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采访刘铁男专案组负责人李连成


12月14日,央视播出了专案组提审刘铁男的视频画面。坐在铁窗内的刘铁男一身黑衣,头微垂,略侧向右方,语速稳定但声音低沉,“是我的贪婪,我的价值观出现了问题,影响了孩子”。


视频画面大约30秒,视频显示这次提审是在2013年12月,时间为上午11时30分左右。提审室不大,墙面似经过特殊处理。刘铁男与两名专案组办案人员隔着白色的铁栅栏,相对而坐。铁栅栏并未“封顶”,距离棚顶还有一小段距离。


刘铁男坐在室内较为偏后的位置,坐椅较大,椅背上搭着一件外衣。他面前摆着一张桌子,桌上还放有一个水杯。提审过程中,刘铁男双手十指交叉相握,一直放在桌上。


12月10日一审刘铁男时,法庭曾通报称,刘铁男羁押在秦城监狱。据此前媒体披露,秦城监狱的审讯室等场所,均经过特殊设计。比如墙面,都是软墙体。以关押陈良宇的监室为例,不仅墙面经过特殊处理,防止其自杀;室内所有永久性设施也都被去掉棱角,打磨成圆形。房门则是铁皮包着的木门,门上方及厕所都有“窥孔”。


央视《面对面》全文:


12月10日,发改委前副主任刘铁男被一审宣判无期,刘铁男小的时候吃过苦,贫穷的经历深深的刺激着他想要过上好日子,想要出人头地,这种改变自己改变生活的愿望原本没错,但是在没有底线,没有边界的追求中,愿望就渐渐的变成了欲望,出人头地之后又变成了阶下囚,今天的节目,我们就通过对最高检刘铁男专案组负责人的专访,进一步认识刘铁男。


法院:本院认为,被告人刘铁男身为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牟取利益,直接或通过其子刘德成,非法收受他人财务,其行为已构成受贿罪。


解说:经查,2002年至2012年十年间,被告人刘铁男在担任国家发展计划委员会产业发展司司长,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工业司司长,副主任期间,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南山集团有限公司,宁波中金石化有限公司,广州汽车集团有限公司,浙江恒逸集团有限公司等单位及个人牟取利益,直接或通过其子刘德成收受上述公司和个人给予的财务共计人民币3558万余元,鉴于刘铁男归案后主动坦白交代了有关部门上不掌握的大部分受贿事实认罪、悔罪、赃款赃物已全部追缴,廊坊市中级人民法院做出判决。


法院:判决如下,全体起立。


一,被告人刘铁男犯受贿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二,随案移送的受贿所得赃款,人民币110万元,天籁牌轿车一辆上缴国库,三,其余扣押于廊坊市人民检察院的被告人刘铁男受罪所得赃款予以没收,由廊坊市人民检察院上缴国库。


解说:随着法垂落下,刘铁男从一名曾经的省部级高官成为了被依法判决受贿罪名成立的罪人。2012年12月6日,时任财经杂志副主编的罗昌平,连发三条微博,实名举报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国家能源局局长刘铁男,涉嫌伪造学历,与商人勾结巨额骗贷,保养情妇等问题,顿时引起轩然大波,在公众中被传的沸沸扬扬,举报当日,身在国外的刘铁男通过国家能源局新闻发言人向媒体表示,举报内容纯属造谣正在报案报警,其实早在2012年5月,国家发改委部分部级退休官员,在获取刘铁男涉嫌贪腐的部分证据之后,已经向中纪委实名举报,而中纪委对刘铁男的调查在那个时候已经启动。


进入2013年,苍蝇老虎一起打的说法,进一步彰显了中央反腐败的决心和力度,2013年春节之前,刘铁男之子刘德成被限制自由,接受调查,2013年5月11日,中纪委办案人员进入由武警守卫的木樨地公寓,将刘铁男夫妇一并带走。


2013年6月9日,最高人民检察院反贪总局提前介入,同步进行调查,李连成任刘铁男案负责人。


董倩:当整个社会都在沸沸扬扬说这个案子,你们等于是在舆论介入之后,才介入的,这个会给你们带来什么压力?


李连成:从我们接触中纪委商谈角度了解的情况,不是如此不是这样。


董倩:这话怎么讲?


李连成:回过头来再讲,老百姓的认可度,社会的关注度,以及检查机关真正查办的问题,它不是一个方向,不是一个层面。


董倩:那这给你们带来什么呢?


李连成:我们受的影响无非就是第一,我们要更加客观实事求是,第二,你的侦查工作,或者前期的调查工作,要严格按照工作规范,按照程序来办理,第三来讲既然是介入司法,检查机关在依法独立办案,那么来讲你就要远离社会,远离媒体,这个时候都是在一种秘密的状态之下开展工作的。


解说:根据中共中央提出转职能,转作风,转方式的要求下,纪委和检查机关之间的工作也随之发生了改变,这也就意味着刘铁男案中大量的调查,取证工作,都要由检查机关独立完成,2013年7月19日,由23名同志组成的刘铁男案专案组成立,也就是这一天,刘铁男案以检查机关为主体的工作拉开了序幕。


董倩:老虎吃天从什么地方下嘴呢?


李连成:我们也不是说是从零做起的,首先有一个中纪委前面给我们打了一个比较好的工作基础,认定他涉嫌犯罪,从而为下一步进入这个立案司法程序做好准备,这方面给我们提供了很好的基础。


董倩:在中纪委的这些基础之上,要往前再走多远,往下再挖多深?


李连成:我们感觉刘铁男绝不仅仅是简单这么一点点事,他这个背后肯定有重大的其他的经济犯罪问题。


董倩:凭感觉?


李连成:也不完全凭感觉,因为有一些迹象当时已经出现了,他的孩子年纪轻轻住别墅,若干辆高级轿车,这些和刘铁男的本人的收入,以及他这个孩子这么年轻的资历来讲,是严重不相符的。


解说:经过20多天的外围取证调查,专案组基本固定了刘铁男的相关证据,2013年8月8日,刘铁男被开除党籍和公职,移送司法机关,刘铁男成为了十八大后第一个被双开的省部级官员,在这个过程中,作为专案组负责人的李连成,始终没有和刘铁男正面接触。


董倩:为什么您不直接跟他打交道?在准备阶段。


李连成: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对他要知己知彼,在最关键的时候,案件有困难的时候,他的心理没被突破的时候,需要我们最关键出手的时候,你才能出手。


董倩:第一次正式见到刘铁男之前,在您心目中勾勒出一个这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李连成:首先感觉这人是比较强势的一个领导干部。


董倩:即便处在那样一种状态仍然强势?


李连成:第二来讲语言并不多,属于那种慎言思考比较多的人,第三来讲他是长期在这个行业,就是国民经济管理行业工作,对业务比较熟悉,然后对同事对下级,他是比较冷淡的。


董倩:有没有还了解到,就是他出了事情以后,在中纪委调查的过程中,他的心理状态是什么样的?


李连成:他认为他自己是一种侥幸,是一种因为被别人举报而接受调查,他认为他的问题不严重,也就是一般的以权谋私,或者一个违纪问题。


董倩:为什么大家都觉得他已经犯了很大的事的时候,他自己却觉得自己可能会有侥幸的心理,而且犯的事不大。


李连成:这就是刘铁男他的性格,决定了他的一种做事方式,他认为不易被人察觉,而且善于保护自己,他自己设计了一套模式。


解说:这段视频拍摄于2013年8月9日,当时刘铁男正式从中纪委月坛地被押往秦城监狱,也就是这一天,李连成和刘铁男第一次见面。


董倩:您跟他有没有目光的交流?


李连成:那肯定有,我主要就是眼光和他交流,心里我也在琢磨他在想什么。


董倩:您观察他在想什么呢?


李连成:当时我记忆最深的就是,他不敢直接面对,像我们这些穿着工作制服的人员,眼神是不那么清晰的,有点浑浊,这就意味着刘铁男,他对他下一步的处境,他是很清楚的,要接受法律的严惩,他心里也在琢磨他自己的事。


董倩:您跟他语言是怎么交流的?


李连成:我们主要是对他履行一些法律手续工作。


董倩:是您说吗?还是您的同事吗?


李连成:主要是我说,法律手续,履行一些法律程序,法律手续上的工作,以告知一些他的权利义务。


董倩:您告诉他您是谁了吗?


李连成:这必须得告知的,我的单位,我的名字,我的身份,全部都得告知的。


解说:月坛南街38号是国家发改委和能源据的所在地,我们国家数以万亿计的投资项目的审批和审核,就是在这里进行,刘铁男进入到这个单位,将近30年的时间,从02年到12年这十年他的事业逐步进入到巅峰状态,也就是在这十年,他在与企业打交道的过程中,他的胆子和受贿的金额也是学习大。


解说:今年刚好满60周岁的刘铁男,1954年10月出生于北京,小时候家境清贫,从50岁开始,刘铁男历任国家计委产业发展司司长,国家发改委工业司司长,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副主任,国家能源局局长等职务,根据起诉书指控内容来看,刘铁男的受贿方式有收豪车,住别墅,拿股票,吃空响等等,而这一系列行为的起点,开始于别人装到纸袋里两万元钱。


刘铁男:吃饭的时候,饭后就给了一个T恤,是什么我忘了,反正就是一个纺织品,结果回去之后打开里面装的钱。


法官:这是第一次吗?


刘铁男:第一次。


法官:多少钱?


刘铁男:两万块。


法官:都是现金吗?


刘铁男:现金。


解说:2002年的刘铁男时任国家计委产业发展司司长,那一年南山集团的新型合金材料项目还没有通过国家计委的备案,南山集团董事长宋作文心知肚明,审批大权掌握在刘铁男手中,于是,宋作文亲自上门,送给了刘铁男一个纸袋,刘铁男开始了他权钱交易的第一次接触。


法官:那第二次是在哪里送的?


刘铁男:第二次我记得是到他们企业调研,调研走的时候,我看见他往包里放了一个什么东西,我以为是个礼品,后来回来到飞机上打开一看里面是有两万块钱。


李连成:你比如说山东这个集团公司,公司规模这么大,而且大量的项目,需要到发改委来审批,前后两次直接节刘铁男两万块钱,这不符合生活常理,这是第一。


第二来讲难在哪儿呢?大量的问题,都发生在2006年2007年之前,好多资金的沉淀,账目的往来以及一些合同,好多都已经封存,或者个别的可能灭失了,这就需要大量的人海战术来查找。


董倩:那你就查这个南山集团的这个账,查了多长时间?


李连成:从8月8日到9月底。


董倩:从中你们发现的是什么?


李连成:我们当时最主要的发现就是大量的不正常的资金走向,南山集团打给刘德成他指定人的资金很快又回来了,购买股票,投资其他项目,这些资金的密度是十分不正常的,那么来讲就需要从外围,包括南山集团为什么这么做,刘德成你对这些问题的认识看法是什么?这样深腾的问题才一一浮出水面。


解说:刘德成,刘铁男的儿子,在和南山集团不正当交往中刘德成充当着刘铁男和南山集团之间的桥梁,2005年下半年刘铁男已经成为国家发改委工业司的司长,南山集团董事长宋作文再次上门请托,请他给中国铝业公司党组成员,中国铝业股份有限公司副总裁罗建川打招呼,让南山集团下属企业获得三万吨氧化铝的收购权。


法官:有一次刘德成打电话跟我说,宋作文想让我出面跟中铝公司协调一下,让中铝公司增加对南山集团氧化铝的供应量,宋作文的意思是,如果我协调了氧化铝价格比市场低,可以把差价给刘德成,我听之后,一方面想帮宋作文解决一下困难,另外心里没能抵挡住差价的诱惑,就答应了。


解说:最终刘铁男为山东南山集团的项目合作提供帮助,收受南山集团董事长宋作文750万元。


董倩:从这个案子你们调查之后,得出的结论是什么?


李连成:在当时2006年2007年,国内氧化铝这个产品十分匮乏,在同等条件之下,别人高价是买不到的,刘铁男利用他这个发改委审批有关项目的权限,向有关央企提出要求,支持南山集团,以计划内的价格,支持南山集团三万吨,南山集团从而形成大量的价格差,南山集团把其中的一部分,给了他儿子刘德成。


公诉人宣读刘德成供述:宋作文给我打过来750万元的氧化铝好处费之后,我告诉我爸,我说宋作文答应的氧化铝的好处费给了,具体数目我是否告诉我爸,告诉他我记不清了,后来我把这些钱又打回南山集团,换成南山集团股票的事,我也和我父亲说了。


解说:而在提审刘铁男的过程中,刘铁男一直认为,和南山集团的交易他本人并没有直接拿钱,所以不能构成受贿。


董倩:那您说他是真的不懂法,还是说他是用一种不懂法的伪装来包裹自己。


李连成:他当然不会说他不懂法,我认为像他这层干部原先以为应该是懂法的,实际他并不懂法,并不了解法律的具体规定,这就是在一定意义上,也是刘铁男的可悲之处。


董倩:您指他不懂法是指不懂什么法?


李连成:他认为只要不自己直接拿钱,就没问题,第二来讲他也不知道什么叫受贿犯罪。


董倩:不知道。


李连成:这个法律要讲是什么规定的,如果他有一点的法律知识,就不可能干出这样的事。


董倩:比如说刚才您说他自己不插手,都是走他儿子的账。


李连成:对。


董倩:如果说不是经由他本人的这种资金往来,能不能算到他身上?


李连成:这个按照法律规定是可以的,第一,他利用手中权力,来给对方牟利的,第二来讲在从案子的细节情节来讲,是事先南山集团这位宋某某和他孩子商量好的,刘铁男是答应了的,是认可的。


董倩:那么我们从法律上看,他走的这条路是显而易见,他逃不了干系,但是为什么刘铁男他自己觉得这是一条隐秘的手段呢?


李连成:我认为他是自作聪明,他设计的这种模式,细节上他不参与,大的方面他知道,把自己最多的细节反而给它撇清,离得远远的,大概知道就行了,他事后总结为叫鸵鸟政策。


董倩:这怎么讲呢?


李连成:就是说看不到他的脑袋,自己钻到沙漠里面,这中形象比喻的模式就是说,他沾得少,细节方面知道的少,大的方面知道,他认为对他也是一个保护,对他孩子也是一个保护,点但是还想捞钱。


解说:刘铁男专案组,采用重点突破,分头并进的方法,对刘铁男案进行调查,在突破了南山集团的案子后,对恒逸集团的调查也理出了头绪。


董倩:怎么发现的线索?


李连成:也巧也不巧,为什么这么讲?从我们前期,也就是进入司法程序之后,调取了刘铁男经手审批的项目来讲,这个恒逸集团审批的是比较多的,这是一个情况,第二个恒逸集团给刘铁男,分配的这套部级干部房子是给他装修,刘铁男没支付给对方一分钱,这在中纪委移送的问题里面是有的。第三来讲,刘铁男的儿子刘德成和恒逸集团,有大量的资金来往和走向,以及刘德成后期的成立注册的公司都是与恒逸集团的业务是重叠的。


解说:2006年6月至2011年8月,刘铁男利用其担任国家发改委工业司司长,国家发改委副主任等职务上的便利,为浙江恒逸集团旗下公司的相关PTA项目,通过国家发改委审批和获准开展前期工作提供帮助;刘铁男收受该公司董事长邱建林给予的财务共计价值人民币1649.4万元,其中约1549万元通过刘德成收受,另外的100万为刘铁男通过下属联系邱建林为其装修住房的款项。


董倩:那这些刘铁男都是没有他经手,仍然是他不经手?


李连成:房子他是知道的,车辆他是看得着的,他是只情的,而且就恒逸集团这件事来讲不管是和他孩子最早提议要成立公司,要炒股,要做虚假贸易,大的方面恒逸集团的负责人是都要给刘铁男汇报的,即使刘铁男不愿意过多知道细节,不管是在他办公室或者是在外面聚餐、打球的时候这些人都要讨好他,把细节告诉他,刘铁男是不愿意知道细节的,他训斥对方不要告诉我这么多。


董倩:他是故意不去知道。


李连成:那他当然,他要保护他自己,同时另一方面他儿子时不时地也要告诉他和这个恒逸集团合作的,所谓合作的情况,当然刘铁男同样你也别告诉我那么多,你们就去该干什么干什么。


董倩:我们今天看他这种做法就是掩耳盗铃,那他为什么他自己就是一次一次,因为从2006年开始他一直到他出事之前也没有人去提醒他。


李连成:他在一步一步走向这个犯罪深渊的过程当中,身边对他提醒的人就我们知道的基本上是没有的或者说他这种方式掩藏得比较深,不被他身边的人或者组织发现。


董倩:在刘铁男3000多万的受贿金额里面我们注意到只有非常少的一部分3%左右是经由他本人之手,其余的都是通过他的儿子刘德成,在南山集团和恒逸集团两个案子水落石出之后,重案组又把工作的重点秘密的转向了广汽集团,而在广汽集团一案中核心人物就是刘铁男的儿子刘德成,作为父亲刘铁男到底给自己的儿子做了些什么,作为父亲刘铁男平日里又是怎么教育自己的儿子的?


解说:2005八九月份,刘铁男利用其担任国家发改委工业司司长职务上的便利,以给广汽集团董事长张房有打招呼的方式为张爱彬申请设立广汽丰田4S店提供帮助,张爱彬出资注册成立北京金时伟业汽车贸易有限公司,并送给刘德成该公司30%的股份,后以1000万回购了刘德成的股份。刘铁男为儿子刘德成所做的这些动机只有一个,那就是刘铁男觉得有愧于自己的儿子,他要把自己亏欠儿子的通过金钱加倍补偿。


董倩:他是因为什么觉得对孩子是有愧的?


李连成:首先他认为这个他这个孩子在国内已经从教育阶段没有任何希望了,这个时候他孩子出国前他已经是重要岗位的司局长了,他有能力通过他的运作让他孩子在国外接受一个比较好的教育。


董倩:为什么要把孩子送出去?


李连成:他成绩不行,成绩十分糟糕,所以他把他的孩子送到国外,他自认为给他送到国外对他孩子来讲是一个补偿,有一个好的学习生活环境,回来有一个比较令人羡慕、理想的工作,这是他当时他自认为要设计的一个模式。


解说:刘铁男的儿子刘德成生于1985年,现年29周岁,在刘德成的供述中有一段刘铁男的所谓“育儿经”,他说“从小父亲就给他灌输做人要学会走捷径,要做人上人,这样才能过得到,才能受人尊重在”,刘铁男这样的教育在儿子心中深深的扎下了根,让他找到了一条最便捷的所谓成功之路,这就是利用父亲职务的影响力,手中的权力攫取金钱。18岁时刘德成远赴加拿大留学,在加拿大的三年期间的费用大部分都是有求于他的人给的,而刘德成在加拿大的学业也是一塌糊涂。


李连成:刘铁男对他孩子就是说疏于管理、不交心,他自认为他孩子学成回来了,事实上经过我们调查了解他孩子在国外只读了一天书。


董倩:三年就读了一天书?


李连成:只读了一天书,到加拿大这个学校之后第一天根本听不懂,就和他自认为的狐朋狗友们在一起嫖赌,这三年基本上来讲就是在这种玩,吃喝嫖赌这种状态下。


董倩:他父亲不知道?


李连成:他父亲不知道。


董倩:真不知道,还是说装不知道?


李连成:就我们掌握的情况他父亲应该是不知道。


董倩:这不是作为父亲是很可悲的一件事情。


李连成:对,很失职的。


解说:根据刘铁男的陈述,刘德成是一名超级跑车爱好者,留学回国后广汽集团董事长张房有将刘德成安排在广汽集团下属企业工作,该集团在京为刘德成设立了一个职位,初中是因为儿子喜欢汽车,所以希望他能学点什么。


董倩:凭什么这样的一个混了三年的孩子就能够给安排到一个国企里面去工作呢?


李连成:他在这个位置上他有他的方式方法,而且别人也有求于他。


董倩:我安排了你的孩子,那我肯定就有求于你的,这样的一个底牌了?


李连成:项目审批得快,合资品牌进入占领市场也快,这个扩大规模刚才也讲了,扩大规模能够马上审批,这些在我们具体调查当中都得到一一体现。


董倩:那这也就能理解为什么那么多的企业都争相去抢他的孩子去安排工作。


李连成:那我们外围调查发现你这孩子什么都不懂,汽车行业一无所知,怎么能经营4S店呢?我们才慢慢深入了解这个盖子才揭开。


董倩:你们在办案的过程中你觉得是儿子坑了爹,还是说倒过来?


李连成:严格意义上来讲是刘铁男把他儿子带入了这种他设计的这种犯罪模式当中,起因在刘铁男,设计也在刘铁男,他儿子只是当中的一个角色。


专案组提审刘铁男判断:特别是这些事情看上去有些发生在刘德成身上,围绕着对他的溺爱,根子在我,责任在我,因为是我主导的这些事情,是我的贪婪,是我的价值观出了问题才影响了孩子。


解说:2007年6月至2012年12月,在广汽集团下属公司刘德成为实际到岗上班,挂名领取薪金,共计人民币121万多元,21岁即开始贪腐行为的刘德成已被另案处理,将会面临法律的制裁。


刘铁男:因为我的过错把孩子也给毁了,走上了歧途,我对他的过去或者说对他犯的错误养不教父之过,对他的犯罪,因为构成了共同犯罪我应该负全部的根本的责任。


解说:经过大量扎实的工作,重案组已经基本完全固定证据链,形成的卷宗多达一百本,洛在一起比一个成年男子还高,2013年10月,李连成亲自提神了刘铁男,当时刘铁男的心理防线依然没有被攻破,他始终认为自己处心积虑演绎的老子台前办事,儿子幕后收钱这个父子二人转具有安全底线,充其量也就是违纪,可是当李连成把所有的证据向他讲述清楚以后,刘铁男终于明白他的问题不仅仅只是涉嫌违纪那么简单了。


董倩:当他有这个心理的一个底线跟你们交流的时候和一旦他这个底线被突破了的时候,这个人的状态还一样吗?


李连成:现在回忆起来他当时号啕大哭。


董倩:什么情况下?


李连成:也就是我们从立案阶段我们这个南山的、恒逸的、4S店的这些证据以及证据背后的这些数字,涉案金额累积起来他认为已经走向绝望了,号啕大哭。


董倩:当时的情景是什么样的?


李连成:我印象很深,当时把所有的给他闭合了之后审讯工作是不宜进行下去了,所以说我们就暂停了审讯工作。


解说:面对刘铁男无法平复的情绪,李连成他们选择两天以后再进行提讯。


董倩:就是两天之后当他知道自己的一切都已经被人知道了之后,那个时候他的状态是什么样的?


李连成:情绪虽然是稳定,但是还是一种绝望。


刘铁男:刚才坦白的几件事情应该说的都是我利用职务之便为他人牟取利益的,不管是直接的也好、间接的也好,是一种受贿行为,是一种犯罪行为,是违纪违法行为。


董倩:从一开始见到他到最后,您感觉跟他接触变化是什么地方?


李连成:我印象最深的刘铁男在位阶段或者案发前,他的个人的签字或者是在文件上他署名,他这三个字刘和铁是繁体字就变成了三个简体字,这是我觉得他对自己的认可或者心理态度变化的第一个方面;第二个方面他绝望之后,包括他最后忏悔阶段他是坚决不聘请律师的,他认为本身他自己已经给国家、党和政府造成了很大的损失,再聘请律师他自认为是和政府对抗。


董倩:他还是不懂法?


李连成:按照法律规定,我们就是通过法律援助机构给他指定了辩护律师。


董倩:在北京的西长安街的南侧有两栋比较有名的部长楼,在刘铁男被调查之前他就住在这里,2013年5月11号的晚上11点,他们夫妇被中纪委从家里面带走,从那儿之后他的家就被查封,因此我们也只能从重案组给我们的资料里面看到这个曾经花费了一百多万进行装修的公寓。


解说:饰物的家具、高档的装饰品、名牌家电,就连洗手间装修得也如此豪华,地上摆放的礼品随处可见,作为奢华公寓曾经的主人,当初的刘铁男恐怕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会有今天的境地。


董倩:如果我们从时间上作为一个比较的话,你会发现从2006年他似乎发生了非常大的变化,所有的这些成百上千万的这些利益的输送都是从那个时间段开始的,这是为什么?


李连成:在2005年的时候有一次在提拔干部他没有如愿以偿,所以说他就从心态上发生变化,他就想从这个金钱上、物质方面他追求的就多了。


董倩:2005年之前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李连成:我们客观地来评价刘铁男,前期对自己还是比较严格要求的,但是就是在2005年之后他的孩子他自认为一心扑在工作上对孩子疏于管理,所以也需要从金钱上对他孩子做一个弥补,所以说他就在他工作审讯工作过程当中物色他认为不出事,听话,不张扬的老板和他孩子合作,这种敛财模式。


刘铁男:所以长期以来事实上呈现在组织面前的是两个刘铁男,一个是玩命工作、努力带队,让领导信任,老想干出一些成绩来,让领导认可,让组织放心的刘铁男;还有一个就不断放松要求,违纪到违法,利令智昏的刘铁男,这两个刘铁男在交替地出现,应该说我的这些行为给组织造成了极大的伤害。


董倩:那么当他仕途已经发生逆转,已经官至省部级之后,为什么要从利益上要给自己补偿,他没有停步呢?


李连成:没有停步就是他这种作案模式已经既成事实了,他也刹不住车了。


董倩:分析刘铁男的这个心理的时候,当他去追求更高的仕途这些可以理解的,当他追求到了,他又想要这个还又想要钱,他自己有没有想过自己的这个贪心是不是太强了?


李连成:咱们过去老说一句话,上帝欲让其灭亡,先让其疯狂,刘铁男他认为自己最后他就疯狂了,他自己的总结,他刹不住,疯狂了。


庭审法官:如果时间可以倒流,刘铁男你控制一下情绪。


刘铁男:对不起!应该做到两袖清风的,对不起!


庭审法官:刘铁男,你控制一下自己的情绪。


董倩:当一个人疯狂的时候,周围的人或者说周围的这个环境没有及时地去提醒他。


李连成:这是他比较可悲的。


董倩:我之所以问这个问题是因为如果他在做这些事情的时候周围能有一个恰当的提醒,这应当起到好的作用,但相反我们看刘铁男他自己出了事了,他把他儿子带进去了,然后他的秘书,还有当他当司长的时候他的副司长都出事了,也就是说不仅没有提醒他反而能带坏一批人。


李连成:这就是刘铁男这个案子给我们的一些启示和教训。


刘铁男:每每反思起来,觉得对不起九泉之下的父亲,已经去世的父亲,对不起病魔缠身的高堂老母,也对不起现在还在医院治疗很受刺激的妻子,因为她也没跟我过什么好日子,还有受我的牵连,还在羁押期间的我的儿子,但是痛定思痛地想起来与这些相比给组织造成的危害更大,对不起我工作了二十多年的发改委,给我们发改委造成的伤害,给我们发改委同志们带来的影响可想而知。


警察:本次讯问中有无非法羁押、刑讯逼供、威胁引诱、欺骗,或者以其他非法方案获取供述或者其他证据的情形?


刘铁男:没有。


董倩:欲望和理智是推动人不断前进的两只轮子,两者相互制约,不仅如此想要前进而不失控还要有方向盘,还要有刹车,但是在刘铁男驾驶的这辆车上人们几乎只看到了欲望的力量,因此他的结局恐怕也只会是失控;另外一方面,怎么能够让人在重要的岗位上恪尽职守而不跑偏,怎么能从体制、机制上减少寻租的空间,让他们没有滋生腐败的这种土壤?也是刘铁男案发之后留给人们的思考。我们注意到在12月1号,国家发改委政务服务大厅开门试运行,13项行政许可,国家能源局的六项行政许可势下一次性全部纳入政务服务大厅手里,所有受理的审批全部限时办结,所以归根到底还是那句老话,透明和阳光才是最好的防腐剂。好,这就是本期节目,感谢您收看!下周再见。(央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