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曦


12月18日至22日,山西省委书记王儒林在阳泉、晋中、长治、晋城等四市就反腐败斗争和干部队伍建设情况等进行调研。


在晋城调研期间,王儒林来到陈廷敬的故里晋城市阳城县北留镇皇城村。陈廷敬是中纪委书记王岐山曾推荐的《大清相国》一书的主人公。


作为对比,王儒林在调研期间的一次座谈会上说了这么一段话:“晋城高平作为县级市,因为塌方式腐败的样本,成为全国全社会关注的热点和焦点。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今年以来,组织上先后对高平市两任书记、四任市长王树新、谢克敏、秦建孝、杨晓波(王树新、谢克敏由市长提任书记——编者按)立案查处,而且2001年以来高平市原人大主任、纪委书记、组织部长、副市长、市长助理以及多名县局级干部被查,是典型的‘前腐后继’,涉案人数之多、涉案人数之巨、所涉问题之严重,令人触目惊心。高平系列腐败问题成为系统性、塌方式腐败问题的一个典型代表,严重败坏了高平的政治生态、严重损害了党的形象和人民群众的利益,而且高平所在的晋城市是以清廉正直闻名的大清相国陈廷敬的家乡,更让人痛心、更值得深思。”


这个令王儒林痛心,让一代名相陈廷敬故乡蒙羞的高平官场,究竟发生了什么触目惊心的事呢?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带你一探究竟。


高平市隶属于晋城市。


今年以来被查处的山西贪腐官员不少于47人,根据山西纪委官网“案件查处”栏目的梳理,山西已有7个地级市查出贪腐官员,晋城更是以12人居首。而晋城的12名贪腐官员中,与高平相关的就有5人。


3月6日,中国共产党新闻网发布消息,山西省监察厅副厅长谢克敏涉嫌严重违纪,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谢克敏曾历任高平市长、市委书记。


4月3日,山西省纪委宣布了时任高平市委副书记、市长杨晓波严重违纪,正接受调查的消息。11月26日杨晓波被“双开”。


9月25日,中央纪委网站公布消息,山西省晋城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王树新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正接受组织调查。王树新曾历任高平市长、市委书记。


11月17日,山西省纪委宣布高平市委常委、市纪委书记张俊明接受组织调查。


11月26日,山西省纪委宣布原高平市长秦建孝,利用职务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财物,且数额巨大,情节严重。山西省委批准,决定给予秦建孝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处分;其涉嫌犯罪问题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


上述几人自2001年以来先后成为高平市的主政者。


其中踏足高平官场最早的是王树新。


山西省晋城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王树新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正接受组织调查。


根据公开简历,2001年8月,王树新从晋城市委第一副秘书长(正处)调任高平,任高平市委副书记、代市长。2005年7月,王树新担任高平市委书记。一年之后,谢克敏从相邻的陵川县调任高平市委副书记、市长。2008年10月,王树新改任晋城市副市长,离开高平,谢克敏顺位接替,成为高平市委的“一把手”。2009年,谢克敏不再担任高平市长,秦建孝接任。2011年5月,秦建孝调任外地,杨晓波接任。


2014年,上述两任高平市委书记、四任市长尽数落马。不过,出乎外界的意料,这几名贪腐官员虽然一起共事多年,却有着公开的矛盾,而一旦自身难保,更争相“咬”出对方。


今年8月,《中国经济周刊》刊文“山西高平三任市长半年内先后落马:均涉煤炭利益”,道出了一些普通老百姓难以知晓的高平官场内幕。


位于山西省东南部的高平,由于境内蕴藏有丰富的煤、铁资源,被誉为“煤铁之乡”。


《中国经济周刊》上述文章称,谢克敏上任后,恰逢煤炭的黄金时代,高平市财政总收入连续7年在晋城市名列第一。2012年,高平市财政总收入达到历史高峰——42.31亿元,县域经济综合竞争力在中部百强县中位居第31位。谢克敏落马后,当地流传的版本较多,一种“主流”的说法是,谢在担任市委书记期间与该市原人大常委会主任李晚富关系紧张,双方疑因煤炭利益产生矛盾。2011年底,李晚富被开除党籍与公职;一年后,李晚富被判处有期徒刑10年6个月。许多官场人士一直怀疑李晚富的获刑与谢有关,而此次谢的被查亦被认为有李晚富家族的“功劳”。


除此之外,高平多位消息人士猜测,谢克敏被查最直接的原因是其“后台老板”山西省委原副书记金道铭的倒台。


这7年,高平煤炭资源整合贯穿其中,多数民众认为谢只顾自己闷声发财、捞政绩,没有为老百姓办多少实事,“让高平错过了最佳发展期”。


“好像就搞了个集中供热。”在高平市文化活动中心,一位市民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抱怨,“他手里修的‘三馆’(文化馆、图书馆、博物馆)广场也是原来的规划,世纪大道、神农路还是原任领导干的,他就是把名字改了改。”


原高平市长秦建孝


秦建孝虽然担任市长的时间较短,但多位接近晋城官方的人士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猜测,秦建孝此次被调查根源仍在高平,可能牵涉煤炭利益。


2011年5月,40岁的杨晓波从晋城市城区区委常委、宣传部长的职位擢升高平市市长,在多数官场人士看来,这位没有任何基层工作经历的宣传部长直接晋升市长的并不多见,也不合常理。而其 “1971年出生,1991年参加工作,研究生学历”的履历,也被网友多次质疑档案造假。杨晓波担任市长期间,高平煤炭资源整合已告结束,由于煤炭形势一路下行,杨希望借助房地产开发来提升自己的政绩。


上述《中国经济周刊》文章介绍,据消息人士透露,在杨晓波担任市长的3年时间里,她与时任市委书记谢克敏的关系势同水火,工作中屡有抵牾。谢克敏的强势在高平人尽皆知,但“美女市长”“遇强则强”的行事风格也出乎所有人预料。


对于杨晓波的落马,晋城市及高平市多位接近官方的人士对《中国经济周刊》称,由于关系不睦,谢被调查后揭发杨晓波的可能性较大,杨疑因为其丈夫所在的公司谋取不当利益被查。据称,杨晓波丈夫为晋煤集团下属宏圣公司负责人,杨晓波在位期间,这家以建筑为主营业务的公司在高平涉足了煤炭业务。


杨晓波被调查后,其高平往事中“与多名上下级长期保持情人关系”成了许多人茶余饭后的谈资,主政期间的功过似乎已很少有人提及。


而王儒林在讲话中提到的其余一些高平官场落马官员,也曾“名动一时”。


据山西省纪委下辖的《正气》杂志2002年第1期《一曲红与黑的变奏》一文介绍,2001年5月2日,山西省第一个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案在高平市一举告破,首犯宋魁祥(外号“黑猪”)及其犯罪集团72名成员相继落入法网。“黑猪”被抓,这在高平市乃至晋城市轰动不小。


《正气》的报道称,当时的晋城市委常委、组织部长张喜来,高平市委常委、组织部长赵玉忠,高市市长助理郜和平等人,充当了宋魁祥黑社会性质犯罪集团的“保护伞”。


当宋魁祥被抓获后,张喜来、赵玉忠、郜和平多次在一起商量对策,寻找退路。


山西省纪委查证,1999年至2001年,张喜来多次专程到澳门、潍坊等地打老虎机参与赌博,宋魁祥先后3次送给张喜来6万元。调查中还发现张喜来有巨额财产来源不明及贪污公款等问题。


山西省纪委同时查证,1996年至2001年,赵玉忠利用职权为宋魁祥谋取不正当利益活动、帮忙,并收受宋魁祥送的现金2万元。赵玉忠还多次应邀陪同张喜来到澳门、潍坊打老虎机参与赌博,假借出差名义将所花费的费用在单位报销,共贪污公款29174.7元。赵还多次嫖娼。


1995年和1997年,郜和平先后两次收受宋魁祥贿赂1.5万元。1996年3月和1999年上半年,郜和平应宋的要求,为宋承包大坡沟村办煤矿和承揽南阳煤矿井下采煤工程进行“活动” ,为其谋取利益。1999年1月,郜和平利用高平市开发办主任职务之便,弄虚作假从财务报销宋魁祥的票据,偿还本人向宋借款1万元。


2001年10月19日,山西省纪委在太原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张喜来、赵玉忠、郜和平等人,全部开除党籍和公职。司法机关已对其依法逮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