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热议多年的民生难题终于在年终岁尾有了重大突破。

  我国将推进机关事业单位养老保险制度改革,建立与城镇职工统一的养老保险制度。这意味着,近4000万机关事业单位人员养老将告别“免缴费”时代。

  改革的基本思路是“一个统一、五个同步”。“一个统一”,即党政机关、事业单位建立与企业相同的基本养老保险制度,实行单位和个人缴费,改革退休费计发办法,从制度和机制上化解“双轨制”矛盾。“五个同步”,即机关与事业单位同步改革,职业年金与基本养老保险制度同步建立,养老保险制度改革与完善工资制度同步推进,待遇调整机制与计发办法同步改革,改革在全国范围同步实施。

  如果顺利实施,不仅终结了备受社会诟病多年的养老双规制的积弊,彰显了公平正义,更为刺激消费、扩大内需打下更牢固基石——按照国际惯例,政府每向社保投入一元钱,将有望产生十元的消费。

  与之呼应,改革方案提出,养老保险制度改革与完善工资制度同步推进,于是各界关于公务员工资上涨的揣测升温,其中不乏忧虑和质疑。

  在官方公布的700多万“吃皇粮”的公务员队伍中,的确存在收入不均的现象。专家指出,一些基层公务员每月2000余元的收入,还要自己艰难地负担各项社保缴费。对此,一方面应优先提高西部公务员和基层公务员的工资水平;另一方面应整体建立公务员职务与职级并行制度,使基层公务员获得收入的上升通道,名正言顺地涨工资。

  不过,即使中央下定决心啃“养老并轨”这块硬骨头,但具体实施的难度仍超乎想象。

  养老并轨的第一个难题是“统”。中国现行养老制度除了体制内外的大双轨以外,还存在着内部的差异,细分之下,包括公务员,事业单位职工,国企职工(买断工龄的和正常退休的),民企职工,军队,农民和自由职业者等,分别享有不同种类的养老待遇。因此,想一步到位将所有人纳入统一的社保体系显然不现实,需要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期间充满复杂尖锐的利益博弈。

  此次并轨无疑从顶层设计入手,立足公务员养老社会化,将3600万事业单位职工与企业职工实现养老接轨。这需要突破三大难题:体制内的公务员过去从未自己缴纳过养老金,自然也没有什么结余,如何重建与社会接轨的养老体系是个考验;体制内的事业单位存在“老人”和“中人”和“新人”,前两者都有社保并有持续缴费的年限,如何统筹安排还需要有关部门后续出台相关细则加以明确;最突出难点则在于目前公务员不用缴纳养老金却能享受到80%甚至90%的养老金替代率——即退休金约为在职工资的八九成;事业单位职工缴纳养老金但替代率比企业职工高;企业职工一直缴纳养老金,养老金却只有在职工资的约四成。

  并轨以后,会大幅提升企业养老金水平吗?

  恐怕,这只是一个美好的愿景而已。

  养老并轨的第二个难题便是“钱”。2013年,全国19个省级地区出现当期职工养老保险基金收不抵支,缺口共计1702亿元,需要中央财政补助;其他13个省级地区当期收大于支,基金结余4042亿元。此外,统筹层次低拉大了各地在缴费和待遇水平上的差距。调研报告举例称,2013年四川省和浙江省的职工养老保险单位缴费率分别是20%和14%,而月人均基本养老金分别是1525元和2500元。省份内不同地区的差距也很大,广东省韶关市和深圳市的职工养老保险单位缴费率分别是20%和13%,而月人均基本养老金分别是1744元和3635元。

  另外,2013年底职工的五项社会保险基金累计结余4.2万亿,加上城乡居民基本养老保险、城镇居民医保、新农合的基金结余共约4.6万亿。2007年至2013年社保基金年均收益率2.2%,远低于同期居民消费价格指数3.8%的涨幅,资金贬值严重,各地对此反应强烈。关键症结在于社保投资渠道狭窄,按现行政策规定,社保基金在留出一定金额用于当期发放后,应全部用来购买国债和存入专户。各地购买的国债数额有限,90%以上的社保资金都是以银行存款形式存在,其中活期存款接近一半。与此同时,社保基金尚未建立专业化的投资体制和市场化的运营机制,而资金贬值已经严重影响了参保积极性和待遇水平。

  在钱紧并缺乏快速收益预期的情况下,3000多万事业单位职工养老金替代率逐步下调便成为现实选择。有专家建议,通过8年到10年时间,将机关事业单位与企业的养老金替代率水平逐步拉近至只有10%至20%的差距。

  世界上最难的改革就是让既得利益者放弃已长期享有的超国民待遇。因此,要集体拉低事业单位职工养老待遇,走向社会化养老通衢,除了和公务员一起适度加薪对冲矛盾之外,根本之策在于加速事业单位改革,推动其进军市场的步伐,为国家财政减负。

  当下比较容易实施的是公务员加薪。基层公务员收入偏低,亟待改善工资福利待遇也是不争事实,但结合当下简政放权、回归市场的改革刚刚取得一定成果,但尚难宣布大功告成,政府机构庞大、职能繁杂、冗员充斥的现实严峻,加上经济增速放缓、财政增速下滑,如果在此背景下启动公务员加薪必遭民意抵触,加剧矛盾。因此,加薪之前行政体制改革提速,官场减员增效全面推动,尽快建成法治政府和服务型政府之新局,为公务员加薪创造更宽松合理的前提。

  公众最大的隐忧是:本来公务员加薪是为养老并轨创造条件,但最终演变为养老并轨成了公务员加薪的“借口”。如此,则严重违背民意及万众瞩目的社保变革的初衷。

  但愿这只是杞人忧天。

  目前启动的养老并轨及全面实现社保公平,是最受关注也是最温暖人心的变革,惟愿最终成为全社会的福音。(来源:新华网 思客 作者:石述思)

关于思客 sikexh(←长按复制)思客(sike.news.cn),新华网倾力打造的思想传播与跨界智库平台。我们在这里,与您一起,发现思想力,成就影响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