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背景

2011年3月,华中师大“性学女硕士求职碰壁”成为社会热议焦点,作为新闻人物,彭露露成为当年知名度最高的毕业生之一。最后,彭露露成功地应聘上北京师范大学珠海分校,圆了她的教师梦。然而,目前正在准备攻读澳门大学心理学博士的彭露露,在看似已经实现了当年的性学教育梦想的时候,却突然放弃一切,遁入空门。对此,她曾经的导师、在合肥出差的性学教授彭晓辉哽咽地告诉记者,对她的决定表示理解与支持,并为其写了一封长达3000多字的信。


彭露露正在讲授“大学生恋爱交往”课


彭露露在微博中自曝出家照


导师长信


彭晓辉,男 ,1957年出生于湖北武汉,祖籍湖南。华中师范大学生命科学院教授和硕士生导师,中国大陆著名性学家,世界华人性学家协会副秘书长,研究方向为人类性学。


一封永远不要发出尘世间的去信:致我的学术女儿彭露露

昨晚,久不联系的我的学术女儿露露,你的微信帐户头像冷不丁地点亮了,只见头像换了,换成了一幅唐卡艺术风格的“女菩萨”。是你久不联系我的,我也听闻你的师弟师妹们点滴的提及,才知道你有变故:在珠海的北师大珠海分校好好的教师当着,接着去澳门大学深造心理学博士学位,心想怎么也循着这条路子走下去,博士学业也该完成了……怎么就不按常理出牌?据说又辞职了……?记得我忍不住,上半年给你去电话,你还在电话里长一声短一声地叫着我“老师爸爸”……,甜美的笑声萦绕在耳边……我欲言又止。


  原来,你在苦苦地求索,求索学问的真理,所以,你才要躲着我瞒着我你的动向……?其实啊,你从本科三年级就跟着我学习性学,你也是在寻求你的寻求,因为,你是不一般的女孩儿,你跟我讲过,你才不要读研究生呢,因为在生物实验室里整天摇动一只只试管,腻味极了……你说过,只会摇动试管的人,与工匠无异,我很是同意你的这一观点,常常以此来告诫后来的本科生们和研究生们。


  在你跟我做毕业论文的大四上学期,你毅然决然地开始仅仅离考试只有三个月的考研复习,说要报考我的研究生了,改变了初衷……。我仅仅不置可否地一笑,无言以对,因为我觉得复习时间已经来不及了。可是,令我意想不到也是意料之中的是,你竟然在全学位点初试考取的30多名学生中,以第一名的成绩通过了初试和复试,你的报考志愿中的三个志愿全部填报的是“人类性学”方向,我的研究方向。你这么聪慧,我不接收你我这不是我有病吗?于是,你成了我的人类性学方向的研究生了。


  三年研究生的点滴我当然不可能复原细节,但是,一些有趣的有意义的情景我依然深深地记得:从此你开始穿着汉服,飘逸的衣装仿若天女下凡一样,无视他人的眼光进出在我的办公室和我的家里上课;在同一个办公室里,我俩工作和学习累了,我一声叫喊,露露,吹一曲我听听,你莞尔一笑,捧起葫芦状的古乐器埙(xūn),一曲曲催人遐思而又略有忧愁的伤感不由得浮上心头,也曾几时,知道了你学古琴,请教你古琴的知识,你也自信地抚琴即兴演奏,似潺潺流水,似山谷回荡,似鸟语兽鸣……,不仅给我带来了欢快,更令我对你刮目相看……曾几何时,你不假而去,不知去向,数日恍若神灵,突然出现在我面前,本就有恼怒准备好好的说说你的,一见你的笑脸,顿时没了脾气……


  其实,你花在研究性学上的精力和时间绝对不如研究你的汉服、民乐还有你常常想要掩盖迹象的你的佛学。但是,你又不时地向我炫耀,不知不觉在讨论性学的时候,将话题转到了佛学的真理,通常是从人生观开始,你够机敏的,知道我很看重人生观和对自我的长期目标的看重……于是,我常常在你的启发下对我看来是玄学的东东发表看法,你鼓励我说“以你的聪明头脑去研究佛学肯定也大有成就……”我还暗自得意,以得到你的表扬而自喜。


  我知道,你的兴趣还不光在性学,可是,你却掌握性学知识就是那么灵巧,考起你来,就是比其他学生表现得更棒,甚至在某个学期,教学安排出现了差错,将我的课时安排远超出我能够承受的工作量,院领导只好征求我意见,考察一下你是否能够胜任主讲一两个班的《性科学概论》,经过考察和试讲,院领导批准你上讲台正式任教,表现得就是那么的出色,因而,你也在一次全国性的性教育比赛报名时,自荐要去参赛,我狠心地谢绝了你,因为,我担心那些正式的老师比不过你而名落孙山而迁怒于我和你。所以,我也无话可说,放纵了你加大精力和时间去满足你的兴趣。因为,我坚持认为,精力和能力强者,要多方面兴趣爱好才是,这样才能完善知识结构,而不会落入一叶遮目的陷阱。


  记得,这事也发生在广州的性文化节,不过不是今年的这一届,你和文迪、姚琼各自戴上台湾的性文化研究家、三寸金莲鞋收藏家柯先生递过来的白手套,一人一只托起金莲鞋拍照,表达对旧时男权社会对于女人的恶意的塑造之恨。


  我还记得,那是兰州性学大师史成礼老先生90大寿,他老人家邀请我们师徒去参加,这是她老人家看得起咱们,顺便在他老人家的祝寿宴会之后参加沙龙恳谈会,你侃侃而谈性学,老人家那个高兴劲头,相信这是一次他最高兴的祝寿之一……第二天,西北师范大学邀请我们去讲座,我给了你一小时给大学生《谈恋爱》,你讲的《谈恋爱》我觉得超越了老师我呢!这场讲座的录音我一直保存至今,不时会点开听听你的演讲……我们顺便还去了黄河上游的刘家峡水库,胡锦涛前总书记工作过的地方,坐游艇上行,禅观了水库上游峡口的唐代保存至今的一座古庙炳灵寺,你拜佛的虔诚样子依然历历在目啊!我都有照片留存的……


  那是……2011年4月份,东方卫视《东方直播室》栏目邀请你去做节目,我只是他们邀请的陪伴嘉宾,我要求我所有在读的研究生都去,竟然获得允许,承担我们师徒四人的旅差费,我想让大家都去锻炼和观摩。这期的节目主题是“中学里为何不可以有性教育专职教师?”我记得,你侃侃而谈,舌战群儒……让对方几乎无招架之力,此时,一个被称为华东“毒舌”的时评人,漂亮的×女士,由于节目故意的安排,对你严辞斥责,说你不懂礼貌,竟敢对老中学校长顶嘴,还说我们就是去炒作的……云云。我不依不饶了,因为,她把你骂哭了,化妆被泪水冲得一塌糊涂,我发火说,你们不要这么对待我的学生,有什么恶毒的话就冲我来……拍摄延时了许多,我们误了航班,只好改乘卧铺回的武汉……


  自从这次拍摄节目之后,全国各地录取你去工作的邀请不断传来,我不知道挡掉了许多,因为我知道,许多工作邀请都不是你喜欢的,也是为了减轻对你的压力所为……最后,你选择了北师大珠海分校的教师岗位,尽管比起有的提供的年薪少了许多,你毅然决然选择去了当老师,从事心理咨询工作,甚至,在不到一年时间,三万多学生中许多叫不出校长的名字,但是,好多学生都知道你……我去看你的时候,随便问了一个学生,她就能指示我怎么找到你……你还帮助该校大学生成立了同行社,参与预防艾滋病教育的社会活动。


  我至今还沾沾自喜的照片,是你硕士毕业论文答辩之后,我们俩合影,先是一张摆好POSE的照片,后来一张,说自由一点,你将左手高举过我的头顶,打出V字手势,就像我长出了兔子的耳朵一样,其实,也是一个胜利的手势……事后,我们都心领神会。


  我都不记得是什么时候,你是第一个叫我“老师爸爸'的了?这是多么的亲切和暖人心扉啊!后来,华师有的女生背后也这么跟着叫我,闺蜜之间有什么紧急事情了,都建议去找那个“老师爸爸”,我听学生们提起此事,感到我的责任大了许多……


  昨晚微信你终于给我打招呼了,这是我多次想要和你沟通的唯一通道,你终于想到要理睬我一下了,可是,你聊着聊着就谈到,你就是今天,准确地说今天下午,你就要正式出家了,我不知道有怎样的仪式,肯定是一个隆重而又庄严的场面,我就暗自想啊,你在和我告别,告别我依然还不得不生活的尘世,你将要进入,不,也许你正在仪式中,正在走入另一个境界,佛界。我们师徒将会各自走自己的人生道路,你在追寻自己的梦想,我也在实践自己的承诺……你说,你“背叛”了自己的性学专业,与我各持自己认定的观念,但是,情感永远不会“反水”,准备修炼之后,与我辩论,友好辩论,真正架起佛法和性学的对话通道……


  我却说,等你修行到一定程度,给我讲讲你准备为之一生的学问……佛法。我在微信中说过,我要去看你,因为,你就像我的亲生女儿一样,我常常牵挂于心……


  “需要你好好照顾自己,开开心心,健健康康,来学院看我,嘿嘿。”这是你最后给我说的话……!想必你现在正在出家的仪式之中……再见了,露露!


导师与彭露露的微信聊天



视频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