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有被封♦公号不易♦写作亦不易♦转载署名♦且行且珍惜。


文/占豪

很多战友要求分析乌克兰局势。其实,关于乌克兰局势的所有发展进程,整体都在我们早先的分析当中,基本没什么事发生在我们预估分析之外。所以,最近对相关事件分析也就不多。既然最近有很多新战友,也有很多没有读过前面分析的战友,那么我们就对乌克兰局势进行一个最新的分析。

在分析之前,我们对相关局势先作一个简单回顾。


自2013年9月,普京用无条件支持叙利亚与美国对抗到底为威胁,强力阻止奥巴马对叙利亚的动武企图后,美国就启动了针对俄罗斯的“绞杀”按钮。在普京阻止奥巴马对叙利亚动武后的两个月,预谋已久的乌克兰局势即急剧恶化。到2014年2月下旬,受美国支持的反对派领袖亚采纽克等,即顺利推翻了亲俄的亚努科维奇政府(奥巴马前几天亲自承认参与了乌克兰政府的颜色革命)。自此,乌克兰陷入动乱。随后,乌克兰东部开始陷入内战。


这一次美国针对乌克兰的行动,是对俄罗斯下的死手,目的有二:其一,迫使俄罗斯就范,不再与美国战略为敌。其二,若俄罗斯不就范,趁机激活北约组织,并进一步激化欧俄新冷战。激活北约组织,美国可借机在中东发力;激起欧俄新冷战,美国可借机分化欧俄,从而打断欧俄新关系的发展,如此美国即可统战欧盟对付俄罗斯,并因此进一步提升美国在西方的领导力。


在乌克兰事件中,俄罗斯在战术上的确棋高一着,在2014年3月果断出击,兵不血刃地拿下克里米亚,保住了地缘上对西方的均势,同时至少有能力保住东乌克兰,以形成对北约和欧盟东扩的缓冲。但是,从战略上说,这也是俄罗斯的无奈之举。因为,这么一来,俄罗斯和欧盟的关系必然激化,双方很难再彼此信任,俄欧新关系发展必然倒退。而且,就乌克兰局势而言,俄罗斯和乌克兰亲美西方政府也再无缓和空间,所以这是冒险之着。


当然,对俄罗斯来说,如果不拿下克里米亚,接下来的乌克兰政府就是被白宫操控的政府,这和以前亲欧盟的乌克兰政府有本质区别。如此一来,俄罗斯就可能失去整个乌克兰。一旦在美国主导下乌克兰加入北约,俄罗斯与北约和欧盟将再无任何缓冲地带,俄罗斯就有继续分裂的风险。再加上俄罗斯手里除了一些军事能力外,其它手段实在是乏善可陈,在这种不安全感和反制手段缺乏的情况下,普京政府最终选择了冒险快刀斩乱麻,拿下了克里米亚。


俄罗斯拿下克里米亚后,接下来就是整个东乌克兰的乱战。一方面是东乌克兰顿涅茨克和哈尔科夫等地区要求独立,甚至要求加入俄罗斯;另一方面,是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对俄罗斯一轮轮的制裁。结果,乱战打到2014年接近冬天,最终乌克兰政府军在被围困、损失惨重的情况下,在俄罗斯和欧盟协调下,暂时宣布停火。然而,虽然表面上达成停火协议,实际上却总有零星的打打停停。直到2014年底,战事再次吃紧,双方打得更加激烈。


对于这场乌克兰内战,参与各方实际上是各怀鬼胎,我们不妨分析一下相关各方的态度和利益取向:


一、美国:


美国是希望战争打得越大越好,最好能让俄罗斯陷入乌克兰内战,并将欧盟推入战争之中。为此,美国朝野是不遗余力。就在2015年1月中旬,已经退休的资本大鳄索罗斯还接连呼吁欧盟,称欧盟应支持乌克兰官方对抗普京,同时要求欧盟对乌克兰援助500亿美元,并称俄罗斯正在反击,提醒欧盟应警醒(索罗斯为啥这么积极?恐怕是自己的基金准备做空卢布的原因。)。


美国人的目的就是要搞垮俄罗斯,同时激起欧俄新冷战,并为推动全球新冷战作准备。美国为此在乌克兰花了数年时间和数十亿美元。这些信息,均来自于美国助理国务卿和议员麦凯恩的通话,相关通话被媒体披露。


二、俄罗斯:


俄罗斯是最希望乌克兰局势平息的,原因不仅会影响俄罗斯和西方的关系从而大大影响俄罗斯经济,还会影响俄罗斯的大国战略。过去,乌克兰是在欧俄博弈中进行,在美国突然介入并主导局势后,俄罗斯不得不进行强力反击。强力反击后,副作用越来越严重我们已经看到。但哪怕如此,俄罗斯为了大国战略继续,能够接受乌克兰局势的底线也只能是:克里米亚归俄罗斯,乌克兰实现联邦制。然而,面对这种情况,乌克兰现政府和欧盟都无法接受,这是现在乌克兰继续内战的另一个根本原因。


三、欧盟:


欧盟也不希望欧俄对抗,特别是不希望欧俄新冷战的形成,这一点欧盟和俄罗斯的利益是一致的。但是,一方面是美国的政治压力,另一方面是东欧国家的压力,欧盟必须做出相应反应,否则就难以服众,欧盟内部政治上就可能因此面临分裂状态。而且,欧盟的主要国家也担心,一旦欧盟表现得过于软弱,一向做事贪婪的俄罗斯人有可能得寸进尺,继续向前拿下整个乌克兰。在这种背景下,欧盟不得不一方面随着美国对俄罗斯进行制裁,另一方面又试图缓和乌克兰关系。欧盟的这种矛盾心态,在过去一年体现得淋漓尽致。


四:乌克兰官方:


虽然波罗申科是乌克兰总统,但由于波罗申科过去是无党派,其党羽并不是很多,所以在去年亚采纽克要求辞职时他都不敢批复。如今的乌克兰政府,很大程度上还是受美国影响。在这种背景下,乌克兰政客们一方面想拿下东乌克兰以赢得与西方交换的筹码,另一方面又没有那样的能力。于是,就只能不断地在执行美国意图和执行欧盟意图之间摇摆。如此摇摆的乌克兰政府,在与东乌克兰民间武装时总是处于劣势。乌克兰官方属于缺乏主见的政府,未来必然还将受制于西方,直到这种模式持续不下去为止。


五、乌克兰东部民间武装:


乌克兰民间武装是亲俄的,就像政府军中有西方雇佣军一样,民间武装也有不少俄罗斯的志愿军,武器和物资更是多来自于俄罗斯。从他们主观意愿上说,他们希望直接加入俄罗斯,这样东乌克兰就能过上比较安稳的日子。但是,已经吞下克里米亚的俄罗斯,根本没有能力再吞下东乌克兰,若非迫不得已,俄罗斯不能继续走那样的险棋。俄罗斯更倾向于乌克兰东部与乌克兰中央政府建立联邦制国家。总体而言,乌克兰民间武装受制于俄罗斯,就像乌克兰政府受制于美国和西方一样。


六:波兰等东欧国家:


波兰等东欧国家有几个是仇俄且对俄很担心忧虑的。他们担心,俄罗斯一旦拿下乌克兰,会不会也进一步拿下波兰等国,像过去苏联一样大搞扩张。基于这种担心,他们非常希望西方能支持乌克兰政府在乌克兰东部击败俄罗斯,这样就能避免自己国家成为下一个目标。


在这些国家各怀鬼胎的情况下,在乌克兰政府军在东部频频吃败仗的背景下,被推迟了许久的“诺曼底四方”外长呼吁(诺曼底四方包括:俄罗斯、乌克兰、德国和法国)乌克兰冲突各方停止军事行动。


这是看起来很搞笑,因为这个“诺曼底四方”有俄罗斯、乌克兰、德国和法国,正常情况下只要乌克兰官方不再打,俄罗斯也让民间武装停下来,大家就不会再打了。可是,为什么顿涅茨克打得还是如火如荼不亦乐乎呢?根本原因就是,代表乌克兰政府的外长说话没用,俄罗斯、德国和法国说话也没用。因为推动打仗的是美国和亲美的亚采纽克们。


在“诺曼底四方”呼吁后,在乌克兰官方战场吃了不少亏后,战事的确小了一点。俄罗斯呼吁的是乌克兰官方不要和本国人民再打了,乌克兰官方则呼吁民间武装把重装武器撤下来。连搞个呼吁彼此都缺乏诚意,这仗就还得打下去。与此同时,乌克兰、俄罗斯和欧安组织三方也在1月30日开始了第一轮停火谈判,最终谈判也是无果而终。


为了刺激战事继续,为了避免停火谈判达成协议,美国财政部长雅各布·卢在停火谈判前两天的1月28日在访问基辅时宣布,美国将在今年上半年向乌克兰提供10亿美元贷款担保。雅各布·卢当天上午在记者会上说,他与乌克兰财政部长亚列西科刚刚签署一份意向书。根据这份文件,美国今年上半年向乌克兰提供10亿美元贷款担保的条件是,乌克兰要继续进行改革。此外,美国财政部还计划请求国会批准对乌克兰再增加10亿美元贷款担保。


这还不算完,据美国《纽约时报》2月1日发布独家消息称,奥巴马政府正在考虑是否武装乌克兰政府军。《纽约时报》还称,奥巴马本人尚未对是否向乌克兰军队提供致命性武器做决定,但面对乌克兰军队在战场上不断失利的局面,奥巴马政府正试图对军事援助问题作出重新审视。文章援引匿名政府消息源的说法称,本周四计划访问基辅的国务卿克里倾向于谈谈对乌援助致命性武器,持此立场的还有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登普西。即将离任的美国防长哈格尔也同意向乌克兰军队提供防御性武器。奥巴马团队中,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苏珊·赖斯一直反对向乌克兰军队提供致命性武器,但一名接近赖斯的美国官员称,她已经准备重新考虑自己的立场。2月2日,8名美国前高官发布独立报告,敦促美国向乌克兰提供30亿美元防御性装备,包括反装甲导弹、无人侦察机、装甲悍马以及能够定位敌人火箭与火炮的雷达。


美国最终会援助乌克兰政府军吗?从现在情况看,可能性越来越大了。某种程度上说,美国和俄罗斯正在进入“肉搏模式”,美国对俄罗斯的紧逼越来越狠,大有迫使俄罗斯亲自介入乌克兰内战的架势。


那么,美国何时会展开对乌克兰政府军的大规模援助呢?根据占豪(微信号:占豪)估计,这个进程很可能和武装叙利亚反对派进程有关。根据五角大楼的计划,美国准备花费5亿美元培训1.5万名叙利亚反对派武装。名义上虽是对抗IS,实则是为推翻巴沙尔政权做武装准备。而根据前几天巴基斯坦逮捕的一名IS的头目称,他们受美国方向的资金委托在巴境内为IS招收恐怖分子并建立组织。据供述,招到一名成员可得到600美元费用。如果消息属实,那么围绕中东IS、叙利亚反对派武装的这些逻辑,完全有可能是美国为了培养一支能够推翻巴沙尔政权的武装而做的局。


之所以美国一边武装叙利亚反对派,一方面又准备武装乌克兰政府军,根本目的之一是用乌克兰拖住俄罗斯,让俄罗斯难以顾及叙利亚,从而在未来两年到三年内,可以用美国培训的反对派武装推翻巴沙尔政权。在这里还有另一个插曲,即美国白宫发言人称塔利班不是恐怖分子,而是武装暴乱者。这一说法令人意外也意味深长,某种程度上说,这有向塔利班释放信号、促使其转变角色的嫌疑,其目的是进一步搞乱阿富汗以便于将乱局引向对中俄都很重要的中亚。


对俄罗斯来说,要想在肉搏中对美国构成威胁,恐怕得想办法在中东方向玩点手腕,否则一直在乌克兰陷入被动不是高招。转向对美国很重要的中东,有助于俄罗斯缓解当前窘局。


另:今天第二篇文章是笔者第二次看到邓德隆向小米和雷军开炮。显然,邓德隆和雷军在对小米的未来取向上是有完全不同看法的,邓德隆是从做产品的角度看小米,而雷军的梦想则是做一个基于智能终端的小米平台。两者目标不同,交锋好像缺乏交集。但是,邓德隆提出的一点还是应该引起小米的警觉,即如果不能把产品做好并持续做下去,那小米承载的平台又在哪?所以,邓德隆的一些话对小米来说还是有一定参考意义的。对于这样的文章,是值得做产品和做平台的人反复思考和掂量的。这种学习,有利于自己的提升。


【如觉占豪原创不错,欢迎转发分享和下方拇指点赞,更欢迎战友批评指正。关注占豪股票投资、国际时事和经济方面作品点击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