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学中用第一人


来源:学术中国原创 作者:许毅达

编辑:学妹

本文为 学术中国 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如希望转载,请联系guozede1022。未经授权转载的,我们将按照《微信公众平台关于抄袭行为处罚规则》进行侵权申诉。欢迎您分享到朋友圈。



在中国近现代科学史上,有一位杰出的人物,他将毕生的精力献给了我国早期的科学技术事业。在他的带领和亲自参与下,研制出了我国第一艘以蒸汽为动力的轮船;第一艘排水量逾2800吨的战船;第一批兵工用工作母机;第一代近代枪炮、火药、炸药;他还创办了我国近代最大的翻译馆和一所科技学校。这个人的名字叫徐寿。


徐寿字生元,号雪邨,江苏无锡钱桥社岗人。生于清嘉庆二十三年(1818年),卒于光绪十年(1884年)。


徐寿自幼聪敏好学,对于旧式的“童子举”,非常反感,认为“无裨实用”,遂弃之,“专究乎致知格物之学 。潜心经史,旁及诸子百家。凡与格致有涉者,如数学、律吕、几何、重学、化学、矿产、医学,靡不穷源竞委焉”。他常说,科学的道理必须借助仪器来检验和获取,而制造这些仪器又必须依据科学的道理。正是基于这种认识,他很早就开始研究西方科技理论,并将主要精力用在实践上。他几乎倾尽了家资购买各种测量仪器、实验材料和设备,进行各种科学探索和科学实验。在他的同乡好友华蘅芳的协助下,于同治二年(1864年)制成了我国第一艘蒸汽机轮船。这艘轮船没有任何洋人协作,完全凭徐寿、华蘅芳及徐寿次子徐建寅精巧纯熟的手工工艺、手绘图纸,用简陋的机器设备制造而成。时任两江总督的曾国藩对该船大加赞赏,指示“将以次放大,续造多只”。1868年,徐氏父子又与华蘅芳一道设计制造了我国第一艘铁甲兵船“惠吉”号,排水量为600吨。以后又陆续制造出了排水量从600吨到2800吨不等的5艘战船。



次子 徐建寅


徐寿不仅擅长机械学、制造工艺学等,在近代化学、采矿、冶金、火药工业等领域也有很深的造诣。他首创了化学元素汉字译名原则,编写出第一部化学化工译名词典《化学材料中西名目表》。现在流行于世的钠、钙、锰、锌等化学元素的称谓都是出自他的手笔。徐寿不仅仅局限于翻译、研究西方科技理论,他的最大特点就是善于消化吸收,善于实践,善于将理论、实验与生产、制造、应用相结合。


徐寿学识渊博,兴趣广泛,勤于钻研。他通过对西方科学的研究,学习到许多先进的科学知识和科学技能,并将这些知识和技能用于实践当中。1862年,徐寿父子、华蘅芳制成了“劈山炮”、 “小枪”以及“群子”(群子是炮弹、枪弹的总称)。其中,“劈山炮”被曾国藩誉为“陆军第一利器”。他这样形容“劈山炮”的威力:“若食群子至五十颗以外,实无坚不摧。”1867年至1874年徐寿父子在江南制造局研制成功强水棉花药和汞爆药,仿制成功西方炮用粒状黑色火药和栗色火药。1874年,他们建成中国最早的铝室法硫酸厂,结束了我国不能生产硫酸,完全依赖进口的历史。徐寿还曾经建议“开煤炼铁”,“自设铁厂”,利用国内煤铁矿资源,采用西方技术创建自己的钢铁厂。为此,他还提出了设计方案,提供了大量的技术资料。他自己则利用所学亲自化验矿石中各种元素的含量。他还曾根据西方技术成功仿制了墨西哥银元。除此之外,他对音律、几何学、光学甚至医药学、政治、兵器等也有涉猎。


1881年3月,徐寿发表于英国著名的《自然》(NATURE)上的论文《一个升学定律的修正》,以他自己的研究和实验,对传统的声学定律“空气柱的振动模式”即柏努利(BERNOULLI)定律提出了质疑。《自然》杂志在发表此文时附加了编者按语:“我们可以看到,以真正的现代科学矫正了一项古老的定律,已经非常出奇地在中国发生了。何况这是用最原始的器具来加以完成的。”这个评语既是对徐寿的卓越才能的肯定,同时也是对中国人科学素养的高度评价。


由于徐寿具有科学头脑,他无论做什么事情,都不盲从,不迷信,敢于突破传统。对于几千年封建文化淀积而成的旧风俗、旧习惯,徐寿不仅嗤之以鼻,而且还极力批判。他声称:“无谈无稽之言,无谈不经之语,无谈星命风水,无谈巫觋谶纬。”在行动上,他坦然做到,“婚嫁丧葬概不用阴阳择日之法,四时祭祀专奉先祖而不祭外神,治丧不用僧道忏醮以及乐工鼓吹,营葬不用堪舆家言。居恒与人谈议,所有五行生克之说,理气肤浅之言,绝口不道”(出处同[1])。他的这番话,无疑是一篇破除迷信,追求真理的宣言书;他的这种行为,在旧时的中国是非常少见也非常可贵的。


如果说徐寿青少年时代对于科学的探求是出于兴趣和爱好,那么,到了中年和晚年,他的科学实践则处处体现出追求科学、救国图强的爱国主义精神。为了使中国人民摆脱愚昧落后,他极力主张学习现代西方科学技术。为了实现这一目的,他创建了学习、传授西方科学理论的格致书院(即科技学院)。他在给李鸿璋的建议书上写道:“格致之学大之可跻治平,小之可通艺术,是诚尽人所宜讲求,今日所当急务也。中国人才林立,智能不让西人,向特风气未开,素不究心于技末。”他在书中列举了采用西方技术对于提高兵器性能,开发国人潜能所产生的作用。指出:“华人已渐窥奥窍,成效昭然。”他在建议书中提出了建立书院的宗旨:“欲使人人通晓,而不虞日久日废弛,则必须有会集讲论之所,招集深思好学之人,随会学习,讲求参考,以冀将来艺学振兴,储备人才,施诸实用。”对于建院的目的,他写道:“设立格致书院欲中国士商深悉西国之事,彼此更敦和好。先在上海通商码头购地建院,以便访求新法格致机器小样,并购买泰西新出书籍,邀同西士讲解理法。盖以现在讲求之人尚少,不得不借才以为倡导。将来风气日开,人才愈众,再行推广,于各省会另设分院,自可无冀西人矣。”言语中流露出对中国科技人才的强烈渴望,对振兴中国科技和工业实力的热切企盼。与此同时,他和英国人傅兰雅(JOHN FRYER)共同创办了翻译馆。徐寿在谈到设立翻译馆的意图时说:“将西国要书译出,不独自增识见,并可刊印传播,以便国人尽知,必于国家大有裨益。”书院和翻译馆的建立,使西方现代科学思想和科学理论在中国的土地上得以传播,为清朝末期的“洋务运动”输送了大批人才,提供了理论依据。被誉为晚清思想界彗星的维新改良运动的斗士谭嗣同,就是通过徐寿等人的译著,了解到现代的西方科技。他从进化规律、物理学中的运动规律和化学中物质变化的原理中悟出了社会变革的必然性,从而提出“革古鼎新”的变法思想。


徐寿为了推广和传播西方科技理论,培养中国科技人才,呕心沥血,倾注了大量的心血。他在书院的创建初期,多方奔走,筹措经费,联络上层,求得支持。书院建成以后,他亲自制订规章,确立宗旨,改良教学,规划项目。为了发现和培养人才,他在书院首创了化学论文竞赛;平常,他 “与诸生日夕讲解”,书院在他的带领下,学术风气浓厚,注重实效,因此,“积久而功效愈远”。翻译馆则从创建初期到1912年停办,共计翻译了160种约40000部各类书籍,专业门类包括了数学、力学、机械学、化学、电学、声学、光学、天文学、地学、农学、矿物学、制图学、工程学、工艺学以及商学、医学、兵制学、兵学、船政学、史志、政治等等。而仅徐氏祖孙五人(次子建寅、三子华封、孙家保、尚武)就译书66部、著作27部(篇),校书9部,共计102部(篇),约744万字。然而,由于当时的社会局限,徐寿等一批爱国知识分子这种朴素的“科学救国”热情,不啻于杯水车薪,不可能对衰败的清王朝产生任何复兴的作用,本为“师夷长技以制夷”的洋务运动,终因清政府的昏庸没落而告完结;康有为、梁启超和谭嗣同等领导的维新变法也只不过在中国近代史上演绎了一出短暂悲剧而匆匆结束。


光绪十年(1884年9月24日),徐寿终因积劳成疾,带着一个未圆之梦,一个富国强民之梦,病逝于上海格致书院。


今天,我们缅怀这位中国近代科学的先驱,对于弘扬爱国主义,振奋民族精神和崇尚科学、追求真理,必将起到积极的作用。徐寿一生的伟大实践也能为我国在新的世纪进一步扩大开放,实施科教兴国战略带来有益的启示。


学术中国
「民间第一学术共同体」
订阅号:xueshuzhongguo
合作微信:guozede1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