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蒋勋


信仰本身是一个过程,它并不在于终结点,也就是说,你不是真的要崇拜一个人或盼望一样东西,而是保持心里面的崇拜感;这个崇拜感的对象可以是对宇宙、可以对不可解的海洋潮汐、可以对人世间复杂的因果。


如果你关心的是结局,是答案,是目的,你就读哲学;但如果你觉得过程可能比答案还要迷人,你就读文学。




人精神上的快乐与物质上的快乐,需要平衡。没有绝对精神上的快乐,也没有绝对物质上的快乐,走向极端的任何一边,都可能导引出一种不健康的生活。


我们是不是可以试着缓下自己的脚步,少吃一点,吃好一点,并且学会等待,我觉得这很重要,等待花开、等待果熟、等待不同季节的不同食材,等待一道食物用繁复的手工步骤细心料理。只有让等待变成一种态度,一种心态,它才会成为生活中的信仰,成为我们作为人的新价值。




真正能够限制爱情的方法,就是彻底拿掉限制,让对方海阔天空,而你,相信自己本身就具有强大的吸引力量,你的爱,你的才华,你的宽容,都是让对方离不开的原因,甚至你故意让他出去,他都不想跑,这真的需要智慧。


人跟人的相处是不可解的,每个人都是在了解与陌生之间游离,不可能有绝对的看破。




有比较之心就是缺乏自信。有自信的人,对于自己所拥有的东西,是一种充满而富足的感觉,他可能看到别人有而自己没有的东西,会觉得羡慕、敬佩,进而欢喜赞叹,但他回过头来还是很安分地做自己。


最好的信仰,一定是禁得起所有人的怀疑。


来自:蒋勋美学

转自公众号:慈怀读书会

十点读书微信号:duhaoshu

回复“晚安”,送你一条晚安心语,好梦

深夜和你一起阅读,观影,点右上角推荐

↓点阅读原文关注十点电影微信号:sdimo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