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些人在网上污蔑先烈,认为有些事突破了正常生理极限,为此不惜抹黑、污蔑。这些说法,乍一看好像有些道理,但本质上是以己之心度人之心。在这个世界上,动物护子还能与任何自己明智不敌的动物拼命,何况更为高级的人呢?


人之所以为人,在于人不但有肉体,更有精神!人的精神力量一旦被激发,往往做出一些正常情况下做不到的事情。


铁血军人,自古有之,他们突破的不仅仅是生理极限,还包括心理极限!下面,就举两个古代的例子和一个现代的例子。最后,我们再看一则我们正常人的例子。


古代的两位英雄分别是武圣人关羽和民族英雄杨再兴,近代的英雄则是对印自卫反击战中的“滚雷英雄”罗光燮。最后的母亲则是熊口救子!


看看,他们才是大写的人,才是英雄!我们正常人看到这种事情,一定会肃然起敬,为这种英雄气概、伟大精神而感动!但是,有些人则认为,他们做不到,别人也做不到。海水岂可斗量?


古代


《三国志》原文:


羽尝为流矢所中,贯其左臂,后创虽愈,每至阴雨,骨常疼痛。医曰:“矢镞有毒,毒入于骨,当破臂作创,刮骨去毒,然后此患乃除耳。”羽便伸臂令医劈之。时羽适请诸将饮食相对,臂血流离,盈于盘器,而羽割炙引酒,言笑自若。


译文:


关羽曾被乱箭射中,贯穿了左臂,后来伤口虽痊愈,但每到阴雨天骨头经常疼痛。医生说:"箭头有毒,毒已入骨,应剖开手臂打开伤口,刮掉骨头上的毒才能根治。"关羽便伸出手臂,让医生剖开。当时,关羽正与诸将围坐吃饭对饮,他手臂鲜血淋淋,流出的血把盛血盘子都装满了。但是,关羽却割肉喝酒,谈笑如常。


《宋史·杨再兴传》原文:


······再兴以三百骑遇敌于小商桥,骤与之战,杀二千余人,及万户撒八孛堇、千户百人。再兴战死,后获其尸,焚之,得箭镞二升。


译文:


杨再兴以300骑兵在小伤桥与敌人相遇,与敌人激战,杀敌2000多人,包括万户长户撒八孛堇和百人千户长。在这场遭遇战中,杨再兴战死疆场,后来尸体被找到,火葬后在其身体中的箭镞达两升。


注:宋代一升相当于现在600克,两升相当于1200克左右。古代箭镞,一枚估计也就是10来克,这意味着杨再兴身上中了至少数十只甚至上百只箭。


现代


滚雷英雄罗光燮:



罗光燮(1941~1962) ,1941年生,四川乐至人。1958年11月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1960年8月应征入伍,在边防部队某部工兵连1排2班当战士。


1962年中印边境自卫反击战开始后,11月18日,他所在工兵排奉命配属边防某部清除侵华印度军队在中印边境西段的一个重要军事据点,遭到印军炮火拦击,伤亡不断增加,2名排雷战士相继负伤。


危急时刻,罗光燮挺身而出,紧握爆破筒,冲进雷区。闯过两道炮火封锁线后,不慎触发一颗被积雪覆盖着的地雷,左脚被炸掉,陷入昏迷,爆破筒滚下山坡。他苏醒后,印军炮火仍在继续,为了争取时间,在不能站立、没有任何排雷工具的情况下,义无反顾地向前滚去,以身体引爆地雷。左臂被炸断后,仍继续向前滚动,不断引爆地雷,直至壮烈牺牲,年仅21岁。


虎口夺子的英雄母亲:


据《新民晚报》报道,2004年11月5日下午,抚顺陶女士带着5岁儿子来到抚顺市劳动公园黑熊所在的笼子前。陶女士的儿子迈过刚刚被拆除的铁丝网,靠近装有黑熊的铁笼。孩子手里拿着一块糖,隔着铁笼伸进黑熊嘴里。陶女士一抬头,突然发现儿子的右手已在黑熊的嘴里,把孩子手拖回来已经来不及了。刹那间,陶女士猛地把双手也伸进了黑熊的嘴里,一只手代替儿子小手“喂”给黑熊,另一只手护住儿子小手,拼命地从黑熊的嘴中往外夺。就这样,母子俩的3只手都进了熊嘴。


最后,在工作人员帮助下母子俩都得救了,但母亲双手和孩子右手都受了伤,陶女士伤势较重,一只手“肌腱断裂”。骨科一位工作人员说,要不是当妈的拼命护住孩子,“孩子的手恐怕会保不住”。


护子尚且如此,护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