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财经评论》)春节刚过,国家发改委宣布,从4月1日起,将工业、商业等非居民用天然气的存量气和增量气门站价格并轨,同时试点放开直供用户用气价格。虽然此次调整针对的是非居民用气,但这是调整意味着天然气改革又向前迈出一大步。天然气价格改革释放出哪些新信号?能否打破垄断格局?让市场有更大的话语权将给能源市场带来怎样的新变化?



  什么是存量气增量气价格并轨?


  张鸿(央视财经评论员):通俗得讲,存量气就是老气,原来用那么多,你原来吃饭你比如吃两碗,那你这两碗就叫存量,然后突然你今年长身体了,你又要多加半碗,多加这半碗就叫增量。我们这个价格改革它不能一步到位,所以原来我们说三步走,这是2013年说的,三步走,三步走正好这人算不如天算,就相当于打篮球三步上蓝,你正好一步两步,到第三步该上蓝的时候对方一下摔倒了,什么摔倒了?就是这个价格,国际上原油价格,可替代的这些能源价格开始降下来,这样降下来给咱们这样一个改革,因为我们改革如果要是,如果它的不降下来的话我们到最后会怎么改呢?就是存量的往上追,已经追了两次了,每次涨4毛,每次涨4毛,如果那个价格还是高的话我们就还得再往上追,那样的话价格就上去了。但是现在整个的价格,就是增量的,因为增量是参照我们国际上这些价格的,就是可替代这些能源价格,它现在在往下降,它往下降以后这个你只需要涨4分钱它还在往下降,这新增的这个还在往下降,本来两个现在差4毛8分钱,这个降了4毛4,这个涨4分钱就可以了,原来存量叫计划价,增量叫市场价,现在就一个价。


  并轨带来了什么?


  马光远(央视财经评论员):我觉得最大的好处让我们看到未来整个天然气价格改革的这种市场化方向,而且我们抓住了一个很好的时间窗口,就是张鸿讲的,如果前面有一个防守你的大个子,你这么上蓝不一定能够上去,这个大个子突然跌倒了,那么跌倒以后意味着你可以轻松地上蓝。所以我们看到每一次中国垄断领域的改革,所谓的时间窗口,一是天时地利,这个天时地利指的是什么?就是这一次,包括原油在内的,包括与天然气这个相应的这些替代能源价格大幅度下降,给我们提供这么一个窗口,那么最后形成一个价格,这一个价格的意义在什么地方?就是为下一步天然气领域整个的这种市场化铺平了道路。那么未来无论,我们现在看到第一步是把这个大用户这个价格,你可以直接跟它供气的,你可以直接跟中石油进行谈,那么下一步我们相信如果供应者增多的话,不仅仅大用户,我们小用户,一些小的用气的企业也可以参与谈判,那么最终形成整个价格都市场化。



  天然气价格市场化


  张鸿:因为市场形成的价格相对来说更合理一些,所以发改委说,说我们最终目标是什么?是放开气源价格,我不管了,我管什么?管这个管道,因为自然垄断的,这个配气价格这也是垄断企业的,这几家垄断企业我得监管。形成价格这个,市场能形成它就形成。所以让我想起了我们已经很久不提的两个词,一个叫放开,一个叫搞活。就是放开什么?放开,你看我们循序渐进,刚才我们说了先区分这个存量和增量,然后我们在一些地方也试点了,先是局部试点,所以有一些省份,已经试点的省份你会看到它的存量的气其实不需要涨4分钱,只需要涨2分钱就可以,因为它前面已经试点了。还有最后就是形成大家都和,像现在的增量气一样和国际上的可替代这些能源的一个接轨,相对来说一个接轨,这样的话它就完全市场来形成了,和国际市场也接轨了。


  那搞活是什么?就是我们这些价格形成,这些都是商品,它形成还需要这个市场更充分地有一个交易的市场,所以我们从去年底在上海有一个石油天然气的交易市场,现在是现货,未来可能还会有期货,我们知道期货,现货,这个市场本身它就有一个发现价格的功能,所以会让价格形成它就更市场化,或者是更多的,甚至资本都有博弈,那样的话它可能会更合理一些。


  能源价格距离完全市场化有多远?


  马光远:我觉得第一个就是我们现在讲就是说这个放开,放开价格,放开价格仅仅指的是政府不管了,说你爱怎么样就怎么样,但是爱怎么样就怎么样不见得是市场价格,为什么?如果供应的只有一方的话,那它有完全的定价权。比如说这个价格就是中石油来决定的,没有别的竞争者,没有别的供应者,那就是我说了算,所以除了这个价格政府不管,这么一个关键的一步走开之外;第二步是什么?第二步是放开准入门槛。比如说你张鸿供应天然气,我也供应,你也供应,我们三方供应的话,那么其他人就会议价,用电大户,钢铁企业来说我跟沈竹谈,我不跟你俩谈,为什么?她价格低一点,但是我们想只有一家就不可能。所以这次改革里面大家不要仅仅看价格两个字,更应该看到这个市场结构的变化,那么国家发改委在谈到的时候说,我们这个放开价格是第一步,那么下一步要吸引民间投资进入,要增加更多的供应主体,你有天然气,我有页岩气,我有别的,那么主体多了以后整个市场才能形成。所以我们说第一个,政府不管价格是第一步;第二个,上海搞一个交易中心是第二步;最关键的一步是什么?市场主体多元化。


  价格改革在提速


  张鸿:我们其实去年已经说的很清楚,就是价格改革是我们整个这个经济改革当中一个非常重要的一个部分,就是它其实很多时候它撬动了其它的这种经济的这个整体改革,它非常关键。关键我觉得有几点,就是我们老百姓一听说价格改革就觉得是不是要涨价,就很担心。这里面有几点,我们现在事实上在执行过程当中也是这样一个循序渐进过程,包括刚才我说的天然气的价格改革。尽量第一,我们选择不影响基本生活,所以你刚才说的这些它没有涉及到我们,尽量没有涉及到我们的这个基础的公共这些产品的价格,虽然这些很多也是垄断的,但是现在还没有,因为它可能会影响到民生,影响到老百姓正常的生活成本;第二,要尽量不要大起大落,为什么我们刚才一直说正好它的价格出现在这里,正好改革起来相对来说成本会很低,因为你如果要是国际上能源价格还在天上飘着的话,你这时候改就意味着要追它,你要追它的话那整个成本又会上去,所以我们要选择什么?选择相对来说那些已经市场化比较充分的一些环节和行业,比如说刚才我们提到的,就是为什么直供的一些工业制造业它可以在天然气上可以这个给它放开,就是因为,第一,它自己有了大概议价能力,因为它是大户,直供它的一定是大户;第二,它不光是自己有了议价能力,它面对的议价方多起来了,多元了,这样的话就上游很多已经有一些充分,相对充分的竞争了,所以我们现在可以把这一块也慢慢地放开。


  那还有就是我们成本上升以后,我们要寻求一些财政支持,包括你刚才说的,就是比如说低收入人群我们要给他,那还有就是企业,有一些企业在这种价格改革过程当中它的成本是上升的,你比如说刚才我们说增量和存量,如果用增量气比较多的那些企业,那可能它就会面临着成本的上升,虽然上升幅度不大,但是它面临上升,那怎么办?我们起码对这些小微企业,其实和对人是一样,对那些相对弱势的我们要给他们一些,昨天咱们仨聊的,我们俩聊的,其实就是这样一个题,就是我们怎么减税,通过这个降费减税来保证这些企业也不受到影响。


  马光远:我觉得最重要的是大家应该看到一点,就是在所有的资源配置的机制里面,其实最好的机制仍然是价格机制,通过这个放开价格,通过放开市场主体以后,你最后发现那个你担心的高起来的价格它下来了。所以对于绝大多数的人群,绝大多数的主体来讲,应该能承受这个市场价格,当然我们说一些特殊行业,一些特殊人群,那么他的这个用气也好,他的资源使用也好,那么有另一套机制,比如说通过补贴,通过这个比如说特殊的价格机制等等来保证供应,但是我们应该看到绝大多数的价格应该通过市场来,诸如此类这种价格本身完全市场可以决定,而且不影响任何人。所以我觉得我们的中国的真正的市场化机制改革,事实上从价格闯关开始的,我们看到改革经过30多年以后,我们仍然在价格问题上作文章,说明什么?价格非常重要。所以我们看到那么当改革进入攻坚期以后,我们事实上可以对所有的政府管理的价格可以进行梳理,那些已经供应主体完全实现市场化的,价格就应该完全放开,那么价格放开以后对一些特殊群体的影响我们通过政府这个补贴机制来进行解决,完全可以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