澎湃新闻记者 朱轶


当所有人认为林丹和他的绰号“超级丹”一样超级时,我们也能从细节中发现一个更真实的他。

林丹也会失败,他是需要200%努力训练的天才,同样他也不是我们想象中的特立独行。在羽毛球亚锦赛前,林丹接受了澎湃新闻记者的独家专访,在访谈中他甚至颠覆了众多人常规思维中自己的形象。

林丹说他和普通人一样会有情绪,文身、写真并不代表他比其他选手更特别;如果没有坚持,他就会泯然众人。


“超级丹”的大尺度写真。


中国运动员从不讲究“天赋之说”

澎湃新闻:你的职业生涯已有26年,你对羽毛球的热情是否有变化?

林丹:我5岁第一次接触羽毛球,在那个年纪很难描述对这个多有热情或多着迷,只是说觉得这项运动很有趣,还可以和其他孩子一起玩。

后来随着年纪的增长,我渐渐发现了这项运动的魅力,那时才真正开始着迷于这项运动。

特别是当我开始掌握一些教练还没有教的新技术时,我觉得这个太有趣了,就变得越来越着迷。有时,我会反反复复看一些视频和动作,我觉得这在一定程度上表现出我对它的热爱。


林丹说文身不影响他作为军人的天职

澎湃新闻:过去那么多荣耀和纪录是来自你的羽毛球天赋还是长期刻苦的训练?

林丹:我觉得对于中国运动员来说,没有所谓的天赋这种说法,因为所有运动员都付出了巨大努力和无数时间来训练。但和国外的运动员相比,中国的运动员需要付出双倍甚至更多的努力。

实际上,支撑我的更多是专业和热爱。因此,我愿意为了它付出一切,例如时间、压力甚至我赢得的荣誉。我也愿意为了这项运动牺牲一切,从我5岁开始到现在,羽毛球已经成了我很难割舍的一部分。

有时,我会向教练汇报或者和他谈心,他总是说为什么我这么拼——他的话很触动我:和那些与我同年的或比我小的运动员相比,我也许更热爱这项运动。

澎湃新闻:你说过有些人只是注意到了你所拥有的荣耀,却忽略了你也有痛苦和低潮的时候。打了这么多年比赛,你觉得最艰难的是哪个阶段?是什么激励你走出那段艰难的日子并且拼搏至今的?

林丹:我觉得最艰难的日子应该是2004年,但我不会说那时有多沮丧,我只是清楚感到那是我职业生涯中状态最糟的时候,因此我在奥运会上早早就出局了。

事实上,我重振旗鼓的原因是我没有退路,我没给自己找借口,也没给自己任何余地,把一切看的很淡。

我所能做的就是往前走,也许这些想法和态度和现在的年轻一代不太一样,因为我不是一个爱给自己找借口的运动员。

相反,我希望我得到的每一份认可都是真实并坚定的,并不只是团体冠军的皆大欢喜。这不是我想要的,我想呈现的是真实的自己。


2012年伦敦奥运夺冠,林丹脱衣庆祝


如果一直只想着夺冠,我会输得很惨

澎湃新闻:是不是对羽毛球的痴迷状态让你已臻化境,有能力把别人眼里不可能的事变成可能?

林丹:事实上,在比赛过程中,我自己从未设定特定的目标。例如:特别是2008年之后,我没有把目标定在2012年夺冠上。我知道有很多人,包括粉丝和媒体对我再次夺冠是给予厚望的。

但是我一旦开始想着结果如何,就有可能会输,我需要做的是专心和好好表现。这是2012伦敦奥运会上允许我做出的最好表现。如果我关注在想着要再次夺冠,我可能会输得很惨。

澎湃新闻:你是怎么做到32岁还保持着20岁的体能?

林丹:我认为,现在接收新理念和新事物的范围更广了,所以不再是过去的羽毛球理念或训练方法。我们一直在进步,也一直在调整,我有一个非常棒的体能教练,他的专业让我可以保持最佳体能。而且为了保持体能,避免运动伤害是极其重要的。

以前,从事各项运动的大批早期国内运动员因为受伤不得不退役。我不想重蹈覆辙,因此我尽最大努力去避免受伤。


林丹年少时被外界认为有些情绪化

我也会在某个瞬间失控

澎湃新闻:听说即使休假,你也常常把体能教练带在身边。所以过去一年尽管没有怎么打比赛,你也一直私下在进行高强度训练?

林丹:对,训练很多。我觉得训练只是其中之一。这和我的性格有关,因为我希望当我离开3个月、6个月甚至1年,我希望自己回归时和一年前的自己没有区别。如果做不到,我宁愿不回归。

因为我希望一旦我回归运动场,拿起球拍,换上球衣,面对对手,就能够展示出自己最好的状态。

澎湃新闻:有人说你是很情绪化的人,会摔拍,也会在拿下比赛后疯狂庆祝。那么情绪会困扰到你吗?

林丹:我猜是在常规训练中,我会有扔球拍,有时甚至有说脏话等一些不良的行为示范,但是我觉得这些时刻的我最真实。因为我全神贯注时就会希望自己可以做到最好。

我也认为这取决于从什么角度去看这种困扰,如果我是教练,我一定不想看到我的队员在我面前扔球拍或别的。

但从另一个角度看,我是运动员,我会在某个瞬间失控,因为我把所有情绪都放在羽毛球上。我也可能在没达到自己目标时失控。


林丹与妻子谢杏芳


羽毛球现在不是我的一切

澎湃新闻:如今外界都说林丹是一个特立独行的明星,文身、拍写真。你怎么来形容自己这种与众不同?

林丹:其实国家队里很多其他的运动员都有自己独特的性格和表现。我不知道为什么大家只注意到林丹的个性?目前我的确没发现和其他运动员相比,自己有什么不同。

我并没有比别人训练的多。但是我猜,对于有些人而言,一直拼到最后并赢得总冠军的,人们自然会发现这个人的独特和不同。因此,如果我没有坚持到最后,我可能也会和其他人一样。

澎湃新闻:那么羽毛球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呢?

林丹:这应该是我挚爱的运动。是的,我不能说这是我的一切,我大概以前会这么说,但现在我不会,因为我现在看事情已经更冷静和成熟了。

我还有自己的生活和家庭,因此羽毛球只是我生命的一部分——当然是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是我最爱的运动。



澎湃新闻:如果有一天你不再打羽毛球了,你会选择做什么?你会想象自己做什么?

林丹:目前我还没想过,老实说,距离里约奥运会的这一年半,我还是希望可以努力准备,因为不是所有中国运动员都可以有这样的机会代表国家征战四届奥运会。于我,这是至高荣耀。

我会为了这一目标努力,如果可以实现,这会非常非常美妙。其他的事我会顺其自然。


这里是澎湃新闻,谢谢你的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