占豪评:

关于美国教育,我家老爷子和国内一些著名大学的一些著名教授在上世纪90年代考察美国教育体系后,回来和教育部作过沟通。大家一致意见是,美国在理科方面的本科教育无论是教材、老师的水平、学生的水平普遍与中国有很大差距,美国的教育体系有问题,这方面不能向他们学。我们的学生理科功底扎实,理工科的本科教材都是从设计院的理论体系中搬来的,比他们水平高得多。在考察了硕士研究生和博士研究生的水平后,他的总结是:硕士各有所长,博士中国与美国全面差距。截止到现在,老爷子也一些在美国留学的学生也有沟通,情况并未有改观。


如今,这次美国的数学理论水平测试露底了。从这些方面看,千万不可在初中、高中将孩子送到美国去读书,除非是最顶尖的学校或贵族学校。本科如果不是在经济、金融等美国明显领先的领域,理工科最好不要去,但读硕士和博士可以考虑去美国留学,这会对研究水平有大的提升。


最后,提醒战友们,虽然孩子童年快乐很重要,但绝不能为了快乐而荒了学业。中国古代,精英教育就是富有家庭一个老师对几个学生进行教学,后来普及成私塾教育。这是很好的精英培养方式,现在教育其实应该从中吸取经验,而不是真的就认为西方的所谓快乐教育是好事,那是彻底的毁了孩子。


华盛顿大学学生数学水平及评论


作者:山石 (来源作者个人网站:http://liveinna.com/usknowledge/usedu/uwmathanalysis/)


说明1:本文是对西雅图华盛顿大学教授 Cliff Mass 的博文的介绍和评论。他博文在我网站有转载,英文过关的同学一定要看。另外网友奥古斯丁常凯申对该文的做了全文翻译。


说明2:他博文挺长的,全文翻译没必要也费时间,我抓壮丁也没抓到。因此我这文章的定位是介绍不是翻译,在尽量忠实原作的同时完全用我自己的语言(包括网络语言)书写。


说明3:我自己会做评论,对于完全是我自己的评论,我用斜体字以示区别。


说明4:Mass教授博文说的是基础教育不是高等教育,我这文章也是。千万别乱套,美国高等教育还是很好的,其中很多部分要归功于诸如Mass教授这样的人,大学教授教小学数学,用考试用作业硬堆硬逼上去,但这也基本在好大学才有可能。


说明5:如果你对Mass教授本身水平纠结或者怀疑,那么我简单介绍一下他吧。他1974年本科毕业于康奈尔物理系,1978年在华盛顿大学获得博士学位然后到马里兰大学任教,1981年回到华盛顿大学任教至今。是美国气象学会会士(选的那种,可类比的IEEE会士,至少我上大学时在中国享受院士待遇),而华盛顿大学本身大气科学水平不错,因此他大学霸应算不上,学术牛人还是可以算算的。


Mass教授说他对基础教育感兴趣,一方面是华盛顿大学新生数学水平逐年下降,另一方面是他自己孩子接受的烂教育。因此在他教大气科学101这门课时来了个不计成绩的摸底测验。测验题和结果如下。


202名学生,平均分58。每道题后面那红色数字是该题答对率,比如14%学生答对4b。有不少人喷说这是基础课,不同的专业的人选的。然后呢?这真的是大学生的水平?39%还是大三大四。哪怕就是艺术专业就是火星语的这水平说得过去?


Mass对结果感到压抑性的震惊。题目绝对不难,而学生是华盛顿大学的学生,这是华盛顿州的旗舰大学、美国州立名校,学生在自己中学多少算个小学霸。怎么可以这样渣?他后来学期还做个类似测试,结果类同。


他自己认为以下事实实在让人颜面尽失:43%的人不知道圆面积公式、86%不会做简单代数换算、43%不会不用计算器(但貌似允许用稿纸,不是口算)算231/7、47%不知道余弦的定义。还有,略。


他接着说,如果连我们的高中小学霸都是数学盲,请问你能想象那些去社区大学还有没上大学的数学水平吗?


很明显,他认为美国教育害了孩子,让他们无法在这个数学日益重要的社会竞争。他提到木工找不到学徒,因为候选人都是数字盲。这一点我深有感触,我多次说过美国公民学会一门技术绝对不难找工作(外国人不一样,有身份问题),我这里很多公司找不到工程师和技术民工。这样水平是当不了的,因此才大量进口中 印民工。中国也如此快乐教育,几十年后十几亿人准备干啥?去哪里招民工?非洲还是火星?而同时,大量美国大学生毕业即失业。


他还说买东西时收款人不会找零。他自己和很多教授都发现学生数学水平逐年下降,以至于社区大学需要补习数学的达到50%(按这水平恐怕还不只),数学私人辅导也在过去十几年增长了300%(细思恐极,不过是发财的机会啊,时差党们)。美国工程的职位只好雇佣外国人。他说我们真的问题很大,如果这问题不解决,我们很快就会变为一个二流国家(不会吧,公知绝对不同意,Ahh!)。


这是个全国性的问题,但是他无法理解为什么一些大基金会(比如盖茨基金,这叫躺枪)和政客们毫不知情的样子。其实改变现状并不难。


问题出在哪呢?第一是课程课本。90年代中期开始,大学教育系开始在中小学推广数学教学改革,叫什么探索性数学;基本观点是做题是摧残人性,把学数学当玩耍,不再教真正计算过程,哪怕结果是错的只要你能瞎扯个过程也更好更重要。结果是灾难性的。推广这个教学法的还说可以帮助家庭困难的少数民族,其实受害最深的正是他们。而其实推广的人并不懂数学、甚至是文科出身,完全瞎指挥。


貌似这就是著名的快乐教育嘛。原来美国20年前才开始的?其实这和我观察一致,和我同龄是一条分界线,比我老的那批美国人无论做什么工作的数字感觉至少马马虎虎、数学好的大有人在;但比我年轻的,越年轻越渣,以至于到2010年给出上面那个答卷。


这也部分回答了部分人关于美国为什么发达的原因:美国发达是这些学渣的父辈特别是祖父辈的功劳好不好啊?而中国,现在还第三世界呢,你就开始快乐教育,准备创造个第四世界是不是啊?更别说这快乐教育貌似任何时候都不应该实行。何况现在的问题不是能不能科研的问题,而是大部分美国年轻人数盲到影响生活的问题。这是Mass教授的观点,也是我多年的观察。我以前说过“水平所 限,笔者不敢回答普通中国人学的数学知识是否合适,但普通美国人肯定不够。 一个很明显的例子就是大量美国人搞不懂百分比、不知道利率是具体什么意思、不会计算利息、甚至对这些没有一个最基本的概念,但是美国社会却是个贷款社会, 非常多的人就因为缺乏知识债务缠身甚至上当受骗。其他学科也类似。”


当我说“很明显的例子就是大量美国人搞不懂百分比、不知道利率是具体什么意思、不会计算利息”很多人还怀疑,你看上面这答卷,231/7都很高大上好不好?%能有几个人懂?


他说另一个问题就是老师了,很多老师本身水平渣加上烂教材,教得好才怪。其实现在打主力的老师是谁?不就是第一批接受快乐数学那批吗?恶性循环了,教授哥哥。


当然他认为其实问题还是很多,比如打太多游戏啊用太多facebook啊,还有学生空前自尊(因此做错题也不能说以至学不好??),还有班太大?但他也同时说亚洲国家班也大,貌似结果不错。


下面他开始说些进展了,有些是政治,我就不翻译了。反正他的观点基本就是回去原来教学方式,换现在的渣课本和渣教学方式(基本就是他当学生时的方式、让他成功成名的方式)。只说一点,他说很多父母必须再付钱给小孩开小灶学数学不然他们将来只好给那些进口的工程师们烤汉堡了……益唐叔表示:烤汉堡的数学也可以很好的行不行啊?Mass教授你的数学肯定不如益唐叔嘛。


最后,我说点对中国教育的看法吧,其实我以前文章说过不少了。很多人头脑实在无法说,非黑即白,好像说美国基础教育普遍不行就等于说中国好一样。


很明显,中国教育要如何改革我是不懂的,但有一件我至少知道,现在中国很多的改革正是要毁了中国,它也许已经要毁了美国了(没看人家教授说不改变要成二流国家了吗?)。


有些人有个奇怪的想法,一个东西要改就等于可以随便改,因此批评具体改革方案就变为反改革?你是快乐教育的产物吧?我不是!!其实在这个问题的讨论我就发现相当部分人逻辑是如何混乱不堪,说什么渣数学不妨碍人家科技水平,请问那些人哪一个数学如此之渣?这么说的竟然还包括不错大学的教授,是不是快乐教育已经在中国提前生效了啊?


我那些文章也回答你一个问题,那就是美国有非常好的私立中学还有极少数好公立学校,那些学生的水平是高于中国同等中学学生的,这也部分是美国科研还领先于世的原因。但是,对于普通人,这样的结果是合理的?银行肯定说合理,一群待宰的羔羊。你也希望你的子孙后代做这样的羔羊让银行等宰割吗?快乐教育欢迎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