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日,年仅33岁的歌手姚贝娜因乳腺癌复发病逝。2011年她曾被查出患乳腺癌,并接受乳房切除术及整形再造术。乳腺癌被称为“红颜第一杀手”,但它并非人们想象中那般恐怖。只要及早发现和治疗,早期乳腺癌治愈率可达90%以上。但在中国,近三分之二的乳腺癌病人被诊断时已处于晚期。女性对乳腺癌的认识还远未达到应有的水平。封面图为2013年10月,51岁的乳腺癌幸存者达维拉展示她的伤疤。编辑:周维 (来自:腾讯图片)

乳房承担着人类哺育下一代的职责,同时也具有审美意义。乳腺癌是女性最常见的恶性肿瘤之一,现在每年全球有超过130万女性被诊断出患有乳腺癌,占所有女性癌症的16%,发病率逐年上升。图为显示乳房异常肿瘤(上方亮点处)的X线照片。 (来自:腾讯图片)

早在公元前3000多年,古埃及人就描述了乳腺肿瘤。而在中医书里乳腺癌则被称为“乳岩”。19世纪中叶,现代化的乳腺癌治疗手段开始出现,其中由威廉姆·哈尔斯蒂得(William Halsted)创制的“根治性乳房切除手术”成为早期乳腺癌治疗的通行做法,即把乳房连同周围的淋巴结、肌肉等组织一并切除。图为根治性乳房切除手术示意图。 (来自:腾讯图片)

由于人们尚不完全了解乳腺癌的病因,因此该病的早期发现仍然是乳腺癌控制工作的基石。而早期发现则主要靠乳房自查。20世纪五六十年代,美国就已经开展乳腺癌自查教育。乳房自查主要是通过观察、按压、触摸等方式,检查乳房是否有异常情况,包括但不限于肿块、凹陷、溢液等。图为1980年,美国一家医疗中心的专业人员在教授乳房自我检查方法。Getty (来自:腾讯图片)

中国女性开始关注乳房则要晚得多。图为1990年,上海第三纺织医院和美国国家癌症研究所合作,在上海纺织部门防治乳腺癌,医生向纺织女工传授自我检查乳腺癌的方法。新华社记者王子瑾摄 (来自:腾讯图片)

随着医学技术的发展,通过X光检查和早期的干预治疗等手段,乳腺癌初期病人的5年存活率由20世纪80年代的74%提高至如今的90%以上,并且让乳腺癌患者有可能保留或部分保留乳房。图为2003年5月14日,法国巴黎使用乳房X线照相术为25万妇女进行乳腺癌检查。乳腺X线摄影检查,又称乳腺钼钯,是目前诊断乳腺疾病的首选无创性检测手段。(来自:腾讯图片)

治愈率的提升,使得乳房再造术也逐渐被乳腺癌术后病人接受。乳房再造手术通过假体植入或皮瓣移植的方法,再造一个与正常乳房相似的人造乳房,使女性得以恢复身体曲线,修复心灵上的缺失感。图为经切割修整后的下腹部皮下脂肪组织被移植到乳房部位,完成缝合造型。张耀智摄 (来自:腾讯图片)

女性对于乳腺癌的认识也经历了从禁忌到开放的过程。20世纪上半叶,乳腺癌是一个禁忌而又令人恐惧的话题。自70年代开始,全球乳腺癌发病率逐年上升,一些有过乳腺癌病史的杰出女性开始走向公众,她们的声音为乳腺癌为社会所关注创造了条件。1972年,秀兰·邓波儿被诊断患有乳腺癌,接受了乳房切除手术,并向公众袒露了病史,成为第一个勇于公开病情的名人。在她的影响和带动下,很多患乳腺癌的妇女也转变了看法,不再羞于谈病情、不敢接受手术了。图为秀兰·邓波儿乳房切除手术后躺在病床上的照片。 (来自:腾讯图片)

NBC新闻主持人贝蒂·罗琳(Betty Rollin)在20世纪80年代患上乳腺癌后治愈。她写成的自传体作品《最先,你哭了》(First,You Cry),尽力让社会倾听到自己患乳腺癌的故事。而2003年中国作家毕淑敏也著有《拯救乳房》,讲述乳癌患者小组治疗的故事。图为2013年,贝蒂·罗琳出席活动。Getty (来自:腾讯图片)

20世纪90年代初,美国妇女已经把乳腺癌防治变成了一项强大的社会政治运动。美国前第一夫人贝蒂·福特于1974年动过乳腺癌手术,她抱病走到公众中间,成功获得了人们的理解、同情和资助。图为1975年,贝蒂·福特在前往一家乳腺癌研究所时接受媒体采访。Getty (来自:腾讯图片)

美国前总统罗纳德·里根的夫人南希·里根于1987年患上了乳腺癌后,放弃局部切除肿瘤,而是接受了乳房切除术(将整个乳房及周围脂肪组织切除),她的这种做法得到了后来很多乳腺癌患者的效仿,她本人也表现出了泰然处之的优雅风度,获得美国民众的普遍爱戴。图为2011年,南希·里根在罗纳德·里根总统图书馆参加活动。 (来自:腾讯图片)

越来越多的乳腺癌幸存者,向大众证明了乳腺癌不仅可以战胜,而且病愈后生活可以同样精彩。图为2000年6月20日,美国费城,舞者珍妮·拉迪正在排练一支表现自己与乳腺癌作斗争的独舞,珍妮·拉迪是一名乳腺癌幸存者,她在两年前切除了一侧乳房,准备重返舞台。 (来自:腾讯图片)

2005年5月,年仅36岁的澳洲女歌星凯莉·米洛被诊断出罹患初期乳腺癌,这一消息让无数妇女感到震惊。然而,研究人员发现,消息传出后两周,首次作乳房X光检查的女性人数比先前多出一倍,一名教授表示:“这起乳房检测‘凯莉效应’,可能进一步减少乳癌死亡人数。”图为2006年11月,凯莉·米洛手术18个月后,在悉尼举行复出演唱会,性感依旧。 (来自:腾讯图片)

而同一年的第47届格莱美奖颁奖典礼上,几个月前被诊断出患有乳腺癌的美国著名摇滚女歌星梅莉莎·埃瑟里奇(Melissa Etheridge),在经历了一段时间的手术及化疗后,以光头的形象公开亮相,演唱歌曲《I Run for Life》(为生命奔跑),赢得颁奖典礼现场全体观众起立鼓掌。 (来自:腾讯图片)

2009年,在搭载着乳腺癌幸存者的一架达美航空公司的客机上,梅莉莎·埃瑟里奇为大家演唱歌曲,此时她已长发飘逸。 (来自:腾讯图片)

2013年,好莱坞女星安吉丽娜·朱莉在《纽约时报》上发表文章《我的医疗选择》,自曝为了防止乳腺癌接受基因测试,割除乳腺。该文发表后全球轰动,朱莉也因此迎来各种赞誉:“勇敢的选择”、“伟大的母亲”。但也有人认为朱莉的做法过于极端。图为朱莉在割除乳腺手术后首度亮相。 (来自:腾讯图片)

图为曾经经历过乳腺癌的公众人物,她们都成功地度过了危机。上排从左至右分别为:《早安美国》女主播罗宾·罗伯茨、美国女演员克里斯蒂娜·艾伯盖特、美国女歌手安娜塔西娅;下排从左至右分别为:澳大利亚女歌手奥莉维亚·纽顿·约翰、网球传奇人物纳芙拉蒂诺娃、美国女演员辛西娅·尼克松。 (来自:腾讯图片)

进入21世纪,乳腺癌防治得到了公众前所未有的支持,许多人意识到了乳腺癌对妇女健康的极大危害。1992年开始发起的“粉红丝带乳腺癌防治运动”是全球乳腺癌防治运动的标志,旨在向全球女性宣传“及早预防,及早发现,及早治疗”乳腺癌。图为2005年,奥运田径冠军丹尼斯·刘易斯在伦敦参加粉红丝带活动,号召女性参加集体健身活动,以防止乳腺癌。CFP (来自:腾讯图片)

“粉红丝带乳腺癌防治运动”于2003年前后进入中国。2006年9月,一名女士从刊登着红丝带运动的杂志封面广告前走过。封面上,伊能静、吴君如、蒋勤勤三位公众人物以自己的身体代言,呼吁大众对粉红丝带运动的关注。CFP (来自:腾讯图片)

2007年3月7日,在上海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SCDC)举行的女性健康宣传活动上,来自台湾的乳癌防治机构——开怀协会的义工和疾控中心的医生一起演示乳癌自查示范,现场一位男医生自告奋勇上台做了回示范模特。CFP (来自:腾讯图片)

如今,在全世界范围内,每年十月被定为乳腺癌宣传月,以期提高人们对于乳腺癌的认识,以及对乳腺癌早期发现和治疗等问题的关注。图为2013年10月26日,北京MAO live house举行慈善音乐会,宣传乳腺癌防范意识,一名男子穿着女性内衣在活动现场。 (来自:腾讯图片)

尽管如此,在中国仍有高达三分之二的乳腺癌病人被诊断时已是晚期。姚贝娜此前接受杂志采访称,自己是发觉乳房出现凹陷变大后才前往就医。而往往这种症状出现时,肿瘤细胞已侵入乳腺组织。姚贝娜在2013年拍摄了粉红丝带公益照片,并称“那道疤是我独有的粉红勋章”,借以提醒和鼓励广大女性,然而她自己却没能逃过乳腺癌复发的厄运。拯救乳房,我们所做的还远远不够。 (来自:腾讯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