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没头脑也很高兴


上个月的时候。我在宁波的一家青年旅社的天台上和我们总编聊天。当时我很消沉。因为连续几段感情的伤。忘不掉旧情人,又遇不见新情人。总是被爱情打击。看着别人成双成对可自己只能对影自怜。挺忧愁的,加上人在旅途不断颠簸却连个递杯茶问个暖的人都没有,更觉孤苦无依,自我感觉自己也不差。相貌不比港姐也落不到如花的地步,也还是能识个字算个加减乘除的,为什么总是在准备把自己心掏给别人的时候却被他人把心狠狠的一把推还撂在了地下。于是对着总编心发感慨,我不想相信爱情了。这些句式请各位发挥自己的想象力,相信你们也一定说过。例如我不想XX了。我再也不会XXX了。我再XX我就XXXX诸如此类的。


总编饶有兴致的抬起头,他显然很少见到一贯在外皮笑肉不笑的我如今那么老气横秋的卖弄沧桑,笑着问我,(当时我们正在赏月,天台上蚊子很多,我把我的山寨手机声音放得很大,广播里传来一些极悲催的音乐,大概意思是我爱上你了你嫁给他了我心儿死了冬天里的一把火也温暖不了我了之类的。)你谈过几段恋爱?遇见过几个男人?你就说你找不到合适的人了?


我哑然了,一下子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想想自己的人生才过了不到五分之一。也不过遇到了用手指头加脚趾头就能数的过来的男人,和几个毛头小子谈了几段花未开就谢了的恋情,确实还没资格去倚老卖老,说自己已蹉跎的再找不到恋人之类的话。


总编比我大12岁。我经常开玩笑的说他可以当我爹了,他自己也在经历一段很疲惫的恋情,为了化解尴尬。我又问了总编一个问题:我感觉自己对他们也蛮好的。为什么总是不能走到一起去。


总编又笑了,反问我一句,你是怎么对他们的?你确定这是他们需要的感情吗?


我再次哑然,因为我确实琢磨不透男人的心思是怎么想的,我用自己的方式去付出去碰壁,我从来也没问过一句身边的人,我这样对待你,你是否会喜欢。


我说我没问过,我也不知道他们是不是会喜欢我这样爱的方式,但我真的有用心。


总编此次的笑有些苦涩,在生活和工作里他是个经常爱笑的人,爱耍宝也爱对比自己年龄小的人撒娇和扮黑脸,但我知道他的辛酸,他是个GAY。而且是公开的GAY。几年之内他最爱的弟弟和爸爸都死了。家里家徒四壁,只有一个瘸腿的老母亲。他有个很好的男朋友。但那个男人自己也有老婆小孩。他还要负担男朋友一家的开支。因为那个男人实在纯净的像一块水晶似的,是人都能欺负,连撒个谎都会脸红的人,你觉得这样的人能应付现今这个人吃人人踩人的社会吗,总编一直像《背着爸爸上学》里的那个小孩一样,去哪里工作都会带着他,总编很有才华,是中影视的签约编剧加很多杂志网站的专栏作家,很多地方都在挖他,他也很努力,我经常看见他赶稿的时候伏案而睡,他去工作的前提条件就是要把自己的男朋友带上,否则给再高的薪资也不会去。


总编把半个身子都趴在铁栏杆上,俯视着楼下的月湖。那一晚月湖格外漂亮,微风轻轻的拂在我们身上,在我们身旁恶作剧的把花朵碰掉,堤岸旁停着小白船,路边摆夜市的人都撤摊了,那个卖唱的乐手也提着琴箱走了,没有人声嘈杂,没有爱情买卖,没有车水马龙。路灯的光影倒映在湖面上,整个城市空的只剩下了我和总编的呼吸。


我想唱歌,那首“月亮,在白莲花般的云朵”里穿行的童谣。一路走来我都在哼着这个歌。


我们开始唱歌,声音渐渐变大,我们都忘掉了我们有沉重的稿件任务商家任务,我们忘掉了我们的棋子身份,歌声减轻了我们的压力。


总编的侧脸看起来竟有些梁朝伟的英俊,消瘦,挺拔,他回过头看我,眼里竟是绵的化不开的温柔,他说,你知道我在遇见他之前,受过多少伤吗,被老男人戏耍被人从村子里提着棒子打出来,翻墙头钻狗洞的逃窜,弟弟死了那一年我一个人在家饭也不吃觉也不睡双眼熬得通红的写东西,哭的泪都干了。好在他来了,他出现了。


总编开始给我诉说和那个他的故事,那一年是他最疲惫的时候,弟弟虽然顽劣,但也是他从小看到大的,每次弟弟出了麻烦都会找他这个哥哥来摆平,有次他父母闹离婚,他爸爸经常喝醉酒了打他妈,他妈哭着问他弟,你以后要跟谁过。他弟弟头一挺,跟我哥过。他妈妈是个很有想法的女人,但因为是村子里最穷的人家,也经常受气。又被姐妹们看不起,养成了酗酒抽烟的习惯,经常喝醉了被一群男人送回家。站在桌子上骂街。


就是在这样的家庭里最信任最依靠自己的人死了。总编一下子失去了精神支柱,变的一蹶不振,那句话怎么说的,没有最适合的人只有最适合的时间,他适合的出现了,顶着一头乱发从长沙扒火车到大理,给他洗衣做饭修电脑铺床,夜晚拍着哭的呜呜的他的背,什么话都不说,但胜过说所有,总编屋里一堆的脏衣服,他来到大理的第一天就蹲在卧室里洗衣服,洗完天都黑了,又麻利地钻进了厨房里。


总编说自己开始是不爱他的,到现在为止他也没说过自己爱他,只是他们都知道自己需要彼此,总编不会洗衣服,他就给他洗的香喷喷的的晾暖和了给他穿,不会修电脑,他就给他换最实惠最好用的杀毒软件和硬盘,不会做饭,就炖一锅炖给他吃,只要家里有的菜都会放进去煮,只要保证营养搭配均衡。


“真正的爱人是你教出来的,而不是你拣个大便宜不劳而获从天上掉下来的。你要教会他用怎样的方式去爱你。”


这是总编和我说的一句让我记忆最深的话。两个人在一起,别去想什么爱情结果之类的,顺其自然就啥都有了。谈一个,失败了就再去谈下一个,收拾行囊把旧心情打扫,没啥过不去的坎。也别分什么你的责任他的责任。是责任就一起背着牵着手往前走。他不会的你教他他愿意为你做他自然就学会了。他不会的你也不必逼着他去学这学那。你可以为他做。你们是2个人。你们应该像钥匙和锁一样的,互相配合着去打开人生的一扇又一扇门。


这让我想起了幼儿园玩过的游戏。一个人绑左腿一个人绑右腿并肩往前跑,看谁最快到达终点,欲速则不达这道理我们谁都懂。谁都不是傻子。但是你有想过跑慢点嘛。你的伴侣摔倒了你停下来扶他一把,或者和他一起坐下来,倒杯咖啡兴平气和的探讨下为啥跑不快,怎样才能跑到终点 ,可以的话再彼此依偎着看会风景……慢下来,也是一种爱情的哲学。


谁到达终点都是一样的,都要死都要被黄土埋葬,过程也是一样的,谁的人生都没有草稿。都要跌跌撞撞的往前蒙着眼走,只是有些人走着走着觉得不对了就会绕过来喊几个同伴一起往前走,有些人只知道走才是目的,却不知道如何走其实才是人生真正的目的。


这就像总编和他的爱情故事一样。像我等,20出头的年轻人是坚决不敢背着一个和自己毫无干系的家庭走的(那个他的妻儿还需要大把的教育经费和生活经费。总编还要考虑那个孩子的结婚置业)我问总编。你是因为太爱XXX了才愿意这样做吧。我挺佩服你这种勇气的。


总编说。没。这个说法真让我大跌眼镜。我不知道啥是爱不爱的。我只知道我蛮喜欢这个纯情的小伙的,喜欢看他开心,他背不过来的东西。我就帮他背一下嘛,没啥勇气不勇气的。


看《败犬女王》的时候,单无双在跌进沟里的时候在卢卡斯面前画了个大大的8字,看到没,这是8岁,这是你和我之间的问题,你敢跳过来吗你敢吗。卢卡斯啥话都没说。轻飘飘的就抬脚越过去了,给了单无双一个大大的拥抱,看见这段的时候我哭了。我当时就在想,要是有个男人为我这样跨过去该有多好,可听完总编的故事后,我就在想,我干嘛非要画那么一个8出来呢,要是没有所谓的8就没有所谓的谁先跳谁该后跳的一二三四。也就不会因为这些一二三四生出那么多对爱的犹豫和胆怯。何必呢。不如闭上眼睛。我要来了,你接住我,之后再给我一个快乐的拥抱,亲吻我的额角。


在家的时候因为约稿我认识了一个残疾男作家。他像电影男主角一样下半身瘫痪每天跪在小竹椅上挪着行走。他现在也有了自己的老婆和两个可爱的女儿,他们的爱情故事很平凡也很动人,她是他的读者,是他一个邻居的同学,经常在广播里收听他的小说,有天他坐在门口翻看自己的书稿,一阵大风飘来,把他的书稿都吹散了。他很吃力的趴在地上捡书稿,看见了一袭白裙的她。站在巷子口。洁白的高跟鞋上玉腿诱人。


故事并没有像韩剧一般的狗血,她从他面前走过了。去了另一个巷子里,他继续面不改色的捡起书稿,也没有打算去在故事里写这么一段情节。因为他知道。有些擦肩。真的只是擦肩而已。


可是后来的后来。她去找自己的同学。又意外的遇见了他。从朋友口中得知他是个男作家。她心生情愫,但嘴上什么也没说,帮他打扫打扫房间整理整理书稿。每天都如此。后来又在一次整理书稿的时候发现是自己仰慕的作家,他们就在一起了。结婚了。有了自己的爱情结晶。


人生真的没有那么多的童话可讲。那些落魄的贵公主和穷王子的故事真的只存在于童话里,我们的生活还是要浸泡在柴米油盐酱醋茶里的,还是要每天挤在公交车里生病的时候要去诊所一个人挂吊针,去菜市场买菜穿的那条白裙子也许招不来王子的搭讪却招来一条臭鱼溅一身的水。不要老去想那些天雷地火一见钟情再见生情三见定情的花招。童话都是像我们这样住在出租屋里,与垃圾为伍,忍受着菜市场的狗叫声,却还要每天熬夜睁着惺忪的睡眼一个字一个字敲打出来的,童话都是像我们这些连自己生活都顾不好的穷酸写手写出来骗骗你们的眼泪和稿费的。童话并不美,童话背后的那些在肮脏里还能生出一朵莲花般的爱情才美。擦肩并不悲伤,相爱之后还两两相忘,再次擦肩才悲伤。


只要我还没死。我就会继续去寻找我的爱情。这是总编告诉我的。这也是我自悟明白的。


我还没死。只要我还有一口气。我就会继续寻找我的爱情。


什么时候。都别去怀疑爱情,要么早点去死,要么好好寻找,好好相守,这就是我告诉大家的。


希望你们快乐。再一次看到这篇文章的时候。是你们的爱人陪你们看完的。


*作者:没头脑也很高兴,影评人,一个码字的,快乐时手舞足蹈,悲伤时长歌当哭,著有《永远热泪盈眶》。微博@知心大妈没头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