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建魁 姜琨

来源:环球人物杂志


京西百望山东麓山脚下,有两处相邻的军事单位最引人关注:一个是庄严肃穆的国防大学,一个就是车水马龙的解放军总参谋部总医院(309医院)。


2012年秋的一天,309医院由发热门诊扩建而成的新门诊大楼举行隆重的落成仪式。时任总参谋长受邀请出席了剪彩活动。为此,309医院特意在大楼前并不宽敞的地方铺了红地毯。然而,当人们走上红地毯时,总感觉脚底下凹凸不平或活动不稳。仪式结束后人们发现,红地毯下竟然是没有完工的工程,只是为了赶时间而临时装点一下门面。这个“形象工程”的指挥者就是时任309医院政委高小燕,她当时还是一名大校。


几个月之后,高小燕得到擢升,出任解放军信息工程大学副政委兼纪委书记,被授予少将军衔。


然而,仅仅两年之后的2014年11月27日,军方发布消息,高小燕因涉嫌受贿被军队检查部门带走。她也是十八大以来首个落马的女将军。


会来事儿:

攀着军人丈夫升迁


现年57岁的高小燕是山西石楼县人。1974年,17岁的她因为体育专长被兰州军区47军特招入伍,自此改变了人生轨迹。


1984年,高小燕调入位于西安的解放军第四军医大学,历任学员队副队长、直属党委办公室主任兼政治部办公室主任、大学团委副书记。“会来事儿”的高小燕在第四军医大学起家,也慢慢累积起了自己在军队中的人脉。后来,在她调任309医院政委后,也不忘提携自己曾经的“朋友们”,动用关系将原来在第四军医大学与自己走得近的医生调进了309医院。


高小燕的丈夫也是一位军人,后来在总后勤部官至师职。据知情者说,之前高小燕是沾了丈夫的光在军政仕途上有了起色;她后来居上,无论是职务上还是军衔上都超过了丈夫。“与风风火火的高小燕相比,她的丈夫低调得多,一直在军队后勤部门任职。”1996年,高小燕随丈夫调入京城,成为总后后勤科学研究所政治部干事,此后相继任该所政治部主任,总后司令部政治协理员、司令部党委委员。


据高小燕在总后的同事回忆:“她那时候没什么钱,也没什么坏心思。”


为人强势:

酒量好,很懂酒桌哲学


在309医院里,认识高小燕的人说到她,印象大多是“朋友非常多,认识很多人”。有人说,她在政委的位置上,自然有不少人寻求帮忙,“只要她能用得上的关系,打个招呼就能给解决”。309医院一位高小燕曾经的男下属说,她酒量很好,也很懂得酒桌哲学,“胆大,放得开,挺豪爽,有点像男人的性格”。高小燕也凭借自己大胆泼辣的作风和广交朋友的豪情给许多人留下了“人缘很好”的印象。

  

当然,人们对高小燕印象最深的还是她的“强势”,也是她“树敌”和被骂的原因。因为她的强势和一手遮天,许多人敢怒不敢言,毕竟她敢直接和院长叫板,若不是后台强硬,怎么会这么肆无忌惮?

  

据了解,当年和高小燕搭档的院长是309医院“土生土长”起来的干部,二人同岁。知情人士透露,高小燕在309医院时二人的合作一直不和睦,最大的矛盾还在于高小燕把本该属于院长的权力揽在自己怀里。一手包办了医院各种建设工程的高小燕在大修大建后,在工作中越发不把院长放在眼里。


位于北京百望山东麓山脚下的解放军309医院


工程腐败:

落马前已有两名心腹被查


解放军信息工程大学位于河南省郑州市。该大学里几位人士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均表示,高小燕的落马几乎没有给学校造成太大的影响,因为这里的人们都知道,她是“在北京犯的事,和这里没有任何关系”,这里也没有人受其牵连。


这和军方发布的消息应该是一致的——高小燕被查主要是因其在309医院政委任上参与工程腐败。


309医院最先隶属于解放军总后勤部。2004年5月,根据中央军委下达的部队精简的命令,医院被并入解放军总医院(301医院),对内称解放军总医院第309临床部,对外称解放军总医院第二附属医院。2009年8月,309医院完成再次转隶移交,隶属于解放军总参谋部,改称为解放军总参谋部总医院。


这次隶属关系的变更,就是在高小燕任政委期间。


据公开资料显示,高小燕是2005年底从总后勤部调至309医院担任政委的。该医院一位熟悉政工工作的人士向记者介绍,这位上边派来的干部一到任就显示出了自己的魄力,她要在309医院开展一场大刀阔斧的“改革”,第一个动作就是改革营房部门的编制。她将原来的营房科等部门拆分、升格为三个办公室:一是营房办,仍然延续之前营房部门的职能,管理房产;二是生态办,负责医院的绿化、生态建设等工程;三是新建办,专门负责医院的建设和改造。


在高小燕落马前,已有她的两名张姓心腹先后被查,一个是新建办主任,他也是309医院最早因基建工程被军队纪检部门带走的人;另一个是分管营房办等的院务部部长。


大搞基建:

被指“乱盖房子,欠款8个亿”


按照正常的分工,作为政委,高小燕主要是分管人事和思想政治工作。如果说,改革营房部门编制还算其职责范围的话,那么工程建设方面的事本该属于院长负责,但强势的高小燕竟然硬是把这方面的权力牢牢地抓在了自己的手里。


据《解放军文艺》等报道,在高小燕担任309医院政委期间,医院开展了浩浩荡荡的新建、改建工程:建设了15栋宿舍楼,以及建筑面积3万平方米、可停放约1000辆车、有“全国医院车库之最”的大型地下车库,还新盖了干部医疗保健大楼、结核病研究所大楼,改扩建了门急诊大楼。


工程量如此之浩大,款项从哪里来?一位309医院的内部人士告诉环球人物杂志记者,医院年均毛收益达十几亿,但大搞工程占了医院的大部分支出,“盖房子盖得乱七八糟的,有段时间的审计表明还欠着别人8个亿呢。”提起高小燕在任时的混乱景象,这位知情者面部表情只有无奈。


除了住宿楼,高小燕还把“建设生态医院”作为形象工程来抓。309医院的背后就是百望山,在地理位置上有得天独厚的优势。在医院门诊大楼的右侧,原来是医院幼儿园和一些其他建筑。高小燕提出要让309医院“显山露水”,说幼儿园等建筑挡住了百望山,影响医院整体的美观,必须拆除这些设施。地上建成一个花园,将医院的大门改到花园前面;地下建成停车场,就是前文提到的特大地下停车场。结果,这也成了一个半截子工程:幼儿园拆了,车库也建了,但原本计划地下一层要建成超市,到现在还封着,只看到一些货架子;花园也建成了,但也只是挖了一个小水池,搭建了亭子、假山而已,医院的员工却不以为然:“你在医院里转转,这哪叫生态医院?!”最后,医院的大门也没改成,还是在原来的地方。

占房风波:

被指“发动群众斗群众”


据309医院一位了解后勤的人士介绍,在高小燕任职期间,院里部分高层干部贪占住房的现象非常严重,高小燕本人也是这样,在她调离309医院两年多后,仍占住着这里一套120平方米左右的房子,还占用着医院原来给她配的车。她被查时曾遭抄家,抄的就是这处住房。


2014年11月,高小燕位于这栋楼里5层的家被抄


退不出被占住房,很多本该分到住房的人也分不到,就找院领导去闹。“在职的有害怕高小燕的,都搬出来了;退休的人不怕她,就跟着闹。甚至有人公开宣称,反正占着两套房子,我就不退。”


后来,高小燕出了一个损招,直接把被占着的房子分给没房的人,让他们自己去解决。“于是,新分到房子的人直接拿到了钥匙,能打开门的,便将屋子里占房人的东西一股脑儿扔出来;打不开门的,也等不及了,就强制把门给撬了。”


“这不是发动‘群众斗群众’的运动吗?这个事儿闹得影响特别坏。这样一来,将整个医院住宿区搅得不得安宁。”说起前几年的分房风波,该知情人士觉得还历历在目。


知情人士对记者说:“当然,也不是说高小燕什么都不好。”他认为医院里对高小燕所做事里最满意的有“一个半”。这“一个”,是在她的直接推动下,309医院职工孩子上学难的问题不但解决了,还是比较理想的小学。还有“半个”,就是虽然拆了自家的幼儿园,但在她的协调下,309医院的孩子可以送到一家职工一直很羡慕的附近幼儿园了。“这在以前,我们想都不敢想。”这位知情者说。


记者在该幼儿园门口采访到一位来自309医院的儿童家长,其在言语中也包含了对高小燕的肯定:“她挺有魄力的,也确实敢干,解决了孩子入园问题。要不然想让孩子进这样好的幼儿园,得费多大功夫!”

为何落马:

被实名举报?谷俊山情妇?


据这位知情者透露,高小燕落马的直接原因,是因为一位退休副院长带领几名退休老干部对其进行了长时间的实名举报,因为高小燕负责修建的医院北二期宿舍楼质量不过关。


记者在这里实地查看,主要涉及4栋板楼,即位于北区的6、7、8、9号楼。“你对比一下就能看出来,一期的质量非常好,但是二期简直就是豆腐渣工程。”从外观上看,北二期的楼房比一期的楼房更为美观。但是,二期楼房的住户却苦不堪言,称他们的房子明显是偷工减料的“成果”。“先是房间的窗户有问题,反映到院领导那里,后来更换了所有住户的窗户;但不久,住在楼顶层的住户就发现,自己的房子居然漏雨。”楼顶的防水防护系统不过关,上报后修过几次,漏水状况依然没有得到好转,院领导这才决定将二期修建的楼房楼顶全部揭掉,换上新的防水层。“住在这里的几位退休老干部实在忍不下去了,就开始实名举报高小燕。这一告,就是两三年,但始终也没有结果。”


知情者感慨地说:“后来高小燕调走了,新来的领导可能查出了工程中偷工减料的问题和其他腐败问题,这才扳倒了她。”


但也有309医院的其他人士给出了另一个说法,认为高小燕的落马或许并不全是因为被实名举报,也可能是“被更高层人物腐败案牵出来的”。


谷俊山视察309医院,高小燕贴身介绍情况


有媒体披露,高小燕可能是通过买官搭上了军委原副主席徐才厚的“末班车”,最终才晋升为少将。因为女将军在中国毕竟凤毛麟角。


如今,两位高官都东窗事发,这些“搭车”的人自然被“顺藤摸瓜”牵了出来。


落马11天后:

南京军老虎也栽在工程腐败


一个多月前,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在古田召开的全军政治工作会议上指出,必须正视军队建设,特别是思想政治建设方面存在的突出问题,特别要高度重视和严肃看待徐才厚案件,深刻反思教训,彻底肃清影响。

  

“军队反腐”话题此前多次被列入国防部发言人耿雁生的回答问题清单。他说:“任何人不论权力大小、职务高低,只要触犯了党纪国法,都要严肃查处,军队决不允许有腐败分子藏身之地,任何人也不能心存侥幸。”

  

12月8日,就在高小燕被曝落马11天后,又有媒体披露,解放军南京政治学院副院长兼上海分院院长、少将戴维民被有关部门带走调查。关于戴维民被带走调查的原因说法不一,但主要认为还是源于解放军南京政治学院上海分院的土地及工程基建等问题。

  

南京政治学院上海分院此前为空军政治学院,自从隶属关系转变后,工程建设如火如荼,而工程建设一直是院长戴维民“一手抓”,这也让他自称“忙得要死”。和高小燕不同的是,戴维民从副师级上校到副军级少将,仅仅用了4年时间。有媒体指出,“年轻有为”的戴院长晋升速度之快,“很大程度上也是得益于其有工程建设大权”。 如此看来,他和高小燕一样,都是栽在了工程腐败上。

  

去年12月至今年上半年间,中央军委巡视组对北京军区、济南军区等党委领导层进行了巡视,也发现一批在工程建设、土地转让、经济适用住房建设等方面的问题。军委副主席许其亮曾对中央军委巡视组提出期待:要善于发现问题线索,真正起到查处一批人、挽救一批人、教育一批人、塑造一批人的作用。


于是,高小燕和戴维民等最近发生的腐败案例,就被媒体视为“具有警示意义”的一批人。


这也被视为自查处徐才厚之后,军队拉开的又一轮反腐大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