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nnie Cleo Andersen是三个孩子的母亲,他们中最大的已经16岁了,而最小的只有6岁。同时,她也是丹麦东部小镇的一位性工作者。“我想寻找一个不是那么典型的性工作者来拍摄,也就是一个有家庭,过着‘正常’生活的女性工作者。所以我就找到了Bonnie。”摄影师Marie Hald这样说起自己的拍摄初衷。


在接下来的几年里,摄影师跟随着Bonnie,用镜头记录下她生活与工作的一切细节。“Bonnie同意与我合作,是为了向世界证明她是一个完整的人,而不仅仅是一个妓女。她生活中最首要的目标还是成为一位好母亲。”


以下这组图片,展现了Bonnie在一天内扮演的所有角色——母亲、朋友、性工作者和人。这些图片的背后,也藏着她所要经历的挣扎、痛苦与爱。


Bonnie Cleo Andersen在18岁时成为了一名性工作者。那时候她很需要钱,便和朋友一起尝试了这份工作。第一次工作时,Bonnie感到羞耻与不快。但为了钱,她一直工作到了现在。


工作时,Bonnie称自己为Patricia,这是她将自己与职业区分开来的方式。


Bonnie生命中唯一重要的事情就是她的孩子们。她希望,比起自己,孩子们能拥有一个更好的童年和人生。她14岁的孩子Oliver交了一些坏朋友,并惹了不少麻烦。因此,Bonnie决定将他送到加勒比地区的寄宿学校。


Bonnie六岁的小儿子Noa以为自己的妈妈是女管家,而她另外两个大孩子,包括他们的学校、社区和朋友都知道Bonnie的真实职业。孩子们常常因此受到各种欺凌。


当孩子们都睡着了,Bonnie便能休息下来。她会抽着烟,写下第二天的计划。


在Sealand的一个小镇里,Bonnie拥有自己的“工作室”。在那儿,她每天从上午九点工作到下午四点。完成一天的工作后,她会去接孩子们放学,然后和他们一起回到另一个小镇,回到她真正的家里。


教堂里,儿子Oliver正在接受坚信礼。Bonnie的身边站着她的母亲、继父、大女儿和朋友。Bonnie的童年记忆糟透了,父母带她去酒吧而不送她去上学,并且在她很小的时候,爸爸就因为谋杀罪而被判入狱。


全家人为庆祝Oliver的坚信礼而举行了派对。Bonnie和她最好的朋友在跳舞。


孩子们放学回家后,Bonnie会陪他们玩耍


刺青对Bonnie有着特殊意义,她用刺青记录下自己生命当中的重要回忆,她不觉得这很痛。这是她最新的刺青——十字架项链。


如果做其他工作也能赚到同样多的钱,Bonnie愿意换一份工作。她感到自己没有尊严,她的身体也要承受很多痛苦。但她认为自己的工作是最好的,她喜欢将享受与快乐带给客人们。


Bonnie正在与Oliver告别,他将启程去加勒比的寄宿学校了。


Bonnie不希望她的孩子们将来也踏入性工作中。但如果他们也作出了这个选择,Bonnie会帮助他们,避免他们再一次经历那些她曾经受的痛苦。


(图文来自Huffington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