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师多年,每次给学生写评语或是推荐信,最不愿意写的就是所谓“刻苦学习”。但是很多家长却特别在意评价中有没有这个“刻苦学习”,好像不写上这一句,他的孩子品格就有缺陷似的。可是我一向反对“刻苦学习”,反对“发奋读书”,更不用说什么“头悬梁,锥刺股”头悬梁、“囊萤映雪”之类。

  看从古到今有关读书学习的种种说教,我终于有所发现:原来我们中国科学技术与经济的落后,乃至于文化文明的落后,很可能与中国人把读书学习当做苦事有关。因为读书被当成了苦事,人们也就耽于玩乐,怕动脑筋,久而久之,愚昧落后的种子就扎进灵魂深处。

  功利地读书,也和“苦读”意识有关。因为读书被当做苦事,所以只能以利诱之。古代“读读读,书中自有黄金屋;读读读,书中自有千钟粟;读读读,书中自有颜如玉”。名利之外,还有色诱,全被作为交换的筹码,如果再和“学而优则仕”或“仕而优则学”相结合,则读书不辍,有如十项全能,在社会上可以立于不败之地。于是始有苦读之徒,上演“悬梁刺股”、“囊萤映雪”的活剧,不是把读书当做血淋淋的广告把戏,就是把它弄成呆呆的时尚演出。  

  我自己从来没有“苦读”过,我也一向反对把读书当做苦事。我读书,是因为喜欢。而正因为喜欢,也就根本不存在所谓的“苦”。我认为如果视勤读为“苦”,那简直是对书的侮辱,对学习的侮辱。我对这本书有兴趣,可以废寝忘食,废寝忘食是因为心中有乐,而非衣食不继或是精神失常。我十岁时一天看完十几万字的长篇小说,看完后发高烧。家人以为我是为了及时归还图书馆,抢着读完,劳累过度;其实不然,我只是太想知道人物的命运,太想知道后来发生了什么,与“苦读”全然无关。在我看来,如果把读书当做苦事,肯定学不好。 

  因为有着对知识的渴望,因为太想知道事物的究竟,因为想要得道受业解惑,因而凭着自己的兴趣选择了准备读的书,这些,都是你想要的东西,求仁得仁,何苦之有?  

  钱理群教授在回顾读书生活时说:“做任何事,刻苦的结语常常是两个字——及格;兴趣的结语常常也是两个字——出色”这是我们应当记住的教育常识。(来源:“悦网美文日赏”公号 作者:吴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