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生银行多位高管近期被带走调查,而作为其股东之一的安邦保险也处于漩涡当中。


非上市保险集团已明确定义为公众公司,实际控制人需要遵循监管要求。安邦收购上市公司那么多,涉及的已经是公众利益,而非帮朋友站台这么简单的一句可以回避。


这是针对媒体的报道,陈小鲁两次回应其所涉安邦的股份。


回应《赤豪与他们的时代》——


实际情况是我应小辈朋友之请,担任这三家公司法人。当时朋友提出给我干股,我没要,提出开工资,我也没要。最后达成默契,朋友报销我的差旅费,支持出版纪念家父和岳父的书籍,我向朋友提供顾问咨询和站台支持,如此而已。我要求我任法人的公司必须“合法经营,按章纳税”。朋友不负所托,十多年了,没惹什么麻烦。


安邦保险是股份制公司,上海汽车,中石化等大国企在其中,就公司治理结构而言,个别“资本巨鳄”能操控整个公司吗?安邦保险的这次收购是正常的资本运作,披露其违规违法的事,是媒体人的责任,评论其得失成败,是财经记者的本分。我是这三家公司的法人,但当法人就一定持有股份吗?就一定主持和参与公司运作吗?就一定与公司利益正相关吗?


这次安邦保险大手笔收购,我事先未参与,事中未操作,事后不论成败,我既无收益,也无损失。实际上第一次安邦董事会后,我就写了辞职报告,我早已料到有人会以此做文章,因我从文革到今天就一直谣言追身,不过没法驳朋友的面子,才站台至今,但董事职责委托他人代理执行。其实我参与的公司还有不少,都是帮朋友的忙,如果某家公司上市,股东名单上我赫然有名,不过我是个小小的股东,距离“资本巨鳄”相差甚远也!


另外,我认识的红二代色人数不少,但发了财的不多,绝大多数是一般国家、国企、院校和军队退休干部,少数部级、军级和国企老总级退休干部退休待遇好一点,但也有限,他们与“赤豪”、“土豪”和“新贵”相差太远!



回应财新记者采访——


针对陈小鲁是安邦实际控制人的报道,昨天傍晚时分,社交媒体里传播着一条陈小鲁的回应:“我希望是实际控制人,可以给诸友发大红包!我与小晖合作快15年,就是顾问,一咨询,二站台,无股份,无工资,不介入公司的具体经营管理,只做战略咨询,如2013年建议安邦收购国外资产,特别是美元资产。如此而已。感谢诸友关心。”


陈小鲁向财新记者确认称,微信确实是由他发出,而且微信已把事情全部说清。


安邦保险集团总资产已逾万亿元,2014年海内外投资显得更加激进,公司掌门人吴小晖原是来自浙江温州的商人,早年曾做汽车销售代理,后在陈小鲁的公司里工作,与第三任妻子卓苒结缘。外界一直视陈小鲁、吴小晖二人为合作伙伴。


“我跟小晖的合作就是站台。什么叫站台,就是很多老干部受邀参加一些活动,往那一坐就完了。现在很多红二代也是这样的,钱都不(用)给的。”陈小鲁这样说。


陈小鲁微信称在安邦并“无股份”,但标准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仍为安邦集团股东,持22.68亿股,持股比例3.664%,而工商资料仍显示陈小鲁为标准投资集团的股东之一。对此,陈小鲁模糊地回应称,标准投资里的一些人,年龄也都大了,差不多该准备考虑不干了。


根据陈小鲁的回答,无法判断这是否代表陈小鲁等人打算或已将股份套现,还是从来就是替吴小晖代持。


(搞自财新网,左下看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