澎澎 湃湃|文


鲁迅曾经说过,红包就像海绵里的水,只要愿抢总还是有的。


春节期间的红包大战,延续到了上班。南方地区不少企业在重新开工的当日,向员工派送红包,象征大吉大利、生意兴隆,这种风俗称之为“开工利是”。比如著名的鹅厂:


大年初八,Pony马身着一袭红装,亲手给员工发红包。排队“抢红包”的队伍则从39楼排到了1楼广场,连起来可以绕赤道好几圈。


澎澎:为什么他们还要现场排队,提倡电子红包的不就是这群人吗?


湃湃:人家企鹅的微信是给公众用的嘛,不好意思用来干私活,可能担心被投诉“公车私用”。


头可断,血可流,开工红包不可丢。如果不发红包,就没有心情工作,不工作就要失业,失业影响社会稳定,社会不稳定就阻碍民族团结,甚至影响世界各国人民友好相处。意大利人里皮因为没有拿到红包,春节后就辞职了。


沙特国王就深谙此道,为庆祝自己加冕,沙特新国王萨勒曼向国民派发了210亿英镑(约等同于2000亿人民币)的“大红包”来收买人心。红包金额相当于两个月的工资,预计300万人受益。


马云,思聪,你们看看人家!


澎澎:湃湃,你重新开工时,领导给你发什么了?


澎澎:咱还是换个话题吧。




澎澎强烈建议将“开工利是”写进劳动法,从公司福利上升到法律保障层面。而且这样的中华传统美德理应突破地域的限制,冲出南方走向全国。“利是北上”也符合“三个有利于”的标准:有利于缩小南北贫富差距,有利于促进地域文化交流,有利于团结全国各族人民。


成龙大哥虽然没给大家发红包,但主动承担起了增强全国各族人民凝聚力的重任。


他在红色主旋律电影《天降雄狮》中,高唱:


“三十六个民族,三十六只花,三十六个兄弟姐妹加上罗马是一家,爱我中华,爱我中华,爱我中华。”




《天将雄师》讲述的是一个汉朝基层公务员带领各族人民在罗马友人帮助下一起搬砖御敌的故事。影片契合国家“一带一路”的战略,讴歌了丝绸之路的和谐历史,赞颂了民族团结与世界和平的美好梦想。


对于有人质疑电影太主旋律,成龙回应称:“我拍主旋律怎么了?真的希望习主席看一下这个电影。”


成龙大哥真自信,要知道习主席的审美品位不是一般的高,他喜欢的电影包括《猎鹿人》、《教父》、《拯救大兵瑞恩》等经典影片,成龙大哥仍需努力啊。


《天将雄师》还应该推广到“一带一路”涉及的几十个国家,以此宣扬中国一贯的和平发展与互利互赢的外交政策。一带一路,是中国梦与世界梦的交汇桥梁,中国人民欢迎周边国家搭上中国高速发展的列车,用习主席的话就是“独行快,众行远”。”


中国人怀揣着天下大同的梦想,看到一衣带水的领邦经济不景气,便慷慨解囊,拯救其于水深火热之中。当安倍经济学三支箭生锈的时候,我们悄悄送上了第四支箭——中国游客。


在抗战神剧一再上演“手撕”鬼子的剧情之后,中国游客在“抗战”中再下一城,干净、彻底地打败了日本“马桶盖”。中国游客春节期间在日本疯狂抢购马桶盖,导致当地马桶盖几乎断货。日本一餐馆老板称:“要是没有中国人,日本的旅游业就无法生存!”


日本的马桶盖有抗菌、可冲洗和座圈瞬间加热等功能,不少人感叹:


也曾抵日骂汉奸,只缘没到马桶前!


中国人民在发挥国际人道正义精神拯救领邦的同时,也给了中国制造业一记凶狠的耳光。如今中国制造面临的主要问题是人民日益增长的高端消费需求与产品技术落后间的矛盾。中国制造仍然停留在“能用”的阶段,无法满足越来越精致的消费体验,也就难怪国人跑去国外追求更好的产品了。


东西不分国家,只分好坏。



正当中华民族与世界各国携手发展的关键时刻,今日却因一件裙子导致了内部分裂。


澎澎:这件裙子到底是蓝黑还是白金的?


湃湃:当我第一次知道要分辨颜色的时候,其实我是拒绝的!因为我觉得不能你说让我辨我马上就辨。我要多看几下,我不愿意说,我看到其实是蓝黑。朋友跟我讲,拍完后加特技才会是蓝黑。结果连看好几遍别人都说白金,我整个人都duang~duang ~duang,是拍照的特效,是裙子的特技。到底是蓝黑还是白金,duang~duang~duang。


果壳发文解释了产生分歧的原因:当你看见这张照片时,你的大脑正在根据日光矫正这种色差。所以如果人们认为光源是蓝色从而忽视蓝色的部分,则他们看到白色和金色;而如果他们忽视金色的部分,则他们看到蓝色和黑色。


最终白金党和蓝黑党放下隔阂达成了共识,一致认为这件裙子很丑,于是又愉快地一起玩耍了,这就是“义结金蓝”的典故。


其实是哪个颜色真无所谓,重要的是求同存异,各美其美,美人之美,美美与共,天下大同。


半个段子兽,半个评论猿,热门新闻大串烧,纯粹的澎湃,脱离了低级趣味的联播。点击“阅读原文”,可获取更多“澎湃联播”↓↓↓

这里是澎湃新闻,谢谢你的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