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一言

几乎所有的爱情都以“你好”开始,以“你好坏”升华,以“你好牛”进入高潮,以“你好吗”衰弱,以“你还好吗”结束。——麦家


来源:占豪(zhanhao668)

http://url.cn/YBVdGf



天和今天,微博、微信都被柴静和她的纪录片《穹顶之下》刷屏,个人也收到大量朋友询问关于这部纪录片看法的私信。由于忙,昨晚只大概浏览了下文字精简版,今天下午才将视频认认真真、仔仔细细地看完。看完,也觉得该写点什么了。


个人眼中的柴静与《穹顶之下》


柴静蛰伏一年后,带着一部《穹顶之下》进入公众视线。这部纪录片,上网一播即大火特火,据报道一天播放量达5000万次,社会效应非常巨大。在网上,关于这部纪录片和其人的争论霎时间充斥网络每个角落,各方视角不同,褒贬不一,争论不休。


关于柴静,最早看其节目是在十多年前,《新闻调查》做得非常好,也看过很多期。后来其离开《新闻调查》办的新节目《看见》不太对胃口,关注减少。


总体说,个人对其人没有偏见,对其主持的《新闻调查》节目很认可。个人对他人私生活没有任何兴趣,故本文也只谈个人对节目看法。


《穹顶之下》这部纪录片无疑是一部好的纪录片,因为这是个人迄今为止看到关于霾最好的纪录片。纪录片把霾根源说得非常清楚,有数据、有脉络,提到的一些治理措施也很有建设性。所以,就个人而言,总体对这部片子持肯定态度。


但是,这部纪录片中个人认为也有不妥之处。譬如,篇首以其女儿未出生即长肿瘤作为切入,然后直接代入到雾霾,这使观众直接将雾霾和肿瘤联系到了一起,很容易引起观众的误解并给大众造成误导。


从医学上讲,没有任何证据表明,霾和除肺癌意外的癌症或肿瘤相关,和胎儿的良性肿瘤生长相关的可能性会更低,因为胎儿和外界还隔着母体。


相比霾对胎儿的影响,母亲的身体情况应该影响更大,而影响母亲身体情况的因素就太多了,雾霾恐怕在其中占比是很小的。从统计学角度观察,也没有任何数据证明两者相关。当然,也没有什么临床证据来证明两者联系。


我们知道,雾霾可能是导致肺癌发病率上升的因素之一,但迄今没有任何数据或临床证据证明霾天与除肺癌之外的其它癌症有任何关联。


事实上,导致当前癌症发病的因素很多,绝非仅仅因为环境问题。人口寿命的延长、抽烟、城市工业化、农村城市化、环境污染及生活方式的不良化,都是导致肺癌及其它癌症发病的重要原因。


譬如,纪录片中的数据称过去30年内我国肺癌死亡率上升465%,近10年肺癌发病率增长300%,但哪怕如此我国的肺癌死亡率也刚接近发达国家水平(在所有肺癌患者中,人口寿命延长、抽烟、霾都是重要原因,其中对于烟民来说,抽烟危害应大于雾霾,而在上述三个肺癌诱因中,人口寿命延长应该是重要原因,因为癌症在年龄大的老年群体中发病率最高)。


更令人吃惊的是,印度和中国都是污染大国,但在癌症发病率中都排不进世界前十,排进世界前十的癌症发病率国家全都是好山、好水、好空气的国家。


根据2011年英国发布的数据,癌症发病率前十名的国家分别是丹麦、爱尔兰、澳大利亚、新西兰、比利时、法国、美国、挪威、加拿大和捷克(如下图),这里边除了捷克相对落后外,其它都是空气新鲜和水污染少的西方发达国家。



中国大陆在世界的排名第几呢?50名之外,每十万人211人患癌。


如果这样的数据还不够有说服力,那么我们再看看国内地区的排名。2012年,中国癌症发病率前十名的地区是:第一名:青海;第二名:宁夏;第三名:甘肃;第四名:江苏;第五名:上海;第六名:浙江。污染最严重的河北排第17名,霾天严重的北京排第23名,天津第22名。全国三十多个省直辖市自治区,霾严重的北京是全国癌症发病率最低的地区。


谁都喜欢好山好水好空气,而且污染肯定对身体有害,也会是癌症诱因,但癌症成因复杂,并不能简单和污染直接划等号。作为严肃的新闻纪录片,由胎儿肿瘤切入容易引发争议。如今,这一点恰成网上争论重点。


就新闻传播学和营销学角度而言,选择这一切入点显然是一个可以引爆眼球的好噱头。因为,未出生的胎儿、肿瘤、母亲、爱······这些关键词合起来本身,就能很快形成人的情绪化学反应,然后再和一直吸引着公众眼球的PM2.5问题结合在一起进行二次化学反应,会带来更强的心理冲击。


单就新闻传播和营销角度说,这种选择没有任何问题,因为它能带来很强的社会冲击力,能起到传播这部纪录片的社会效果,这次噱头就是成功的。但是,如果从新闻纪录片角度说,这又使得这部片子因此在严肃性和严谨性方面打了折扣,从而损害了这部纪录片的权威性。


客观地讲,也许没有这部分,这部片子或许就不会产生那么多争议,大家可能会更理性看待这部纪录片,也会更理性地反思雾霾的治理而不是争吵。


就纪录片本身而言,柴静用数据和现实告诉我们,我们生活在一个充满霾的“穹顶”之下,她给我们阐述了这个“穹顶”成因的根源,这对让公众认识雾霾有很大的好处,也能引发更多公众关注环保和生态,会促进我们的社会进步。所以,个人认为这部纪录片有很好的积极意义,应该肯定。


但是,就像柴静纪录片中描述的那样,雾霾严重不是从今天才开始的,10年前其《新闻调查》拍的山西的纪录片,就给我们呈现了远比现在很多大城市都严重得多的雾霾天。而早在20年前,笔者生活过的一个省会城市,雾霾就已很严重。那时,早起去学校,天就是雾蒙蒙的,原因是几公里外有发电厂。只是,那时候我们不叫它霾,而称作雾,更不了解霾的危害。


霾不是一天、一年形成的,也不会一天、一年消失,我们必须想办法解决它,其他国能解决,相信我们也能解决。我们的人生活在雾霾严重的“穹顶”之下,如果我们的思维也在这“穹顶”之下,恐怕雾霾问题将永难解决,甚至可能因此毁了我们的社会发展和进步。


要想解决雾霾问题,我们应该超越雾霾本身,去追根溯源,探寻雾霾与经济发展和社会进步的逻辑关系,找到一条既能很好地保护环境,又能维持经济发展和社会进步的可持续的发展道路。


只有那样,才是根治雾霾的解决之道。更直白点说,就是我们必须将我们的视角拉高到雾霾“穹顶”之上,超越雾霾看雾霾,超越雾霾看社会的进步和发展,才能真正更好、更快地从根本上解决雾霾的问题。


本文转载自公众号占豪(zhanhao668)的文章《穹顶之上——柴静、雾霾、环保与发展》之上半部分。由于篇幅过长,未转载该文下半部分针对雾霾、环保和经济发展之间的关系的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