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世纪末的最后一个诺贝尔文学奖颁给了德国人君特·格拉斯,瑞典文学院对他影响了半个世纪的小说《铁皮鼓》给予了这样的评价:“嬉戏般的黑色寓言揭露了历史被遗忘的面孔”。然而,2006年8月11日,格拉斯向世人进行了告白——“我曾经是纳粹党卫军成员”。


2015年春天里,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德国作家君特·格拉斯逝世,享年87岁。

《铁皮鼓》剧照

君特·格拉斯在《剥洋葱》一书里老老实实向世界坦白,他曾经在少年时加入过纳粹军队。

格拉斯出版于1977年的《比目鱼》是一本叙述风格十分奇特的小说。


格拉斯被认为是在纳粹时代成长起来的德国人的杰出代表,二战和死亡一直贯穿在他的作品中,他以丰厚的文学作品和坚定的反战立场逐渐成为德国的一座“道德丰碑”。格拉斯最著名的3部作品《铁皮鼓》《猫与鼠》《狗年月》被合称为“但泽三部曲”,内容一脉相承,都描绘了不幸的历史给德意志民族留下的黑暗伤疤。然而,在格拉斯心中,他曾在纳粹党卫军中效力的那段经历就如黑暗的伤疤一样始终没有被治愈,最终他决定把这段经历用自传的方式公之于众,这本名为《剥开洋葱》。


给洋葱剥皮会刺激眼泪,格拉斯以此寓意对历史反省的辛辣和深刻。他在书中回忆说,他15岁原想加入潜艇部队,但未能如愿,后来收到征兵令,被派往驻扎在德累斯顿地区的第10党卫军潘策尔师(“弗伦茨贝格”师)服役,当时他年仅17岁。


格拉斯写道,他被纳粹的宣传所吸引,参加党卫军根本没有“不好的感觉”,他以为,正如“弗伦茨贝格”师的来源——16世纪时为“自由和解放”而战的德国英雄约尔格·冯·弗伦茨贝格一样,他也相信自己在为“自由和解放”贡献青春。


格拉斯在书中回忆,战争末期,他在德国东部和苏联红军作战时,他趴在一辆坦克下面,苏军的火箭炮彻底压制了德国军队的火力。“我在坦克下爬行,足足3分钟,如同是永恒,苏军的火箭炮倾泻而下。恐惧之下,我尿裤子了。然后一片沉寂……。”格拉斯看到身边都是人体残肢,“有人在呜咽,像小孩那样。我提着湿裤衩站起来,看到一个男孩支离破碎的尸体,刚才我还跟他喋喋不休地吹牛”。


“自由和解放。就这样,尽是借口,”格拉斯写道,“多年来,我还是拒绝让自己再接受这些词,我曾以年轻时代的愚蠢自豪感接受过它们。”格拉斯说,战争结束后,他为当过党卫军感到羞愧,而这种羞愧感一直困扰着他,他也一直对此保持沉默。


面对媒体“为什么沉默了如此之久”的质询,格拉斯说正是因为沉默了那么多年,所以他要写一部自传,而只有自传这种形式才能使他有机会坦诚描写自己青年时期不光彩的经历。他说,二战期间他没有丝毫负罪感,但此后这段经历成为他一生的耻辱,他为此反思了60年,也品尝着自己的行为所造成的苦果。他的自传名为《剥开洋葱》,意思就是层层解剖自我,不断克服自我。


君特·格拉斯的作品具有浓厚的政治色彩,被视为有左翼作家,而他也是德国社会民主党的支持者。瑞典皇家科学院授予他1999年诺贝尔文学奖,认为他“以嬉戏中蕴含悲剧色彩的寓言描摹出了人类淡忘的历史面目。”


除了在文学界享有盛名,格拉斯还活跃在战后德国的政治舞台上。格拉斯是一个立场坚定的和平主义者,坚决反对北约在德国的土地上部署核武器。两德统一后,格拉斯更致力于反对逐渐滋生的仇外主义和新纳粹黑暗势力。


(以下四首诗作者君特·格拉斯,叶辉译)

戴安娜-或物体当她的右手绕过
右肩往箭筒取箭,她的右脚一步踏前。当她射中了我,她的物体射中了我的灵魂,对她来说是个物体。物体总是搁置在星期一我的膝盖碎了。但她,带着打猎执照,或者只是复影的在猎狗群中奔跑。当她说对了跟着射箭,她在自然界射中了物体,而且剥下了皮。我总是拒绝让我可铸造影子的身体被没有影子的意念所伤。但你,戴安娜,连同你的弓,

于我总是客观而负责的。


※译注:戴安娜(Diana)既是罗马神话中的月亮女神,也是处女身和狩猎的守护神;既是女子名,也是女猎人。

土星在这幢大屋——
从老鼠它们熟知暗渠,到鸽子它们一无所知——我住在那里常有假想。回家晚了,想掏钥匙打开房子当我摸遍全身掏钥匙才发觉我需要钥匙始能走进自己的房子。是有点饿了,用我的手吃一只鸡当我吃那只鸡才发觉我吃着的是一只冰冷的死鸡。然后我低头弯腰,脱掉鞋子当我脱鞋才发觉我们需要低头弯腰如果我们想脱掉鞋子。我平直躺着,抽一根烟,然后在黑暗中肯定有人张开他的手当我的烟灰从香烟抖落。晚上土星来了并且张开他的手。装我的烟灰,他刷了牙,土星我们将爬进他的咀巴。

樱桃当爱情踏着高跷
沿着碎石小路如履薄冰终于走到树顶我高兴刚好在樱桃?体验着樱桃恰似樱桃,不多久伸手嫌太短,爬梯嫌老爬不到一级,只差那么一级,使尝到熟透或随风而落的鲜果。甜而且更甜,甜得闷透;穿红衣的即如画眉鸟梦见——谁在亲吻谁,当爱情踏着高跷走到树顶。

下水礼如果那海鸥坚持
我将会建造一艘船,我将会很快乐在下水礼那天,穿一件耀眼的衬衣,或者连香槟也喜极而泣或者分泌着肥皂泡,两者都不宜缺少。谁会致辞?谁能准确读出字句而不会盲掉?总统?我将给你起个甚么名字?我该叫你做沉没的安娜还是哥伦布?

君特·格拉斯还是一位雕塑家

这里是澎湃新闻,谢谢你的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