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天里的旅行
来源:学术中国原创 作者:邓敬雷 编辑:学妹

本文为 学术中国 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如希望转载,请联系guozede1022。未经授权转载的,我们将按照《微信公众平台关于抄袭行为处罚规则》进行侵权申诉。欢迎您分享到朋友圈。


临近年底,学校放假,我不必再上课,孩子们被老婆带去了外地,我也没有了两个淘气包的羁绊,有暇放下书卷和纸笔,从书斋走出来,到外面看看,感觉很不一样。


一、杭州


在上海近十年,杭州去得最多。我原本在杭州求学和工作四年时间,有着许多美好的记忆,每次去杭州都觉得新奇和兴奋,丝毫没有厌倦感。


在省建行上班的王同学照例请我吃晚饭,去的还是梅家坞那边的一家餐饮店,四周树木葱茏,是一个风景幽美的好地方。店是双峰人开的,和王同学同乡。又是高朋满座,都是双峰人。双峰人大概是湖南人里面最抱团的。


席间有两名母亲带着两个女儿,女儿都是从国外学习回来,拿到了文凭,长相也漂亮,正在杭州找工作,刚刚参加了建设银行的考试,条件如此优越令人羡慕。到了知天命的年龄,与人交往,我特别关注的是别人的家庭和子女的状况。我以为,人生幸福快乐与否关键在此。


在碰杯饮酒的时候,两个母亲都介绍,自己的女儿还都没有男朋友,拜托我帮忙物色。我闻言十分惊诧。两个妙龄女子,身材和面容都属上佳水准,专业和学历亦让人称道,可谓才貌双全,秀外慧中,按道理应当追者如云才是,何致于还是一张白纸,没有谈过恋爱?我在疑惑不解之时,妄自揣度甚至武断认为,要么是标准要求甚高,要么就是情商偏低了!


这回王同学又安排我住在柳莺宾馆,就在西湖边上,白天和夜晚我都可以站在栏杆旁,观望西湖景色,聆听湖水浪涌拍岸发出的声音。杭州美就美在西湖,只要接触西湖就是一种享受。若是再坐下来品品茶,就更为惬意了!只是时值冬天,湖畔不免寒冷,只得作罢。


第二天晚上,陈君请我吃饭,他现是湖州市委的领导。这次一个偶然的机会我联系上了他。屈指算来,我与他中断了十年交往!贵为正厅级官员,还能不忘旧情,热情款待老朋友,在如今这个十分现实、人人追求权和钱的社会,难能可贵。


第四天,和王同学一起吃饭时认识的彭总,中午开车来柳莺宾馆接我,一起去看望我原来在浙江大学的声乐老师张女士,起初张老师打算请我在她家吃火锅,我们在她家里稍为停留,彭总就邀请她夫妇二人一起去了灵隐那边的一个会所吃饭。张老师在浙江省的声乐界很有影响力,从事声乐教学多年,水平很高,学生很多。宴席上,听她讲了很多与歌唱有关的故事。


席终人散,彭总开车先送张老师夫妇回家,再送我去火车站。下午我乘高铁回到上海。我很高兴能结交彭总这样一见如故的老乡和朋友。


二、北京


冬日的北京是灰蒙蒙的,哪怕是在太阳的照射下,也不能穿透和驱散,这就是人们常说的雾霾。


海关的朋友邹君派人到机场接我,直接去了另一个朋友与我约定的吃晚饭的地点—“宝庆码头”。这一看就知道是我的家乡人开的家乡口味的餐馆。


东道主银女士在我后面来到。她是我去年夏季在北京认识的同乡,在北京经商,事业搞得很成功,我很钦佩,也很讲客气,上回也是她做东。遗憾的是这次只能吃饭喝酒,欣赏不到她的极具专业水准的歌声。一个女人从偏远的湖南老家走出来,独自闯荡京城,打开一片属于自己的天地,的确不容易。


她执意要喝红酒,尽管我根本没有酒量。其实朋友聚会,吃喝固然重要,而且档次一定以经济实力做后盾,但是思想交流更重要,话不投机最难受,志趣相投才开心。银女士见解独到,谈吐高雅,言语中体现出不俗的文化修养和知识底蕴。


2004年我离开北京,时间一晃过去已经十年多了,我回到北京次数有限,没有事情不会回京。这一次也是到北京办事情。我明显感到北京人的工作态度比上海人强多了,稍微次于杭州人。


北京再大,楼再高,但是空气不好,无处躲藏,非常糟糕,我想也不是久留之地。我不后悔离开北京。后半生还是应该找一个宜居城市工作和生活,以利于身体健康,延年益寿。


事情办得顺利,我只在北京住了两个晚上,没有时间见更多的朋友,要办的事办好了,心理上便有一种满足感,带着成功的愉悦,第三天中午我就乘飞机回上海了。


三、南京


从上海乘高铁去南京很快!大约一个钟头就到了,两个城市之间的交通实在方便。出行的快捷、舒适在这里得到充分体现。


南京是一座历史名城,有着太多说不完的故事。我来过若干次,最早的一次就去看了该去看的地方,后来还带着衰老的父母亲专门去看中山陵,满足父亲的心愿。


南京从往昔民国首都变成现今江苏省会,让人感慨历史的沧海桑田!


现今南京的城市建设比不上北上广深四个一线城市,但是仍然在拼命努力。


浙江大学的同学王君和我有好几年未曾谋面,在省委工作,是一名处长,微胖,皮肤黝深,头发未少,仍然粗黑,看上去像一个庄稼汉。时光无情,给每一个人都留下岁月的痕迹。他仍然未改与我同学时的健谈以及快言快语的性格特点。


王君就在省委招待所请我吃晚饭,他叫上了两个自己的朋友作陪,还有当年一名浙大的女同学,如今是《莫愁》杂志社长,说话自然不同于以前。不管什么性格类型的人,只要升官发财,一切都会改变,男人女人概莫例外。


公款吃喝,总是有点排场,多少有些浪费,即令是在宣布“八项规定”以后。


王君安排我住在省委招待所。招待所条件一般,但是收费不低,300多元钱一个晚上。


我独自漫步时,却有重大发现,冬日的南京,散发着浓郁的民国风味!干净的大街,美观的梧桐树,沿街民国风格的建筑,深深吸引了我的目光。我徘徊街头,欣赏着难得一见的景象。省委招待所大门墙壁上的牌子,有文字解说,这里曾经是民国时期美国驻华大使馆!是美国大使司徒雷登呆过的地方。我油然而生敬意,能在此下榻深感荣幸!我甚至产生一种时光穿越的错觉。怪不得周边的一切都是那么特别,具有一种迥异于现今的格调。坦率地说,我喜欢它们。


四、镇江


乘高铁从南京出发,20多分钟就到了镇江。这个城市我曾路过,但未停留。江苏大学的谭老师是我大学同班同学,毕业以后二十多年从未见过面。如今我们都是50上下的人。


江苏大学校园之大,远远超过我的想象。前身是镇江工学院,孰料能发展到今天这样的规模!


江苏是沿海经济发达省份,地级市自然经济繁荣,虽然比不上苏州和无锡,但是也明显在中西部地区的同等级别的城市之上。坐在车上,来回从市区穿行,我感觉非常明显。中国的地区发展差异能亲身体验到,不需要统计数字。


谭老师开车带我去领略镇江的风光,爬上了一个小山峰,可以眺望周边的景色。因为是冬天,高处风大,幸好有太阳照着,没有那种让人承受不了的寒冷。


小山峰下面是一个古色古香的小镇,建筑和街道都挺有味道,但在江南,很多地方都可见。属于典型的江南style。


尔后谭老师又带我去了长江边上,其时已是夕阳西下时分,落日余晖映照在江面上,别有一番诗情画意。江岸的道路很平整,树也很漂亮,整体规划相当不错,走在这样的道路上,观赏着“夕阳无限好”的江景,会在心里喜欢上这个城市!可惜江风传来,让人倍感寒冷,只能却步。要是春秋季节在此散步,定是一种人生享受。我用手机拍下了这里的景色,发在微信朋友圈里,不少朋友点赞,纷纷问我:“这是哪里?”


谭老师身上有明显的职业特色,观念十分传统,到了今天这个年龄,仍然顽强保存着以往学生时期的性格特征。有好多看法说出来,令我诧异,感觉他仿佛不生活在现今这个时代。


性格决定生活方式,一个人什么样的性格会选择什么样的生活方式。经济条件更加决定每个人的生活方式,而生活方式多集中体现在吃穿住用行,谭老师都很节省,大学教师的收入水平高低,由此可见。


其实,我认为不管从事什么职业,都是为了追求自由而有尊严的生活,为了得到幸福和快乐。绝对不能本末倒置,目的与手段易位。


五、无锡


无锡距镇江也不远,上午从从容容离开镇江,坐高铁到无锡,还能赶上吃中饭。大学同班同学黄君到火车站接我。我和他也大学毕业20多年没有见过面,我是带着填补这个空白的目的,特意与他相聚无锡。


黄君在广东顺德的美的工作,虽然为人十分低调,但是我仍然能观察出他的经济实力。他的座驾是奥迪,安排我入住雷迪森酒店,晚上请我吃海鲜。只是在外这么多年,仍然说一口湖南益阳话,我杞人忧天地担心起他与人交往是否有语言障碍?特别是在广东那边,粤语与湖南方言差异实在太大!


无锡这座城市我来过,记得是在浙江大学读研究生期间,第一次去游了太湖,这一次来到这里,黄君开车,穿行在城市中,我坐在车上,观看车窗外市容,心里明白这是江苏名列前茅的地级市,系苏南经济发达地区,我想看出它与中西部经济落后地区究竟什么不同。


虽至年底,但所有人还在上班,只有学校老师例外,有着独一无二的寒暑假期。黄君上班去了,我一个人呆在宾馆房间里。我没有去游览无锡著名的影视城,我打算日后有机会带两个儿子去,兴许他们兄弟两个会从中获得极大乐趣!


无锡有好几个火车站,我离开无锡时去的是无锡东站,距离市区很远,打的花了四十元钱才到。我惊叹这个城市的规模不断向外扩展,摊子越摊越大。


六、怀化


从上海乘高铁去怀化,早上5点发车,中午12点到达,准确无误。如此神速,令人惊叹!互联网改变人类信息传递的速度,高铁改变人类空间位移的速度。


中方县一中的刘校长安排吴老师到高铁站接我。


吃了中饭吴老师开车拉着我去了芷江。这是我多年来想来而未能来的地方,刘校长圆了我的梦。我研究中国现当代史多年,看芷江自然有一种特别的情怀和眼光。遗憾的是,纪念馆正在维修,施工现场尘土飞扬,我无缘目睹纪念堂陈列的珍贵文物和资料。只好在四周选择景物拍照留作纪念。我认真瞻仰了品字型的木结构房屋,仔细看了每间房子的陈设和图片,带着复杂的心情离去,我认为,这里应该是中华民族的圣地,熟料竟然如此简单!


芷江是我心目中的中国的“靖国神社”,是我们每个中国人应该参拜的地方!每个民族都不应该忘记自己的光荣历史,尤其不能忘记自己的民族英雄!而现实是,我们只顾反对日本首相参拜靖国神社,却把自己如此神圣的地方冷落和荒凉!


从受降地出来时间已到下午4点10分,我本来想再去芷江机场拜访“飞虎队”纪念馆,却打听到纪念馆下班时间是4点半,即使我赶到那里也关闭了,只得放弃。


吴老师开车载我到芷江县城转了转,满大街都是开店摆摊做各种各样生意的本地人,热闹非凡,特别是街中心挂满红灯笼、红对联,年味很浓。


晚上农业银行的朱行长请我吃饭,拿出了茅台酒。他是城步县人,家在老街,虽在外当兵,又工作了几十年,操一口地道的儒林镇口音,他乡遇故知,当然是人生一大幸事!从他口里得知,其实初中我俩曾在儒林中学同一个班读初中,只是时间前后不一样。转学一中以后,又是同年级隔壁班同学。


当行长就是不一样,吃饭的档次高,银行总显得比学校阔绰。我多喝了一点酒,就觉得心里难受,有要呕吐的感觉,自己强忍着,好在最后没有吐出来,肚子肠胃里面的不适渐渐平息了。


第二天,吴老师又开车带我去了中方县一中参观,我觉得学校条件不错,硬件设施和占地面积都要超过我的母校城步一中。刘校长能从城步一中到中方一中当校长,真的不简单!


随后我们驱车去了洪江市看那里的古建筑群。我没有想到有那么大,只是随意在里面行走,却有一个意外的收获,戴笠寓所竟然在其中!地方不大,但却有不少图片文字资料,罕见地承认戴雨农除了反共以外还有锄奸抗日的历史功绩!让人唏嘘不已!民国和民国人物并不遥远,但还其真相和本来面目,谈何容易!


最后我到了芙蓉楼,知道了唐代大诗人王昌龄是在这里写下了千古名句“一片冰心在玉壶”。


在此之前,我来过怀化两次,都只停留过夜一宿,就匆匆离开,唯独这次对怀化有了更深入的了解,颠覆了脑子里怀化又破又旧又小的印象。我有了新的感觉,怀化市的楼层比邵阳市的高,街道比邵阳宽,面积比邵阳大。


送我走时朱行长告诉我,怀化市有11个县区,还有好多名胜古迹和历史典故,我未曾身临其境,看来这次游怀化仍然是蜻蜓点水,走马观花。


七、广州


冬天的广州果然舒适!一到那里,我就脱下了穿在外面的皮衣。


我住的宾馆临近一个湖,在大城市里有这么大一个湖,的确珍贵。在广州当律师的刘同学,专门来宾馆看望我,带我沿湖走了一圈,树上有鸟,水中有鱼,路边有花草,感觉很爽!在喧嚣的都市,成天忙碌的市民,抽空到这里走一走,坐一坐,锻炼身体,是再好不过的事情。


后来,刘同学就请我在湖畔的酒家喝茶,我和他相对坐在露天的餐桌上,栏杆外面便是湖。虽然是冬天,却不冷不热,如同春天一般,周围的人不管是宾客还是服务员,都穿衬衫和外套,唯独我穿着毛衣。如此暖和的冬天,怪不得吸引那么多人来这里,如果老年人来这里过冬,真是舒服极了!只遗憾我的父母亲都从没有到过广东。


众所周知,广东人喝茶并不是开水泡茶叶喝,而是要吃丰富多样的食品。能把食品做得既营养又好吃,只有广东人。我很喜欢粤菜,大大超过喜欢我家乡的湘菜。我和刘同学一边闲聊着天,一边品尝着广东的特色食物。这是所有广东人的饮食习惯,也是所有广东人的生活方式。


广州是一线城市,人们习惯称“北上广”,又排名中国第三大城市,自从举办亚运会以后,我感到广州的市容焕然一新!如今高铁又将它与珠三角的每个城市紧密相联。只是社会治安仍为人诟病,好像是挥之不去的阴影。我困惑这个城市疾病为何如此难以去除?治疗好广州“乱”这个顽疾,城市的现代化水准和文明程度就会再上一个新台阶。


作者邮箱:dengjinglei@s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