津、福建做了大量准备工作,3个新建自贸区挂牌指日可待。”商务部部长助理王受文20日在国务院新闻办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说。

  此时,距离上海自贸区正式运营已过去一年半,“试验田”产出丰硕果实:基本建立负面清单模式,进口平均通关时间较区外减少41.3%,启动实施跨境人民币结算、双向资金池等金融新业务,将监管重心从资质审批转移到日常监管。

  如今,“试验田”由一块增至四块。“4个自贸区从北到南,在东部沿海地区呈线状分布,构筑起各具优势、各有侧重的对外开放新高地,为在全国范围内深化改革开放进一步探索途径。”国家行政学院经济学部主任张占斌说。

  他同时认为,东部地区贸易条件比较成熟,区域指向性更加明确,既可服务于国家战略,又能带动周边地区,还拥有丰富的防控风险经验,有利于形成更多可复制可推广的经验。

  根据国务院印发的方案,上海自贸区实施范围扩大到120.72平方公里,将形成与国际投资贸易通行规则相衔接的制度创新体系;广东自贸区将建设成为粤港澳深度合作示范区、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重要枢纽和全国新一轮改革开放先行地;天津自贸区将努力成为京津冀协同发展高水平对外开放平台,面向世界的高水平自由贸易园区;福建自贸区将率先推进与台湾地区投资贸易自由化进程,建设成为深化两岸经济合作的示范区。

  自贸区升级后,通过抱团产生溢出效应,可以争取全球竞争新优势。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副院长李光辉说:“更加主动地推进自贸区建设,积极参与重大贸易谈判和全球贸易规则制定,提出于我有利的中国方案,是一项关系我国核心经贸利益的战略选择。”

  该院研究员周密认为,对内应鼓励自贸区之间竞争,通过市场锻炼,达到提升中国经济全球竞争力的目的。

  负面清单:开放倒逼改革释放新红利

  “市场让我坚信,中国自贸区的扩容会对外资企业特别是制造业产生很大吸引力,原因之一是负面清单让投资领域扩大。”华南美国商会会长哈利·赛亚丁说。

  过去两个多月,他一直帮助美国得克萨斯州一家肉类加工企业在中国华南地区投资建立大型冷链加工厂。商会去年底进行的调查显示,44%的受访企业表示愿意去自贸区投资。

  负面清单是自贸区彰显开放与透明的标志。上海自贸区成立之初就发布了负面清单,2014年更新后由190条减少到139条。

  20日发布的负面清单再次取得突破,不仅适用于4个自贸区,条数更是缩减到122条,调整幅度达到12.2%。

  “比负面清单长短更为重要的,是背后政府职能转变思路之变。对外资的管理由审核变为备案,只要不在负面清单上的行业和企业都可以进入,这一变化是革命性的。”上海自贸区管委会副主任朱民说。

  正是制度创新,把自贸区与经济特区和开发区区分开来。张占斌表示,经济特区和开发区常常人为制造“政策洼地”,利用优惠政策、减免关税等手段吸引投资;自贸区的核心是打造“制度高地”,消除政策壁垒,给外资准入放开和国民待遇。

  以负面清单为抓手,自贸区率先破解一系列改革难题。在上海自贸区,商事制度改革、事中事后监管改革等同步推进,产生巨大“虹吸效应”。截至2014年底,上海自贸区内海关注册企业已达1.25万家。

  今年初,国务院对上海自贸区可复制改革试点经验在全国范围内的推广进行了部署,包括投资管理、金融改革、服务业开放等28个事项。

  专家指出,自贸区扩容后,各项改革举措应协调兼顾,整体推进。对外经贸大学教授屠新泉说:“这样可以把积累的经验在较短时间内推广至全国。”

  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研究员李健认为,各地从自贸区建设中看到了改革攻坚实现新突破的希望,看到了经济转型和产业升级的重大利好。

  “但不同地方有不同情况,不应一哄而起。自贸区是改革试验田和压力测试场,不是仅供参观的盆景,建立自贸区必须承担起排头兵责任,有迎难而上的勇气和坚韧。”李健说。

  融合接轨:与三个支撑带共拓发展新空间

  前不久,总部位于北京的中信银行将旗下金融租赁公司落户天津滨海新区中心商务区,注册资本40亿元。行长李庆萍表示,选择在这里落户是看中了即将挂牌的天津自贸区各项政策创新带来的便利。

  这是天津自贸区与京津冀协同发展国家战略有机衔接的一个侧影。“4个自贸区与三个支撑带建设存在交集,在区域发展战略中发挥着牵一发而动全身的作用。”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咨询研究部副部长王军说。

  他指出,以自贸区的开放为先导,带动区域对外开放,推动内外协同共同发展,实现了三大支撑带和4个自贸区的优化组合。

  “天津自贸区既要考虑北京产业转移,也要充分利用河北省的海港空港优势,通过政策共享让京津冀整体受益。”天津财经大学教授丛屹说。

  上海自贸区管委会政策研究局局长张湧表示,“上海自贸区居于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与长江经济带物理空间的交会点,随着贸易便利化等改革措施的进一步落地,将在沿江沿海运输、国际中转航运、口岸贸易通关等方面发挥更大作用。”

  中山大学港澳珠三角研究中心副教授张光南认为,“一带一路”战略与广东自贸区两者相互交叉,一个强调走出去,一个突出引进来,两者都是为了构建更高水平的对外开放,可以更好地融合接轨,共同构建我国开放型经济体系。

  与国内自贸区同步,中国正在与多个国家构建自由贸易区,多个自由贸易协定已经签署实施,还多一些正在谈判,内外自贸区相呼应的“双轮架构”日趋形成。“通过‘一带一路’的带动,中国可以与沿线国家实现互联互通,实现内外自贸区的战略对接。”国家发改委对外经济研究所副研究员关秀丽说。

  王军认为,要统筹好构建对外开放新格局与拓展区域发展新空间,应打破按照行政区域配置资源的观念,实现要素的自由流动,并通过多种优惠政策吸引自贸区内外的高端优秀人才,形成聚合优势。(来源: 新华全媒头条 作者:赵超 季明 王优玲 武卫红 王攀 毛振华 王涛 于佳欣 安蓓 王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