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人很头疼年终总结,古人亦是如此,历史上,曾经有数不尽的雷人“年终总结”。

  蒲松龄的年终总结有些“自私”。蒲松龄为了写《聊斋志异》,摆茶摊供人喝供人歇,为的就是多听几个有滋味的故事。有一年的年末,他在自己的年终总结中写道:今年听的故事数量不少,但质量不太好,有些故事情节重复,甚至逻辑不顺。来年期待肚中有货的人多讲好故事,这样自己编纂书籍也更加顺利。蒲松龄的总结显得有些实际,甚至是“自私”。

  王羲之的年终总结有点让人怜悯。王羲之贵为“书圣”,名头摆在那里,来家里求字的人不计其数。说是“求”字,有的是抢,有的磨,有的是逼,有的是诱,来客求字方法可谓八仙过海,各显神通,就差使用美人计了。老王有些疲于应付,有时想撵人送客又张不开嘴,可谓难受至极。有一年,他在“年终总结”中写道:真希望我的字不受欢迎,别人不来求字,或者我的腿脚麻利一些,有人求字,走为上。

  “驴友”范仲淹的年终总结有些“得瑟”。身为“范文正公”,老范喜欢到处游山玩水,出去“旅游”总得吃住。老范是文学家、政治家、军事家,更是“蹭吃家”,因为他很受百姓爱戴,他到别处旅游,百姓都愿意把他请到家里,送吃递喝,照顾得很是周到。老范也是得了便宜卖乖,在一次年终总结中写道:今年走了很多地方,收获不小,唯一有点不安的是百姓对我太过爱戴,吃喝不收钱,百姓种地不容易,这有些不妥,但我又盛情难却,真是让我为难。

  欧阳修的年终总结有些不上“档次”。欧阳修号醉翁,是北宋伟大的史学家、文学家。研究历史的人一般比较严谨呆板,可晚年的欧阳修简直就是半个“老顽童”。他在一次年终总结中写道:今年时光过得太快,感觉自己越老时间过得越快,喝茶的时间越来越少了,客人只给我送了十几次茶叶,希望明年收到更多,有更多的闲暇时间喝茶消遣,陪晚辈玩耍快活。(来源:郑州日报)