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骅又出马了,这次他说叨说叨曾国藩的第一次。

习骅是谁?就是那个撰文狠批大清“裸官”庆亲王的中纪委御用笔杆子。

在搁笔近两个月后,习骅又开始写他擅长的反腐历史故事——曾国藩如何拒绝第一次的诱惑。



习骅|文

(中央纪委驻国家铁路局纪检组副组长、监察局长)


曾国藩没有让“第一次”发生,或者说,始终与“第一次”保持了安全距离。但我有足够的理由认为,他在“第一次”面前也纠结过。


那年我揣着毕业证,登上了开往北京的列车。临行前,好友送了我一本书,钟叔河选编的《曾国藩与弟书》。他说,多保重,不管什么时代,有些基本道理是一样的。


20多年来,这本书都快翻烂了。


开始是书的副题吸引了我:一个政治家的私房话。像曾国藩这样所谓“立德立言立功”的政治人物,到底给弟弟们讲过什么悄悄话?一定是官场宝典吧?奇怪的是,信里尽是些小事情小道理,以琐碎家务事为主。比如入仕京城不久,老乡好心好意捎点土特产来,或者“雪中送炭”给点银子补贴补贴,要不要?


其中道光二十七年(公元1847年)的一封信吸引了我的注意。这年六月初二,年轻的曾国藩一夜之间连升四级,由小小从四品擢为从二品大员,迈出了位列晚清四大名臣之首的关键一步。25天后,他给三个弟弟写了一封信,平静讲述了对待人情来往的态度。


他写道,他进京第一天就在神明前发下毒誓,“以做官发财为可耻”,坚决不拿人一个子儿!他说,今天拿人好处,明天发达了对方一定要回馈。拒绝吧,不近人情;答应吧,即使费尽心机报答,人家还觉得亏,能有好结果吗?他总结道,无缘无故的好处其实都是“钓饵”,不咬钩就罢了。


曾国藩没有让“第一次”发生,或者说,始终与“第一次”保持了安全距离。但我有足够的理由认为,他在“第一次”面前也纠结过。


曾家世代务农,家徒四壁,他进京赶考的路费都是借的。清朝官员工资低,他咬牙做了一件青缎马褂,只在逢年过节和有重要公务时才穿,以至于30余年后,这件衣服还像新的一样。尽管非常想家,却7年多没成行,因为没有路费。他在家书中多次诉苦,已经欠人家500两、1000两了,探家就没钱还账了。


曾国藩此时对物质的需求,属于维持起码生活的“刚需”,即使是一两银子,也比他后来当两江总督时的1000两更温暖,更让他心动。况且,对于一个昨天还受欺侮的农家子弟来说,陡然受到尊重的精神体验和扬眉吐气的满足感,如同饿汉面前的一碗红烧肉,诱惑难以抵挡。


面对一拨一拨表达善意的老乡和朋友,曾国藩不是“不想”,有时思想斗争还很激烈。有一天他听说某同事收到了好礼,有点眼红,夜里梦到了这件事。为此他十分羞愧,在日记中做了自我批评。


曾国藩最终为什么能战胜自己?他早已冷静地算明白了,那是一笔得不偿失的愚蠢买卖。


中国民间流传着许多“艰难困苦玉汝于成”的故事,其实在顺境中长期保持清醒更考验一个人。


人来源于动物界这一事实,决定了人无法摆脱动物性,动物所具有的欲望人一样不少,这是曾国藩面临选择时内心挣扎的原因。同时,人又是具有理性取舍、趋吉避凶能力的高级动物。曾国藩最终用清醒的利益考量,战胜了动物性欲求,证明了自己是一个明智的人,也暗合一句名言“不可收买是最崇高的政治道德”。


这些道理,在这本书中,讲了很多很多。


(本文原载人民日报客户端)


更多看点

习骅是谁,他的文章为啥这么猛?


不久前,中纪委网站要闻版陆续刊登了《雍正如何让官吏为国家做事》《皇帝的伙食费到底多少》《雍正铁腕治吏的启示》《“癸酉之变”与嘉庆帝的反思》《大清“裸官”庆亲王的作风问题》等几篇作者署名为“习骅”的历史故事文章。文章因短小精悍、犀利有趣,且见古见今,很快便登上各大门户网站重要位置,还刷屏了很多人的微信“朋友圈”。


有人好奇“习骅是谁”。习骅是名中纪委干部,担任中纪委驻国家铁路局纪检组副组长、监察局局长,拥有法学博士学位的他爱好历史,擅长写作。2012年党的十八大召开后,他每月在《中国纪检监察报》 上发表一篇谈古论今的文章,逐渐拥有了一批铁杆粉丝,报社编辑常常收到读者询问,“下一篇什么时候登?”


习骅所写的每个历史故事、塑造的每个官吏形象,几乎都引发了人们的关注,甚至猜测和对号入座。究其原因,正像参考消息网刊登的一篇评论分析的:“(从书中人物)联想到当今受到查处的腐败官员,个个又何尝不是身居官位,却抛弃了清正廉洁、勤政为民的本性,虽然看似日日忙碌,可其忙碌的不是为国为民,而是官场钻营,力谋私利,置民生于不顾,贪污腐败,腐化享乐。”


问习骅有些人读完故事就去“对号入座”,会不会给他带来麻烦,他很坦然:“这说明大家在思考,这就是我写作的初衷。”


能够引发对应,也是因为习骅自己本身也是在用笔“对号入座”:中央提出八项规定后,他创作了《作风建设与历史周期律》,讲述触发癸酉之变的清朝官场作风问题;大老虎纷纷落马,他以《高级干部的低级错误》作为回应;今年全国“两会”期间,王岐山参加全国人大会议山西代表团审议时,谈到了塌方式腐败问题,他便推出此前写过的文章《张之洞借钱》,用故事讲述“让权力从市场走开”。


“看起来是在说故事,其实我是在写时评。”习骅这样自我定位。


今年年初,在北京图书订货会上,集结了习骅24篇谈古论今文章的《中国历史的教训》一书,虽然几乎没做什么宣传,却意外成为热点。


一本反腐书,一位公众并不知晓的纪检干部作者,本以为这本书会以机关事业单位团购为主作为公务员学习读物,没想到,现在居然成了大众畅销书,这是习骅和出版社都始料未及的。不过,习骅对此却有自己的理解,“因为全国人民都支持党中央开展反腐倡廉大业,从这里也能看到人心向背。”


中央党校一位教授在分析《中国历史的教训》 大范围产生共鸣的原因时提到一点——作者的“审美冲动”。历史,当你用审视的眼光去挖掘,用当今的现象去解读,是能够审出美感、审出经验的。这是一种为外人不可道的乐趣。


而习骅认为评价得最有意思的是中信出版社总编辑潘岳的一句话:这本书比美女有才,比才女漂亮。“你要是找一位历史学家来考我,肯定三句话就考倒我了。但在纪检干部中,我算是知道一点点历史的;搞历史的人又很少从事纪检监察工作,我恰好两头都占了。”习骅说完,笑了。


大历史影响着无数个人的小历史。


拿习骅的小历史来说,他写出《中国历史的教训》,不是因为一拍脑袋找到了与众不同的新视角,也不单是取决于整整两年的写作付出了怎样的艰辛,回望远一些,他一直在时代大历史中进行着个人小历史的能量集聚——那是一些有新意的阅读、观察、体验、追问、思考和解答,进而形成了自己的故事和见解。


这些故事和见解能拿来做什么?


“这有点像鲁迅说的:‘地火在底下运行,奔突;熔岩一旦喷出,将烧尽一切野草……’《中国历史的教训》 就是契机,是突破口。”


作为法学博士,习骅曾先后师从南京大学林仁栋教授、北京大学黄宗良教授,研究廉政立法和苏共问题,历史一直是他的兴趣所在。尤其是清史,在市面上能找到的正统清史著作,习骅几乎都看过。


在为《中国纪检监察报》写的24篇文章中,习骅所涉及的基本上都是明清题材,其中又以清朝为主。他曾讲述过如此关注清史的原因:清朝离我们很近,看到清史的材料会有一种现场感,那个时期将中华文化好的一面发扬到极致,坏的一面也到了极致。


历史讲得好,还能接地气,也得益于习骅在多个部门工作的经历:他曾在原劳动部参与过“五天工作制”方案论证工作;还曾作为首位到海外接访的国侨办信访处长,从我驻北美地区使领馆背回来好几大箱上访信,一封一封看,一件一件解决。跟老百姓打交道打得多了,说话、写作自然不端着。


写文章也一直是习骅的业余爱好。早在2000年,他在《环球时报》发表的一篇随笔《老外劝我们别作弊》,就曾掀起过一阵热潮,被媒体广泛转载,至今还在网上流传着。从充满幽默感的行文中,可以窥探出习骅的写作风格:题目吸引读者,内容直指当下。


有人把习骅归为“搞纪检工作的反腐作家”,习骅觉得不准确,“我写这24个故事,可不只为了反腐。人们总是爱盯着贪官看,我还写了那么多清官廉官,就是希望人们看到更多正向的东西。”


的确如此,24个故事呈现的是官场百态图。其中既有贪官懒官巧官,也有清官能吏忠臣;既有犯了低级错误的高级干部,更有守规矩识大体的普通小吏。历史里的人和事,有的伟岸得让人拍案叫绝,有的卑劣得让人不可思议,有的愚蠢得让人顿足捶胸,个个似曾相识,如在左右。


这些,都是“历史的教训”。


(本文摘选自解放日报,作者王一)

这里是澎湃新闻,谢谢你的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